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六、王昭君變文



  (前缺)
  □□□□□□迷,前□(軍)□□□□□,
  □□□□□此難,路難荒徑足風惛,
  □□□□□□□,□□景色似醞膃。
  ●銀北奏黃蘆泊,原夏南地持白□,
  □□□搜骨利幹,邊草叱沙紇邏分。
  陰圾愛長席箕掇,□谷多生沒咄渾,
  縱有衰蓬欲成就,旋被流沙剪斷根。
  □(酒)泉路遠穿龍勒,石堡雲山接鴈門,
  驀水頻過及敕戌,□□□(望)見可嵐屯。
  如今以暮(慕)單于德,昔日還●(承)漢帝恩,
  □□□(定)知難見也,日月無明照覆盆。
  愁腸百結虛成著,□□□(千)行沒處論,
  賤妾儻期蕃裏死,遠恨家人昭(招)取魂。
  漢女愁吟,蕃王●和,寧知惆悵,恨別聲哀,管弦馬上橫彈,即會途間常奏。侍從寂寞,如同喪孝之家,遣妾攢蚖,仗(狀)似敗兵之將。莊子云何者:「所好成毛羽,惡者城(成)瘡癬;」「愛之欲求生,惡之欲求死。」妾聞:「居塞北者,不知江海有萬斛之舡;居江南之人,不知塞北有千日之雪。」此及苦復重苦,怨復重怨。行經數月,途程向盡,歸家渧遙,迅昔不停。即至牙帳,更無城郭,空有山川。地僻多風,黃羊野馬,日見千群萬群,□□●●(羝),時逢十隊五隊。似(以)語(契)丹為東界,吐蕃作西鄰;北倚窮荒,南臨大漢。當心而坐,其富如雲。氈裘之帳,每日調弓;孤格之軍,終朝錯箭。將鬥戰為業,以獵射為能。不●而衣,不田而食。既無榖麥,噉肉充糧。少有絲麻,織毛為服。夫突厥法用,貴杜(壯)賤老,憎女憂(愛)男。懷鳥獸之心,負犬戎之意。□(冬)天逐暖,即向山南;夏月尋源(涼),便居山北。河(何)●尺壁(璧),寧謝寸陰。是竟直為作處伽●人多出來掘強。若道一時一餉,猶可安排;歲久月深,如何可度。妾聞:「鄰國者大而小而強自強弱自弱自弱,何用逞雷電之意氣,爭鋒火之聲,獨樂一身,苦他萬姓。」單于見明妃不樂。唯傳一箭,號令□軍。且有赤狄白狄,黃頭紫頭,知策明妃,皆來慶賀。須命縲●柘(拓)駝,菆菆作舞,倉牛亂歌。百姓知單于意,單于識百姓心。良日可借(惜),吉日難逢。遂拜昭軍(君)為煙脂皇后。故□(入)國隨國,入鄉隨鄉,到蕃稟(裏)還立蕃家之名,榮拜號作煙脂貴氏處有為陳:

  傳聞突厥本同威,每喚昭軍(君)作貴妃,
  呼名更號煙脂氏,猶恐他嫌禮度微。
  牙官少有三公子,首領多饒五品緋。
  屯下既稱張毳幕,臨時必請建門旗。
  搥鐘擊鼓千軍噉,叩角吹螺九姓圍,
  澣(瀚)海上由(尚猶)嗚●●,陰山的是●危危。
  樽前校尉歌楊柳,坐上將軍無樂輝(舞落暉),
  乍到未閑(嫻)胡地法,初來且著漢家衣。
  冬天野馬從他瘦,夏月●牛任意肥,
  邊雲忽然聞此曲,令妾愁腸每意歸。
  蒲桃未必勝春酒,●帳如何及綵幃,
  莫怪適來頻下淚,都為殘雲度嶺西。

  上卷立鋪畢,此入下卷。

  明妃既策立,元來不稱本情,可汗將為情和,每有善言相向。「異方歌樂,不解奴愁;別城(域)之歡,不令人愛。」單于見他不樂,又傳一箭,告報諸蕃,非時出臘(獵),圍遶煙●山,用昭軍(君)作中心,萬里攢軍,千兵逐獸。昭軍(君)既登高嶺,愁思便生,遂指天嘆帝鄉而曰處若為陳說?

  單于傳告報諸蕃,各自排兵向北山,
  左邊盡著黃金甲,右件(半)芬雲(紛紜)似錦團。
  黃羊野馬捻槍撥,鹿鹿從頭喫箭川(穿),
  遠指白雲呼且住,聽奴一曲別鄉關:
  「妾家宮宛(苑)住奏(秦)川,南望長安路幾千,
  不應玉塞朝雲斷,直為金河夜蒙連。
  煙●山上愁今日,紅粉樓前念昔年,
  八水三川如掌內,大道青樓若服(眼)前。
  風光日色何處度,春色何時度酒泉?
  可●輪臺寒食後,光景微微上(尚)不傳。
  衣香路遠風吹盡,朱履途遙躡鐙●(穿),
  假使邊庭突厥寵,終歸不及漢王怜(憐)。
  心驚恐怕牛羊吼,頭痛生曾(憎)乳酪羶,
  一朝願妾為紅□(鶴),萬里高飛入紫煙。
  初來不信胡關險,久住方知虜塞□,
  祁雍更能何處在,只應弩●(那)白雲邊。」

  昭軍(君)一度登千山,千迴下淚,慈母只今何在?君王不見追來。當嫁單于,誰望喜樂。良由畫匠,捉妾陵持,遂使望斷黃沙,悲連紫塞,長㖞赤縣,永別神州。虞舜妻賢,渧能變竹,良(杞梁)婦聖,哭烈(裂)長城。乃可恨積如山,愁盈若海。單于不知他怨,至夜方歸。雖還至帳,臥仍不去。因此得病,漸加羸瘦。單于雖是番人,不●(那)夫妻義重。頻多借問,明妃遂作遺言,略述平生,留將死處若為陳說?

  「妾嫁來沙漠,經冬向晚時,
  和明以合調,翼以當威儀。
  紅檢(臉)偏承寵,青蛾侍妾時,
  〔□□□□□〕,每憐歲寒期。
  今果連其病,容華漸漸衰,
  五神俱●(總)散,四代的危危。
  月華來映塞,風樹已驚枝。
  鍊藥須岐伯,看方要巽離,
  此間無本草,何處覓良師。
  妾●(貌)如紅線,
  孤鸞視猶影(影猶)〔□□〕,龍劍非人常(尚)憶雌,
  妾死若留故地葬,臨時□(請)報漢王知。」

  單于答曰:

  「憶昔㖞鸞(鑾)殿,相將出鴈門,
  同行復同寢,雙馬覆(復)雙奔。
  度嶺看玄●(懸瓮),臨行望覆盆,
  到家蕃裏重,長媿漢家恩。
  飲食盈帔桉,蒲桃滿頡樽,
  元來不向口,交命若何存。
  奉(鳳)管長休息,龍城永絕聞,
  畫眉無若擇,淚眼有新恨(痕)。
  願為寶馬連長帶,莫學孤蓬剪斷根,
  公主時亡僕亦死,誰能在後哭孤魂。」

  從昨夜已來,明妃漸困,應為異物,多不成人。單于重祭山川,再求日月,百計尋方,千般求術,縱令春盡,命也何存。可惜□□(明妃),□(奄)從風燭。故知生有地,死有處。恰至三更,大命方盡。單于脫卻天子之服,還著庶人之裳,披髮臨喪,魁渠並至。驍(曉)夜不離喪側,部落豈敢東西。日夜哀吟,無由●棳(輟),慟悲切調,乃哭明妃處若為陳說?

  昭軍(君)昨夜子時亡,突厥今朝發使忙,
  三邊走馬傳胡命,萬里非(飛)書奏漢王。
  單于是日親臨哭,莫捨須臾守看喪,
  解劍脫除天子服,披頭還著庶人裳。
  衙官坐位刀離(剺)面,九姓行哀截耳璫,
  〔□□□□□□□〕,枷(架)上羅衣不重香,
  可惜未殃(央)宮裏女,嫁來胡地碎紅粧。
  首領盡如雲雨集,異口皆言鬥戰場,
  寒風入帳聲猶苦,曉日臨行哭未殃(央)。
  昔日同眠夜即短,如今獨寢覺天長。
  何期遠遠離京兆,不憶冥冥臥朔方,
  早知死若埋沙裏,悔不教君還帝鄉。

  表奏龍庭。敕未至,單于喚丁寧(靈)塞上衛律,令知●(葬)事。一依蕃法,不取漢儀。棺槨穹廬,更別方圓。千里之內,以伐醮(樵)薪,周匝一川,不案□馬。且有奔駝勃律,阿寶蕃人,膳主●牛,兼能煞馬。醞五百●(瓮)酒,煞十萬口羊,退犢燖駝,飲食盈川,人倫若海。一百里舖●●毛毯,踏上而行;五百里舖金銀胡瓶,下腳無處。單于親降,部落皆來。傾國成儀,乃葬昭軍(君)處若為陳說?

  詩書既許禮緣情,今古相傳莫不情,
  漢家雖道生離重,蕃●(率)猶〔□〕死葬輕。
  單于是日親臨送,部落皆來引仗行,
  睹(賭)走熊罷(羆)千里馬,爭來競逞五軍兵。
  牛羊隊隊生埋壙,仕女芬芬(紛紛)聳入坑,
  地上築境(墳)猶未了,泉下惟聞叫哭聲。
  蕃家法用將為重,漢國如何輒肯行,
  若道可汗傾國葬,焉知死者絕妨生!
  黃金白玉蓮(連)車載,寶物明珠盡庫傾,
  昔日有秦王合國葬,挍料昭軍(君)亦未平。
  墳高數尺號青塚,還道軍人為立名,
  只今葬在黃河北,西南望見受降城。

  故知生有地,死有處,可惜明妃,奄從風燭,八百餘年,墳今上(尚)在。後至孝哀皇帝,然發便(使)和蕃。遂差漢使楊少徵杖節和來弔。金重錦●繒,入於虜廷,慰問蕃王。單于聞道漢使來弔,倍加喜悅,光依禮而受漢使弔。宣哀帝問,遂出祭詞處若為陳說?

  明明漢使達邊隅,稟稟(凜凜)蕃王出帳趨,
  大漢稱尊成命重,高聲讀敕弔單于。
  「昨咸來表知其向,今嘆明妃奄逝殂,
  故使教臣來弔祭,遠道兼問有所須。
  此間雖則人行義,彼處多應禮不殊,
  附馬賜其千匹綵,公主子仍留十解(斛)珠。
  雖然與朕山河隔,每每憐鄉(卿)歲月孤,
  秋末既能安葬了,春間暫請赴京都。」
  單于受弔復含渧,漢使聞言悉以悲。
  「丘山義重恩離(難)捨,江海雖深不可齊,
  一從歸漢別連北,萬里長懷霸岸西。
  閑時淨(靜)坐觀羊馬,悶即徐行悅鼓鼙,
  嗟呼數月連非禍,誰為今冬急解●(奚)?
  乍可陣頭失卻馬,那堪向老更亡妻!
  靈儀好日須安曆,葬事臨時不敢稽。」
  莫怪帳前無埽土,直為渧多旋作泥。

  漢使弔訖,當即使迴。行至蕃漢界頭,遂見明妃之塚。青塚寂遼(寥),多經歲月。使人下馬,設樂沙場,害非單布,酒心重傾。望其青塚,宣哀帝之命,乃述祭詞:

  「維年月日,謹以清酌之奠,祭漢公主王昭軍(君)之靈。惟靈天降之精,地降之靈,姝越世之無比,婥妁傾國和陟娉,丹青寫刑(形),遠稼(嫁)使兇奴拜首,方代伐信義號罷征。賢感敢五百里年間,出德邁應,黃河●一清。祚永長傳萬古,圖書且載著往聲。嗚呼嘻噫!在漢室者昭軍(君),亡桀紂者妮妃、孋姿兩不圍矜誇興皆言為美。捧荷和國之殊功,金骨埋於萬里。嗟呼!別翠之寶帳,長居突厥之穹廬。特也,黑山杜(壯)氣,擾攘兇奴,●將降喪,計竭窮謀。漂遙(嫖姚)有懼於檢●(獫狁),衛霍怯於強胡。不稼(嫁)昭軍(君),紫塞難為運策定。單于欲別,攀戀拜路跪。嗟呼!身歿於蕃裏,魂兮豈忘京都。空留一塚齊天地,岸●(兀)青山萬載孤。」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