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四、李陵變文



  前缺
  □(戰)□□□□□□(圍),
  從來不信三軍勇,是日方知九姓衰。
  兇(匈)奴得急於先走,漢將如雲押背槌,
  丈夫百戰寧詞(辭)苦,只恐明君不照知。
  其時兇(匈)奴落節,輸漢便宜,直至黃昏,收兵不了。著刀者重重著刀,著箭者重重著箭。單于見陣輸失,心懷不分(忿),直至明朝,乃共老臣伊祑(訾)平章:「昨日見漢將●(卒)徒●(寡)鮮,旗●(鼓)●縷,舉動途(迂)迴,狀同隴種(貌龍鍾)。朕本意發遣三五十(千)人,把塔((搭)馬●(索),從頭縛取。奈何十萬餘騎,不●(敵)五十(千),可得嗔他大語!看陵形勢,言作長盈,□(足)得縱橫。戰由(猶)未息。追取左賢王下兵馬數十萬人,四面圍之,一時搦取。漢將得脫,●(歸)報帝知,言我單于,一一不濟。仍差有旨撥者,西南取紅撓山入,東南取駱駝烽已來,先令應接。如有漢賊渡河來走,一任諸軍隨時●(撲)掃,自餘家口,向北遠行。」

  單于親領萬眾兵馬,到 大夫人城,趁上李陵。韓延年報李陵曰:「大將軍蹔柚(抽)兵馬,取路而行。」李陵聞言,向南即走,行經三日,遂被單于趁來。虜既全強,漢使半敗,不覺在後,約損五百餘人。李陵喚左右曰:「如何不戰?」左右答曰:「將軍□(兵)□□盡,如何更戰?」李陵報曰:「體著三槍四槍者,車上載行;一槍兩槍者,重重更戰。」下●來了,頓食中間,陵欲攢軍,方令擊鼓。一時朾(打)其鼓不鳴。李陵自歎:「天喪我等!」歎之未了,從弟三車上,有三條黑氣,向上衝天。李陵處分左右搜括,得〔兩〕箇女子,年登二八,亦在馬前。處分左右斬之,各為兩●(段),其鼓不打,自鳴吼喚。庚(庾)信詩云:「軍中二女憶,塞外夫人城。」更無別文,正用此時(事)。胡還大走,漢亦爭奔,斬決兇(匈)奴,三千餘騎。旋割其耳,馬上駝行。敘錄之時,擬馮(憑)為●。夜望西北,曉望東南,取路而行,故望得脫。忽至平川之所,川靜草深,李陵報左右曰:「緣沒不攢身入草,避難南皈(歸)?」將士聞言,一時入草。

  其時李陵忽遇北風大吼,吹草南倒。單于道:「漢賊不朾(打)自死。」左右聞言:「大王,漢賊不朾(打),如何自死?」單于人從後放火,其煙蓬●,〔熾〕燄●(蒸)天。「大將軍後底火來,如何勉(免)死?」李陵問:「火去此間近遠?」左右報言:「火去此間一里。」「軍中有火石否?」急手出火,燒卻前頭草,後底火來,他自定。前頭火著,後底火滅。看李陵共單于火中戰處:

  陵軍●●向前催,虜騎芬芬(紛紛)逐後來,
  陣雲海內初交合,朔氣燕南望不開。
  此時糧盡兵初餓,早已戰他人力破,
  遂被單于放火燒,欲走知從若邊過?
  川中定是羽狼毛,風裏吹來夜以毛,
  紅燄炎炎傳□□〔盛〕,一迴吹起一迴高。
  白雪芬芬(紛紛)平紫塞,黑煙隊隊人愁●(冥),
  前頭草盡不相連,後底火來他自定。
  「傳聞漢將昔家陳,慣在長城多苦辛,
  十萬軍由(猶)不怕死,況當陵有五千□(人)!
  軍中有事須成援,數將同行不同戰,
  遙奔逐北我自知,滅跡掃除□□□。
  平生願望小臣功,山塞方知火幕空,
  聖主●(徑)饒今日下,可得知陵□□中,
  其時將軍遭洛薄(落魄),在後遺兵我遣收。
  臥氈若重從抌(拋)卻,●●輕時任意□。
  逢水且須和●喫,逢冰莫使咽人喉,
  隔是虜庭須決命,相煞無過死即休。
  國中聖主何年見?堂上慈親拜未由!
  今朝死在胡天鴈,萬里飛來向霸頭。」

  單于報左右曰:「入他漢界,早行二千,收兵卻迴,各自穩便。」語由(猶)未了,陵下有一官決果管敢校尉,緣撿挍●唯,李陵嗔朾(打)五下,「更作熠沒撿挍,斬煞令軍!」管敢怕陵斬之,背軍●(逃)走,直至單于帳前。勃籠宛轉,舞道(蹈)●聲,口稱死罪。單于問:「是甚沒人?」「李陵官決果管敢。」單于言:「作甚沒來?」管敢啟陛下:「李陵兵馬,箭盡弓折,糧用俱無,去此絕近,大王何不收取?」單于見管敢投來,大●呵呵。喚言左右曰:「更行三二百里,李陵自伏作奴。」單于〔左右〕聞語,便趁李陵,李陵即張弩射之,●(突)騎尸(施)蕃王左眼著〔箭〕。單于怕急,不敢登前,馬上逡巡,報左右曰:「急守趁賊來。大家疲乏,雖行千里,約損万人。縱得漢兵,知將何用!不如早迴卻。」左右對曰:「大王自將十萬人來,覆五千,不蓋其榮,返昭(招)挫褥(辱),拓迴放後庭還來,小弱不誅,大必有患。陛下更戰,漢必敗降,不至午時,陵軍走敗。」單于聞語,即〔趁〕李陵。

  李陵箭盡弓折,糧用俱無,赤心求於寸刃。李陵處分左右,火急交人●(拆)車,人執一根車輻棒,朾(打)著從頭面奄沙。李陵共單于鬥戰第三陣處,若為陳說?

  狂胡北上振天崖,大漢南行路上(尚)賒,
  交兵欲〔□〕風頭便,對敵生曾(憎)日影斜。
  後軍事急雖然戰,漢將懸知力不加,
  不那弓刀渾用盡,遂搦空身左右遮。
  臨時用快無過棒,火急交人拆破車,
  人執一根車輻棒,著者從頭面唵沙,
  登時草木遭霜箭,是日山川被血荼。
  夜望胡星飛似電,朝看煞氣狀如霞,
  今日為將黃髭虜,歲歲還同赤觜●。
  如何管敢行非里(理),遣我將軍不見家,
  今朝塞外渾輸失,更將何面見京華!

  戰已了首,須臾黃昏,各自至營。夜深以後,陵自出來,喚左右曰:「吾今不死者,非壯士也!」左右啟大將軍曰:「自從束髮,遠劫單于,一入虜庭,二千餘里。誓擬平於沙漠,擬絕囂●( 塵),持此微功,用將明主。豈謂將軍失利,將士徒然,負特壯心,乖為(
  違)本願。當今日下,實是孤危。睹(魚)遊●(鼎)中,●巢幕下,鼎焚魚爛,幕動巢傾,勢既不全,理難存立。大將軍本意,莫狂(
  枉)勞人,幸請方圓,擬求生路。」陵曰:「吾文(聞)高文皇帝親御卅萬眾,北征意(塞) 上,用(困)於平城。其時猛將如雲,謀臣若雨,一入單于之境,三軍數萬,大行一迴。賴得陳平剋(刻)木女誰(誑)他,幸而獲勉(免)。況我今日五千步卒,敵十萬之軍,何得蚊蚋拒於長風,螻蟻捊於大樹!」「大將軍,蛇無頭不行,鳥無翼不颺,軍無將不戰,兵無糧不存。徑饒將軍有黃石三略,陳平六奇,滔神述之法鬼沒方為喪人亡。兵無救援,皇天所喪,非有罪兵,願大將軍不如降卻。」陵曰:「吾三軍節度,六卿旗鼓,天子受(授)吾命,將破虜●(歸)朝。奈何〔漢〕弱胡強,旗鼓零洛(落),節度恓惶,人雖命在,軍見無糧,眼看食盡,道理須降。君須去,努力同●(歸),莫相拋擲。可不聞道:『千世時君,萬世鄉里,好即同榮,惡即同恥。』夜果勉臥,平旦早起,若至漢朝,好防胡蟻。吾今薄命,天道若此。儻若至朝庭,明申道理。起居我北堂慈母,再拜吾南面天子。道陵生作異域之人,死作失鄉之鬼。永別親故,長辭知己。」更欲云云,不能已已。具看李陵共兵士別處若為陳說?

  「丈夫出寒(塞)命能判(拌),大眾胡狼事實難,
  㖞君擬前(剪)兇(匈)奴賊,自坐千金明月鞍。
  丈夫失制輸狂虜,負特黃(皇)天孤傅(負)土,
  非但無面見天王,黃泉地下羞見祖。
  嗟呼歎息乃長吟,只為欺胡若(苦)入深,
  上天使爾知何道,陛下應知陵赤心。」
  左右聞言皆落淚,將軍今日何千次,
  豈容獨領五千人,戰敵兇(匈)奴十萬騎。
  赤血滂沛若水流,胡兵遍地橫尸死,
  縱令無面見天王,亦合留名在使(史)記。
  大丈夫●(兒—而)金(今)何在,乳哺之恩須愧耳,
  將軍後莫輒行非,相將皈國朝天子。」
  陵聞左右說尊堂,大哭號咷淚萬行,
  「更若人為十隻矢,參嗟(差)重得見家鄉。
  左右今須鳥獸分,失路迷津望月奔,
  償(儻)若南皈見天子,為報陵辜陛下恩。

  李陵言訖,長吁數聲,報左右曰:「吾聞鳥之在空,由(猶)●(憑)六翮,皮既不存,三(毛)覆(復)何依!須運不●(策—測)之謀,非常之計,先降後出,斬虜朝天,帝側(測)陵情,當不信。」於是獲收珍寶,脫下翻(旛)旗,埋著地中,莫令賊見。左右李陵,各自信緣,若至天明,必當受縛。左右聞語,當即星分,恰至天明,胡兵即至。陵副使韓延〔年〕著箭洛(落)馬身亡。李陵弓矢俱無,勒轡便走,搥凶(胸)望漢國,號咷大哭。赤目明心,誓指山何(河),不辜漢家明主。拋下弓刀,便投突厥。逡巡欲語恐畏嗔,單于高聲呵責,李陵降服處,若為?

  李陵言訖遂降蕃,走至單于大帳前,
  先守昨來征戰事,然當盡朕本情元(緣)。
  凱(鎧)四(甲)弓兵渾用盡,情願長居玉塞垣,
  償(儻)若蕃王垂一顧,於是無心朝漢天。
  自從按節為君將,一戰凡知幾百年,
  所是交兵由漢帝,奉使何增(曾)敢自專。
  虜臣計有彌天罪,今將草命獻三(王)前,
  直為無公(功)謝蕃主,幸願寬恩捨此●(僭—愆)。」
  單于既見李陵降,且責緣何入塞邦,
  「每每將兵來討擊,時時領眾踐沙場。
  出隊上(尚)由(猶)無萬眾,如何輒敢突邊方,
  比日上(尚)能稱漢將,緣何今日自來降!
  前頭有將名蘇武,早向胡庭自索強,
  直為高心欺我國,長交北海枚(牧)●(低—羝)羊。
  卿今必若來淨伏,勉強留卿鎮虜強(疆),
  已後不煩為漢將,當即封為右效王。」

  單于曰:「尋思是你漢家你將,倒不解深謀一時之功,行萬里之地。昔者漢家興盛,與我突厥和親,單于殊常之義,坐著我眾蕃之上,我祖仍自不拜,啟●(讚)不名,侍從臨階,劍履上殿。由(猶)更賜其珂珮,白玉裝弓勒鞅,束封●(僕)從,浮乘□廄之龍騎,●百官之珍膳。敕賜赤斗錢二萬貫,紫磨黃金一萬廷(鋌)。更錦繡衣裳,綾羅布絹,合合雜雜,答(達)五百餘車。歲給極多,用之不足。漢家為言過分,墨(默)啜由(猶)自手(不)平。從孝文皇帝亡來,免得塞庭無事,漢家將作,你的的專知抄略邊●(疆),今日捉降,若生是?」

  李陵對曰:「臣是小人,虛霑大造,行事不謹,為將不明,輒●(驅)一隊之夫,衝萬乘之主。臣聞周秦已來,此方興盛。外有陰山,東西千里,草木慈(滋)茂,禽獸成群。本是我大王、上祖大王所居之處,臣亦盡知。臣見砂幕(沙漠)擁截,如何絕□(●)往來西隅於中外聖制於常道者也。今日之陛下,唯命具心,生死囑在大王,去住寧由小子!鼎鑊在近,斧●(越—鉞)不遙,萬一急難,請將●(驅)使。然敗軍之將,不可禦(語)勇,亡軀大丈夫,不可徒(圖)存。煞活二徒(途),希申一決。」單于聞語,深美李陵,一見雄才,高山仰指(止)。封官立號,具著胡衣,與(衛)律同行,推挽左右。

  陵下散者,可有千人,有命得至漢朝者,●(總)有四百人。漢帝聞之,喟然歎曰:「我李將軍必是捉矣!」帝喚太史司馬遷,并喚陵老母妻子。帝喚司馬遷向前想(相)陵母妻子面上有死色無:「陵在蕃中有死色無?若無喪色,陵在蕃中。卿想(相)報朕。」司馬遷想(相)了報漢帝:「李陵蕃中在。陵母妻子面上並無死色。」武帝聞之,忽然大怒。「何其小人,背我漢國,降他胡虜!李陵老母妻子付法。」

  司馬遷見是三代軍將,向帝殿前口奏:「陛下!臣聞陵祖李廣,名聞海內,勇管(冠)三軍,廿餘年,●(積)量砂幕(沙漠)。若使邊庭苦戰,中國獲安,興功若此。臣聞陵又邂●(逅)事急降胡,獲計未成,不久應出。母既非罪,伏乞寬刑,在後不來,臣即甘心鼎鑊。」武帝聞言,捨其母罪。

  得至明年,差公孫遨(敖)領兵五萬騎,兵到龍勒水北,峻●(浚稽)山南,與單于兵戰,云索蘇武、李陵。其時有往年敗沒將李敘(緒)教單于兵馬法,打公孫遨(敖)兵馬失利,左穿右穴。公孫遨(敖)怕急,問:「蕃中行兵將是阿誰?」是李敘(緒)不能自道:「蕃中行兵馬,不是餘人,是我李陵。」公孫遨(敖)卻走至漢朝,「臣兵馬不合失利,盡是李陵教單于兵馬,打臣兵馬,失利輸兵。」武帝聞之,忽然大怒,遂掩(閹)司馬遷,并陵老母妻子於馬市頭付法。血流滿市,●(枉)法陵母,日月無光,樹枝摧折。誅陵老母妻子處若為陳說?

  我昔幽閨事君子,擬望千載同終始,
  何其沒在虜庭中,孤養少卿在祭□(祀)。
  當年初婚新婦時,少卿深得君王意,
  寵貴榮華不可當,出入朝庭無禁止。
  結親本擬防非禍,養子承望奉甘碎(脆),
  何其沒在虜庭中,生死不知居那地。
  老母妻子一時誅,曠古已來無此事,
  皆是先葉薄因緣,新婦不須生怨□(悔)?」
  新婦被法啟尊婆:「枉法嚴刑知奈何?
  君王受●(佞)無披●(訴),生死今朝一任他。
  嗚呼上天無可戀,妾共老母同災變,
  君在單于應不知,與君地下同相見。」

  誅陵老母妻子了手,所司奏表於王。即(既)至明年,差富平郡王進朝往於蕃中,看李陵在無?其王進朝行至黃河南岸,作書附與李陵。李陵蕃中聞母被誅,未知虛實。霸得王〔進〕朝書,沙場悲哀大哭,乃將侍從出迎處若為?

  陵聞漢使入胡庭,乃將侍從出來迎,
  下馬望鄉拜皇帝,便即號咷發哭聲。
  「陵家曆大(歷代)為軍將,世世從軍為國征,
  失利天兵兒(而)自別(剄),臨死之時怨為情。
  五千步卒逢狂虜,此苦從來阿那經?
  身雖屈節兇(匈)奴下,中心不望(忘)漢家城。
  遙聞漢主誅陵母,痛切於身深是苦,
  足下辛(新)從帝邑來,誅滅陵親實已否?」
  王〔進〕朝答道兒(而)言曰:「欲語尋思而氣咽,
  賴得脩書司馬千(遷),殿前啟答披干(肝)說。
  武帝聞之而息怒,尋思細察將軍苦,
  後使公孫遨(敖)入虜庭,輸兵失利而迴去。
  過失推向將軍上,漢家兵法任教虜,
  總是公孫遨下●(佞)言,然始煞卻將軍母。
  陵聞老母被君誅,叫苦號咷而氣咽,
  雙淚交流若愉(欲)終,肝腸寸寸如刀切。
  使人泣淚相扶得,沙塞遣出腸中血,
  良久提撕始得蘇,南望漢國悲號曰:
  「憶性(昔)初至峻稽北,虜騎芬芬(紛紛)漸相逼,
  抽刀避(劈)面血成津,此是報王恩將得,
  制不由己降胡虜,曉夜方圓擬皈國,
  今日黃(皇)天應得知,漢家天子辜陵得。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