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七、醜女緣起



  我佛因地曠劫修行,投崖飼虎,救鴿尸毗,為求半偈,心地不趍。剜身然燈,供養辟支。善友求珠貧迷。父王有病,取眼獻之。
  大聖慈悲因地,曠劫修行堅志,
  也曾供養辟支,帝釋天來誠〔□〕。
  割肉祭於父王,山內長時伏氣,
  去世因〔□〕修行,三界大師便是。
  世尊當日度行壇,為救眾生業障纏,
  也解求珠於大海,尸毗救鴿結良緣。
  三徒(途)地獄來往走,六道輪迴作舟舡,
  為度門徒生善相,感賀(荷)如來聖力潛。

  我佛當日為救門徒六道輪迴,猶如舟船,般〔運〕眾生,達於彼岸。此時總得見佛,今世足衣足食,修行時至,勤須發願。有餘供養佛僧,得數結紹見。此時更若修行,來世勝於定見。

  我佛慈悲世莫誇,救度眾生遍河沙,
  總得到於●為處,今生富貴足嬌闍。
  人身不久如燈炎,世事浮空似雲遮,
  供養佛僧消滅障,來生必定禮龍花

  來如(如來)長說誘勸門徒,焚香發願,勸念彌陀,修齋造善。布施有多功德,一一不及廣讚。設齋歡喜,果報圓滿。若人些子攢眉,來世必當醜面。

  佛在之日,有一善女,也曾供養羅漢,雖有布施之緣,心裏便生輕賤。不得三五日間,身死。有何靈驗?此女當時身死,向何處託生?

  向於波斯匿王宮內託生,此是布施因緣,得生於國王之家。輕罵賢聖之業,感得果報,元在於我大王夫人。

  纔生三日,進與大王;〔大王〕纔見之〔時〕非常驚訝。世間醜陋,生於貧下。前生修甚因緣,今世形容轉差。大王道:

  只首思量也大奇,朕今王種豈如斯,
  醜陋世間人總有,未見今朝惡相儀。
  ●崇跼●如龜鱉,渾身又似野豬皮,
  饒你丹青心裏巧,彩色千般畫不成。
  獸頭渾是可憎兒,國內計應無比並,
  〔若論此女形貌相〕,長大將身娉阿誰。

  於是大王羞恥,嘆訝非常。遂處分宮人,不得唱說,便遣送至深宮,更莫將來,休交朕見。

  女緣醜陋世間希,渾身一似黑●皮,
  雙腳跟頭皴又僻,髮如驢尾一枝枝。
  看人左右和身轉,舉步何曾會禮儀。
  十指纖纖如露柱,一雙眼子似木槌離。

  大王再三形相,嗟嘆數聲,「何事最招,如斯醜陋!」

  公主全無窈窕,差事非常不小
  上脣半斤有餘,鼻孔竹筒渾小。
  生來未省喜歡,見說三年一笑。
  覓他行步風流,卻是趙十襪腳。
  大王見女醜形骸,常與夫人手託〔●〕,
  憂念沒心求駙馬,慚惶誰更覓良媒。
  雖然富貴居樓殿,恥辱緣無傾國財,
  敕下令交便鎖閉,深宮門戶不交開。

  爾時波斯匿王自念世(女)醜,由不如人,遂遣在深宮,更不令頻出。於是金剛醜女,日來月往,年漸長成。夫人宿夜〔憂〕愁,恐大王不肯發遣。後因遊戲之次,夫人斂容進步,〔向前咨白大王云云〕

  賤妾常慚醜質身,虛霑宮宅與王親,
  日日眼前多富貴,朝朝惟是用珠珍。
  宮人侍婢常隨後,使喚東西是大臣,
  慚恥這身無得解,大王寵念赴乾坤。
  妾今有事須親奏,願王歡喜莫生嗔:
  「金剛醜女年成長,爭忍令交不仕人!」

  於是大王〔聞奏〕,良久沈吟,未容發言,夫人又奏云云

  姊妹三人總一般,端正醜陋結因緣,
  並是大王親骨肉,願王一納賜恩憐。
  向今成長深宮內,發遣令交使向前,
  十指從頭長與短,各各從頭施交看。

  大王見夫人奏勸再三,不免咨告夫人云云

  我緣一國帝王身,眷屬由來宿業因,
  爭那就中容貌差,交奴恥見國朝臣。
  心知是朕親生女,醜差都來不似人,
  說著上由(尚猶)皆驚怕,如何祝娉向他門。

  〔夫人又告大王〕:「大王若無意發遣,妾也不敢再言。有心令遣仕人,聽妾今朝一計。私地詔一宰相,交覓薄落兒郎,官職金玉與伊,祝娉〔充〕為夫婦。」於是大王取其夫人之計,即詔一臣,交作良媒,便即私地發遣。臣下〔蒙詔〕,速赴內廳,面對處分天敕,受王進旨。王告臣曰:

  「卿今聽朕語,子細說來處:
  緣是國大王,有一親生女。
  天生貌不強,只要直●●,
  覓取一兒郎,娉與為夫婦。」

  〔大王又向臣下道〕:

  「卿為臣下我為君,今日商量只兩人,
  朝暮切須看聽審,惆悵莫交外人聞。
  相當莫厭無才藝,莽路何嫌徹骨貧,
  萬計事須相就取,陪些房臥莫爭論。」

  於是宰相〔受敕〕,拜辭出內,便即私行坊市。〔巡歷〕諸州,處處問人,朝朝尋覓。後忽經行街巷,見貧生子姓王,施問再三,當時便肯。領到內門,〔先入見王,言奏〕尋得。皇帝大悅龍顏,遂詔宰相,速令引到。

  皇帝座相寶殿,宰相曲躬來見,
  前時奉敕覓人,今日得依王願。
  門前有一兒郎,性行不妨慈善,
  出來好個面貌,只是有些些舌短云云,
  大王聞說喜徘徊,捲上珠簾御帳開,
  既強聖人心裏事,也兼皇后樂咳咳。
  嬪妃綵女令詔入,內監忙忙迤邐催,
  便把被衫揩拭面,打扳精神強入來。

  王郎登時見皇帝,道何言語:

  於是貧仕蒙詔,跪拜大王已了。
  叉手又說寒溫,直下令人失笑。
  更道下情無任,得仕(事)丈母阿●,
  起居進步向前,下情不勝怜好。

  其時大王處分:排備燕會,屈請王郎。既到座筵,令遣宮人引其公主見對王郎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新婦出來見王郎,都緣面貌多不強,
  綵女嬪妃左右擁,前頭掌肩鬧芬芳。
  金釵玉釧滿頭粧,錦繡羅衣馥鼻香,
  王郎纔見公主面,開來魂魄轉飛颺。

  於是王郎既被諕倒,左右宮人,一時扶接,以水灑面,良久乃蘇。宮人道何言語:

  女緣前生貌不敷,每看恰似獸頭牟,
  天然既沒紅桃色,遮莫七寶叫身鋪。
  夫主諕來身已倒,宮人侍婢一時扶,
  多少內人噴水救,須臾得活卻醒甦。

  於是兩個阿姊,恐被王郎恥嫌醜陋,不肯卻歸;左右宮人,令皆總急。阿姊無計,思寸(忖)且著卑辭,報答王郎云云

  「王郎不用怪笑,只緣新婦幼小,
  妹子雖不端嚴,手頭裁縫最巧。
  官職王郎莫愁,從此富貴到老,
  些些醜陋不嫌,新婦正當年少。」

  王郎道苦,彼媒人誤我。將來今日目前,見這個弱事,乃可不要富貴,亦不籍你官職;須(雖)然相合之時,爭忍見其醜貌。思寸再三,沈疑不語,阿姊又道:

  不要稱怨道苦,早晚得這箇新婦,
  雖則容貌不強,且是國王之女。
  向今正直年少,又索得當朝公主,
  鬼神大曬僂儸,不敢猥門傍戶。

  於是王郎恥嫌不得,兩箇相合,作為夫婦。阿●見成親,心裏喜歡非常,到於宮中,拜賀父母。當時甚道云云

  小娘子如今娉了,免得父孃煩惱,
  推得精怪出門,任他到舍相抄(吵)。
  王郎咨申大姊: 萬事今朝總了,
  〔且須遣妻不出〕,恐怕朋友怪笑,
  小娘子莫顛莫強,不要出頭出惱(腦),
  總王郎心裏不嫌,前世業遇須要。

  〔妻語夫曰:
  王郎心裏莫野,出去早些歸舍,
  莫拋我一去不來,交我共誰人語話。
  爭肯出門出戶,如今時徒轉差,
  門人過往人多,恐怕驚他驢〔□〕。〕

  於是貧士既蒙駙馬,與高品知聞,書題往來,已相邀會。遂赴朝官之宴,同拜玉階,侍御郎中,共相出入。州官縣宰,相伴駙馬之筵,僕射尚書,同歡一座。已前諸官,密計相宜,要看公主。遞斗傳局,流行屈到家中,事須妻出勸酒。既無形積例,皆見女出妻,盡接座筵。日日不備歡樂,次第漸到王郎,俳備酒饌。惟憂妻貌不強,思慮恥於往還。遂乃精神不安,宿夜憂愁。妻見兒婿怨煩,不免再三盤問。王郎被問,遂乃於實,諮告妻曰:

  「每日將身赴會筵,家家妻女作周旋,
  玉貌細看花一●,蟬鬢窈窕似神仙。
  朝官次第相邀會,飲食朝朝數千般,
  後月我家俳酒饌,也須娘子見朝官。」

  王郎遂向公主,具說根由:「我到他家中;盡見妻妾,數巡勸酒,對坐歡娛。若諸朝官赴我筵會,小娘子事須出來相見,我恥此事,所以憂愁,怨恨自身,尋相不樂。」王郎道云

  「我無怨恨亦無嗔,自嗟前生惡業因,
  只為思君多醜貌,我今恥辱會諸賓。
  來朝若也朝官至,還須娘子勸酒巡;
  出到坐延相見了,交著恥辱沒精神。」

  公主既聞此事,哽噎不可發言,慚見醜質,嚥氣淚落。前世種何因果,今生之中,感得醜陋。夫主去後,便捻香爐,向於靈山,禮拜發願。

  公主纔聞淚數行,聲中哽咽轉悲傷,
  怨恨前生何罪業,今生醜陋異尋常。
  再三自家嗟嘆了,無計遂罪粧臺中。

  億(憶)佛乞垂加護:

  懊惱今生貌不強,緊盤雲髻罷紅粧,
  豈料我無端正相,致令暗裏苦商量。
  胭脂合子捻拋卻,釵朵瓏璁調一傍,
  雨淚焚香思法會,遙告靈山大法王。

  於是娥媚(蛾眉)不掃,雲鬢罷梳,遙〔□〕靈山,便告世尊:

  珠淚連連怨復嗟,一種為人面貌差。
  玉葉不生端正相,金騰結朵野田花。
  見說牟尼長丈六,八十隨形號釋迦,
  惟願世尊加被我,三十二相與些些。

  佛以他心通,遙知金剛醜女焚香發願。遂於醜女居處〔階〕前,從地踊出,親垂加被,醜女忽見大聖世尊,●(碎)身階前,魂搥自撲,起來禮拜,哽咽悲涕。〔恰似四鳥而分離,思念自身,不恨滅沒而入地〕啟告世尊,乞垂加護。醜女告世尊:

  自嘆前生惡業因,置(致)令醜陋不如人。
  毀謗聖賢多造罪,敢昭(感招)容貌似煙薰。
  生身父母多嫌棄,姊妹朝朝一似嗔,
  夫主入來無喜色,親羅未看見慇懃。
  時時懊惱流雙淚,往往咨嗟怨此身。
  聞道靈出(山)三界主,所以焚香告世尊。
  佛有他心道眼,當時遂遙觀見,
  現身公主前頭,交令懺悔發願。
  醜女佛前懺罪愆,所為宿業自招然,
  懺悔纔終兼發願,當時果報福團圓。

  醜女見佛現身,歡喜倍常,遂讚嘆如來:「願我身與佛無異!」

  公主見佛至,顏容世無比,
  髮紺旋螺文,眉如初月翠,
  口似頻婆果,四十二牙齒,
  兩目海澄澄,胸前題萬字。

  〔金剛醜女嘆佛已了,右繞三匝,退座一面。佛已(以)慈悲之力,●(垂)金色臂,指醜女身,醜女形容,當時變改云云〕。

  歎佛了,求加被,低頭禮拜心專志
  容顏頓改舊時儀,百醜變作千般媚。

  醜女既得世尊加被,〔換舊時之醜質,作今日之面旋;醜陋形軀,變端嚴之相好〕,敢(感)得貌若春花,夫主入來不識。

  公主輕盈世不過,還同越女及娘(嫦)娥,
  紅花臉似輕輕坼,玉質如棉白雪和。
  比來醜陋前生種,今日端嚴遇釋迦,
  夫主入來全不識,卻覓前頭醜阿婆。

  妻云道:「識我不?」夫云「不識」。「我是你妻,〔如何不識〕?」夫主云:「唬人!」

  娘子比來是獸頭,交我人前滿面羞,
  今日因何端正相,請君與我說來由。

  妻語夫曰:「自居(君)前時,憂我身醜陋,羞見他朝官。妾懊惱再三,遂乃焚香禱祝靈山〔世〕尊。蒙佛慈悲,便垂加佑,換卻醜陋之形驅,變作端嚴之相好。公主自道:

  「我今天生貌不強,深漸(慚)日夜辱王郎,
  遙想釋迦三界主,不舍慈悲降此方。
  便禮拜,更添香,不覺形容頓改張,
  我得今朝端正相,感附靈山大法王。」

  王郎見妻端正,指手喜歡,道數聲可曾ㄍ(可曾!可曾!),走入內裏,奏上大王。

  王郎指手歡喜,走報大王宮裏。
  「丈人丈母不知,今日渾成差事!
  少(小)娘子如今變也,不是舊時精魅,
  欲識公主此是(時)容,一似佛前菩薩子。」
  大王聞說喜盈懷,火急忙然覓女來,
  夫人隊仗離宮內,大王御輦到長街。
  纔見女,喜徘徊,灼灼桃花滿面開,
  大王夫人喜歡曬,因茲特地送資財。
  公主因佛端正,事須慚謝大聖,
  明朝速往祇園,禮拜至心恭敬。

  於是槍旗耀日,皂纛隱●(映),〔七寶珍財,奉獻其佛〕。百寮從駕〔如行〕,千官咸命〔從後〕,同赴祇園,謝女端正。〔經於一宿,已屆祇園,謝佛重恩,再三請問〕:

  下御輦,禮金人,更將珍寶獻慈尊,
  我女前生何罪過?一●醜陋卒難陳。
  賴為如來親加備(被),還同枯木再生春,
  惟願如來慈念力,為說前生修底因。」

  〔佛告波斯匿王:諦聽諦聽,汝當有事悟汝,與說宿世因緣。佛道此女前生,曾供養辟支佛。雖然供養,唯道面醜。供養因緣生王家;輕慢聖賢之業,感得面兒(貌)醜陋。信心布施,直須歡喜,若人些些酸屑,則知果報不遂〕。

  前生為謗辟支迦,所以形容面貌差。
  為緣不識阿羅漢,百般笑效苦芬●。
  將為惡言發便了,他家業報更不嗟。
  得見牟尼身懺悔,當時卻似一團花,
  只為前生發惡言,今朝果報不虛然,
  毀謗阿羅漢果業,致令人貌不周旋。
  兩腳出來如露柱,一雙可膊似●椓(椽),
  纔禮世尊三五拜,當時白淨軟如棉。

  上來所說醜變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