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六、歡喜國王緣



  謹案藏經說:西天有國名歡喜,有王歡喜王。王之夫人,名有於(相)者。夫人容儀窕窈,玉貌輕盈,如春日之夭桃,類秋池之●(
  荷)葉,盈盈素質,灼灼嬌姿,實可漫漫,偏稱王心。
  吟 自入王宮仕(侍)聖居(君),高低皆說●(猥)承恩,
  若論舞勝當如品,縱使清歌每動頻(嚬)
  出入排房嬪彩亂,安存宮監惠唯新,
  普天咸荷●王聖,有相賢和助一人。

  這夫人容儀既麗,婦德彌章(彰),有日月處皆智(知),滿乾坤而盡許。王之顧念,日夕不離數(椒)房,旦暮歡於金殿。如斯富貴,可笑殊嚴。忽地一朝,別聞惡事:

  〔側〕 王即情偏寵,其如命不長,
  〔側〕 忽因歌舞次,死於(相)千邊彰。
  一道深(深)氣,看看七日亡,
  聖君纔見了,流淚兩三行。
  〔斷〕 忽地夫人氣色昏,淚流如線莫能勝,
  定知玉貌終皈七(土),爭忍夫人化作塵。
  這度清鸞纔失伴,後迴花小(雀)為誰春,
  國王見此心驚怪,嬪彩皆言悟一人。

  這有〔相〕夫人顏貌平正,又復能歌。一日殿中起舞,正歌之次,歡喜國王見這夫人面上身邊〔一道〕氣色,知其有相,七日身亡。王乃含悲,心懷惆悵。有於(相)夫人見王垂淚,不測事由,舞有罷歛容儀。〔云了〕 觀世音菩薩 佛子

  斷 臣今歌舞有詞乖,王忽延(筵)中淚落來,
  為復言詞盼觸悟(牾),為當去就柮(拙)旋迴。
  希王善惡如今說,莫使宮嬪總亂猜,
  皇帝既遭親顧問,一場惆悵口難開。

  皇帝既被有於(相)夫人再三頻問,唯唯惆悵,轉轉悲渧(啼),良久,大人語其有相夫人:「朕無餘事惆悵,夫人適來作舞之時,朕見夫人耳邊,有一道氣色,此氣色案於世書圖籍,號曰死文;卻後七日,夫人必死。朕今已見,恐喪夫人,不免心中憂懷惆悵。」觀世音菩薩 佛子

  側   王被夫人顧問,登時遂即申陳,
  報言有相須知:「卻後七朝身死。
  朕得舞筵之內,忽占面色憂文
  定知與我相離,所以適來惆悵。」
  〔吟斷〕說了夫人及大王,兩情相顧又迴惶,
  「誰知賤妾天年盡,爭忍拋人便夭亡。」
  金殿乍開(聞)皆失色,只言知了盡悲傷,
  咸賀有於(相)能平正,也被無常暗取將。

  夫人聞了,又自悲傷。知道這身,看看命謝,與王相伴,又得兩朝。夫人語大王曰:「占看氣色,道奴身亡,卻後七朝,己過兩日。臣今恐命定不存留,暫擬皈舍,辭別父母,伏願帝聽,放奴歸家。」王曰:「夫人氣色,命有五朝,看即與朕不得相見。莫辭且住,更忍兩朝。後三日中,辭別父母。」大王言訖,於是夫人處分不(有)司:

  〔斷〕 從此夫人別大王,歸家來見親父娘,
  六宮送處皆垂淚,三殿辭時哭斷腸。
  這度雙鸞愁失伴,後應孤影必潛傷,
  慇懃既出椒房後,數日看時只待亡。

  夫人既去,王乃難留。便使嬪妃,相隨至舍。莫不晨參暮省,送藥送茶;賜之以七寶百珍,賞之以綾羅錦彩。夫人至舍,父母歡忻,及問因由,一家惆悵〔云云〕

  〔側〕 有相辭王出,歸家別父娘,
  萬人皆失色,百壁(辟)盡悲傷。
  父母初聞說,悲啼哭斷腸,
  只緣薄福德,不久見身亡。
  及其聞說淚沾巾,莫怪今朝勸善貧(頻)。
  父母初逢端正貌,爭忍交為化作塵。
  便喚醫師尋妙藥,即求方術擬案(安)魂。
  人人皆道天年盡,無計留他這個人。

  有於(相)夫人辭王皈舍,父母愛怜,即便檢藥尋醫,擬延女命。國師財見,盡說不能。即有一夫人語人曰:「人命無常,色如山水,佛願有偈,聞者由(猶)驚。〔偈〕云:是日已至,命即隨陷,如少水魚。勸請隨喜眾,勤學證無餘。」又云:「一失人身,萬劫不逢,身謝命終,去此不遠,有一名山,山中有僧,名之石室。此比丘尼,有大威德,護念他人。往被河(彼求)之,已(以)延身命。」於是有相夫人,與至(王)家眷,即往山內比丘所,禮拜供養,永乞神功。 佛子 憂疑之此(次),有人傳語:

  〔斷〕 僧住城南萬劫山,我將救度●(向)人間,
  道德眾推能敏物,慈悲皆說度人天。
  如今況在前生福,好似相將暫結緣,
  必若有人延得命,與王齊受(壽)百千年。
  〔吟〕 忽爾聞人說,夫人便訪尋,
  不居城槨(郭)內,終日住山林。
  求已重重禮,陳情切切深,
  欲求神妙藥,免被死亡侵,
  〔斷〕 死苦為計遍此身,便於山裏禮名僧,
  初占(瞻)月面精神爽,後得談經去夜昏。
  欲識心珠先發願,要窮佛法傳香燈,
  但於言下知歸處,誓學牟尼六度門。

  夫人聞說,遂向山中,禮拜此僧,乞延壽命。於是虔恭合掌,歸依而不憚驅馳,懺悔投誠,發露而未經傾剋(頃刻)。夫人曰:「和尚!賤身生居草也(野),長向王宮,三五日前,大王占相道故,卻後七日命絡(終),放我歸家,令辭公母。適聞人說,和尚慈悲,故故起居,乞延受(壽)法。」和尚道:「夫人,夫人!浮生逡速,不可不留,可惜心神,以求延受(壽)法。」夫人曰:「人間矩燭(短促),弟子常當知,未委何方,命壽長遠?」和尚曰:「天中壽命,與此不同。快樂逍遙,又勝人世。」和尚於是與夫人說三界九地人所生之處,壽命無限等事。觀世音菩薩 佛子

  〔側〕 浮生難長久,生來死去亡,
  爭如天上福,快樂是尋常。
  念食天廚飯,思衣寶伏(服)香,
  若求生去者,八戒是津糧(梁)。
  〔斷〕 僧與夫人說此緣,欲求長命欲生天,
  出去瑞雲承兩足,歸來光相遶身邊。
  五音日日聲盈耳,七寶朝朝滿眼看,
  須知浮世俄爾是,聞早迴心莫等閑。

  於是石室比丘尼勸有相夫人了,交求生天,莫求浮世壽命。夫人問和尚曰:「凡生人間,修何法則?凡生天生上,修何法行?」和尚答曰:「欲生人世,修持五戒。求生天者,須持八戒。一日一夜,若能至心,受如來清淨八戒,必生天上,快樂自在。」於是有於(相)夫人,聞是事己。於求(求於)石室比丘尼所,求受如是清淨八戒。授八戒已了。歸家日滿,便乃身亡,生在天中,受諸快樂。 〔云云〕

  〔斷側〕當日夫人聞說,即時日夜堅持,
  果然七日身亡,生在他居天上。
  禮拜比丘皈舍,人間年限將終,
  夫人既有身亡,家內營其殯送。
  〔斷〕 夫人受戒卻回來,七日身修(休)掩夜臺,
  國主乍聞心痛切,朝臣知了淚摧摧。
  六宮參(慘)切情何極,九族臨喪盡悲哀,
  揀日擇時便殯葬,凶儀於(相)送塞香街。

  有於(相)夫人於石室比丘尼所,受戒了,歸來七日滿,身終也。歡喜國王出天丈(仗),如法殯葬後。夫人又經半年,生在天上。於天中忽爾思唯:「我昔何緣,來此寶界。」良久入定,觀此身前是歡喜國王夫人,因國王於我知七日身亡,遂皈父母家。及往山中石室比丘尼所,得聞妙法及〔受〕八戒,七日命終,生於天上。我須今日,卻下於天界,往歡喜國,報其天恩供養。言說夫人遂與天女,同來下界。觀世音菩薩 佛子

  〔斷〕 一自夫人受戒皈,命終身謝見無期,
  因緣已感生天上,果報還招福自隨。
  受命豈論年與月,歡娛寧有是兼非,
  忽然入定辭前世,歡喜王宮國后妃。
  思憶須是下天界,彩女於(相)將數十人。
  四眾瑞云(雲)光錯落,五音歌管亂紛紜。
  臨帝坐,入王宮,霧駕庭庭滿碧空。
  只向雲中●(拋)寶玩,五天皆悉現神通。

  於是有相夫人〔曰〕國王道:「殿前何故種種名〔花〕異香,及諸珍玩?」於虛空中,喚其大王,●相慰喻。「時吾聞諸,驚愕失次,及國土內,凡諸人民。皆見是〔有〕於(相)夫人。」

  〔側〕 歡喜王宮裏,當初忽●聞,
  忽然驚與嘆,兼要重精神。
  出殿望空禮,承空問被(彼)人,
  何緣生端(瑞)相,願說此來因。
  〔斷〕 王與夫人兩不同,人間天上喜相逢,
  慇懃顧問當初事,屈曲還至此日功。
  道是因憑八戒力,感枮(拈)得身敬上天宮,
  今朝故故來相報,火急修持且莫慵。

  大王語夫人曰:「夫人自皈家內,七日身亡,以何因緣,而來下界?」夫人道:「我自離宮內,便入山中,禮拜比丘尼,永受八關齋戒。一日一夜,志心境(敬)持,便得上生兜率天上。今朝到此,來報大王,伏望不戀●(閻)浮,求生天上,與為同止,再遂忠(衷)腸,千萬再三,速求出離。」

  〔側〕 大王聞說便心迴,日夜燒香禮聖臺,
  自別夫人經數月,思量好是苦持齋。
  每相(想)夫人辭家出,夜夜尋看房臥路,
  玉貌定知皈那裏,且喜恩霑說修持。
  今日若能得上界,施與如來國內財。
  相勸諫,速持齋,莫戀●(閻)浮急出來,
  座下總須聽此說,當來畢定免輪迴。

  於是大王受諫,有相迴皈,凡是後來,也持八戒,還生天上,福得(德)自隨。〔云云〕

  〔側〕 有相夫人報大王,盈盈玉貌也無常,
  傾國傾城人聞說,尚與國王有分離。
  懃●(發)〔願〕,速修行,濁世婆娑莫戀●(營),
  便須受戒皈政(正)法,淨土天中還相逢。
  無限難思意味長,速須覺悟禮空王,
  三八士須斷酒肉,十齋真要●(剩)燒香。
  更能長念如來好,一切時中得吉祥。
  好道理,不思儀,記當修行莫●伊,
  念佛座前領取偈,剩●(拋)散施總〔□〕知。

  歡喜國王緣一本寫記

  乙卯年七月六日三界寺僧戒淨寫耳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