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二、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并圖一卷并序



  夫為七月十五日者,天堂啟戶,地獄門開,三塗業消,〔十善增長〕。為眾僧咨下此日會福之神,八部龍天,盡來教福。〔承供養者〕,現世福資,為亡者轉生於勝處。於是盂蘭百味,〔飾貢於〕三尊。仰大眾之恩,先救倒懸之窘急。昔佛在世時,弟〔子厥號〕目連,在俗未出家時,名曰羅卜,深信三寶,敬重大乘。〔於一時間〕,欲往他國興易。遂即支分財寶,令母在後設齋供〔養諸佛法僧及諸乞〕來者。及其羅卜去後,母生慳慳(●)之心,所囑咐資財並私隱匿。兒子不經旬月,事了還家。母語子言,依汝〔付囑營〕齋作福。因茲欺誑凡聖,命終遂墮阿鼻地獻中,受諸〔劇〕苦。羅卜三周禮畢,遂即投佛出家,丞(承)宿習因,聞法證〔得阿羅〕漢果,即以道眼訪覓慈親,六道生死,都不見母。目連從〔定起含〕悲,諮白世尊,「
  慈母何方受於快樂?」爾時世尊報目連曰:「汝母已落阿鼻,見受諸苦。汝雖位登聖果,知欲何為。若非十方眾僧解下(夏)〔勝〕脫之日,已(以)眾力乃可救之。故佛慈悲,開此方便,用建盂蘭盆者,即是其事也。
  羅卜自從父母沒,禮泣三周復制畢,
  聞樂不樂損形容,食旨不甘傷觔(筋)骨。
  聞道如來在鹿菀(苑),一切人天皆憮恤,
  我今學道覓如來,往詣雙林而問佛。
  尒時佛自便逡巡,稽首和尚兩足尊,
  左右摩訶釋梵眾,東西大將散諸神。
  看(胸)前萬字頗黎色,項後圓光像月輪,
  欲知百寶千花上,恰似天邊五色雲。
  弟子凡愚居五〔欲〕,不能捨離去貪嗔,
  直為平生罪業重,殃及慈母入泉〔門〕。
  只恐無常相逼迫,苦海沈淪生死津,
  願佛慈悲度弟子,學道專心報二親。
  世尊當聞羅卜說,知其正直不心邪,
  屈指先論四諦法,後聞應當沒七遮。
  縱令積寶凌雲漢,不及交人蹔出家,
  恰似盲龜遇浮木,由如大火出蓮花。
  炎炎火宅難逃避,滔滔苦海闊無邊,
  直為眾生分別故,如來所已(以)立三車。
  佛喚阿難而剃髮,衣裳變化作袈裟,
  登時證得阿羅漢,後受婆羅提木叉。
  羅卜當時在佛前,金爐怕怕起香煙,
  六種瓊林動大地,四花標樣葉清天。
  千般錦繡補(鋪)床座,萬道珠幡空裏玄(懸),
  佛自稱言我弟〔子〕,號曰神通大目連。

  當時目連於雙林樹下,證得阿羅漢果。何為如此,准法華經云:窮子品先受其價然後除糞,此即是也。先得阿羅〔漢〕果,後當學道,看目蓮深山坐禪之處。〔若為〕:

  目連剃除須髮了,將身便即入深山,
  幽深地淨無人處,便即觀空而坐禪。
  坐禪觀空知善惡,降心住心無所著,
  對鏡澄澄不動搖,左腳還須押右腳。
  端身坐盤石,以舌著上萼(●),
  白骨盡皆空,氣息無交錯。
  當時群鹿止吟林,逼近清潭望海頭,
  明月庭前聽法眼,青山松下坐唯禪。
  天邊海氣無遐換(煥),隴外青山望戍樓,
  秋風瑟瑟林中度,黃葉飄零水上浮。
  目連宴坐虛無境,內外證心漸漸修,
  通達聲聞居望地,出入山間得自由。
  目連從定出,迅速作神通,
  來如霹靂急,去似一團風。
  海雁啼繒徹(矰繳),鶬鷹脫網籠,
  潭中煙霞碧,天淨遠路紅
  神通得自在,擲缽便騰空,
  于時一向子,上至梵天宮。
  目連一向至天庭,耳裏唯聞鼓樂聲。
  紅樓半映黃金殿,碧牖渾淪白玉成(城)。
  錫杖敲門三五下,胸前不覺淚●●。
  長者出來如(而)共語,合掌先論中(忠)孝情。
  啟言長者相識否,頻(貧)道南閻浮提人。
  少小身遭父母喪,其家大富小(少)兒孫。
  孤●(●)更亦無途當,貧道慈母號青提。
  阿耶名輔相。一生多造福田因。
  亡過合生此天上。可連(憐)富貴嬌奢地,
  望睹令人心悅暢。鍾(鐘)鼓鏗鎗和雅音,
  鼓瑟也以聲遼亮。哀哀劬勞長不捨,
  乳哺之恩難可忘。別後安和好在否,
  比來此處相尋訪。長者聞語意以悲,
  心裏迴惶出語遲。弟子閻浮有一息,
  不省既有出家兒。和尚莫怪苦盤問,
  世上人倫有數般。乍觀出語將為異,
  收氣之時稍似難。俗間大有同名姓,
  相似顏容幾百般。形容大省曾相識,
  只竟思量沒處安。闍梨苦死來相認,
  更說家中事意看。

  目連〔到天宮尋父,至一門見長者〕,白言長者:「貧道小時,名字羅卜。父母亡沒已後,投佛出家,剃除鬚髮,號曰大目乾連,神通第一。」長者見說小時名字,即知是兒,「別久,好在已否?」羅卜目連認得慈父,起居問訊已了,慈母今在何方,受於快樂?長者報言羅卜:「汝母生存在日,與我行業不同,我修十善五戒,死後神識得〔生〕天上。汝母平生在日,廣造諸罪,命終之後,遂墮地獄。汝向閻浮提冥路之中,尋問阿孃,即知去處。」目連聞語,便辭長者,頓身下降南閻浮提,向冥路之中,尋覓阿孃不見。且見八九個男子女人,閑閑無事,目連向前問其事由之處:

  但且莫禮拜,賢者是何人。
  此間都集會,閑閑無一事,
  遊城墎外來。
  貧道今朝至此間,心中只手深相怪。
  諸人答言啟和尚,只為同名復同姓,
  名字交錯被追來,勘當恰經三五日,
  無事得放卻歸迴。早被妻兒送墳墓,
  獨自●(拋)我在荒祁(郊),四邊更無親伴侶。
  孤(狐)狼●鵲競分張,宅舍破壞無投處,
  王邊披訴語聲哀。判放作鬼閑無事,
  受其餘報更何哉。死生路今而已隔,
  一掩泉門不再開。塚上縱有千般食,
  何曾濟得腹中飢。號咷大哭終無益,
  徒煩攪紙作錢財。寄語家中男女道,
  勸令修福救冥災。

  目連良久而言:「識一青提夫人已否?」諸人答言:「盡皆不識。」目連又問:「閻羅大王住在何處?」諸人答言:「和尚,向北更行數步,遙見三重門樓,有千萬個壯士皆持刀捧(棒),即是閻羅大王門。」目連聞語,向北更行數步,即見三重門樓,有壯士驅無量罪人入來。目連向前尋問阿孃不見,路旁大哭,哭了前行,被(披)所由得見於王。門官引入見大王,問目連事〔由〕之處:

  大王既見目連入,合掌逡巡而欲立,
  和尚又沒事由來,連忙案後而祗挹。
  蹔(漸)愧闍梨至此間,弟子處在冥途間,
  栲定罪人生死,雖然不識和尚,
  早箇知其名字。為當佛使至此間,
  別有家私事意。太山定罪卒難移,
  總是天曹地筆枇(批)。罪人業報隨緣起,
  造此何人救得伊。腥血凝脂長夜(臭),
  惡染闍梨清淨衣。冥途不可多時住,
  伏願闍梨早去歸。目連啟言不得說,
  大王照知否?貧道生年有父母,
  日夜持齋常矩午,據其行事在人間,
  亡過合生於淨土。天堂獨有阿耶居,
  慈母諸天覓總無,計亦不應過地獄,
  只恐黃天橫被誅。追放縱由天地邊,
  悲嗟悔恨乃長噓。業報若來過此界,
  大王繒(曾)亦得知否?

  目連言訖,大王便喚上殿,乃見地藏菩薩,便即禮拜。「汝覓阿孃來!」目連啟言:「是覓阿孃來。」「汝母生存在日,廣造諸罪,無量無邊,當墮地獄。汝且向前,吾當即至。」大王便喚●(業)官伺命司錄,應時即至。「〔是〕和尚阿孃名青提夫人,亡後多少時?」業官啟言大王:「青提夫人〔亡來〕已經三載,配罪案總在天曹錄事司太山都尉一本。」王喚善惡二童子,向太山檢青提夫人在何地獄?大王啟言和尚:「共童子相隨,問五道將軍,應知去處。」目連聞語,便辭大王即出。行經數步,即至奈河之上,見無數罪人,脫衣掛在樹上,大哭數聲,欲過不過,迴迴惶惶,五五三三,抱頭哭啼。目連問其事由之處:

  奈河之水西流急,碎石讒(巉)巖行路澀,
  衣裳脫掛樹枝傍,被趁不交時向立。
  河畔問他點名字,胸前不覺沾衣濕,
  今日方知身死來,雙雙傍樹長悲泣。
  生時我舍事吾珍,今軒駟馬駕珠倫(輪),
  為言萬古無千改,誰知早箇化惟(為)塵。
  嗚呼哀哉心裏痛,徒埋白骨為高塚,
  南槽龍馬子孫乘,北牖香車妻妾用。
  異口咸言不可論,長噓嘆息更何怨,
  造罪諸人落地獄,作善之者必生天。
  如今各自隨緣業,定是相逢後迴難,
  握手丁寧須努力,迴頭拭淚飽相看。
  耳裏唯聞唱道急,萬眾千群驅向前。
  牛頭把棒河南岸,獄卒擎叉水北邊。
  水裏之人眼盼盼,岸頭之者淚涓涓。
  早知到沒艱辛地,悔不生時作福田。
  目連問言奈河樹下人曰:天堂地獄乃非虛,
  行惡不論天所罪,應時冥零亦共誅。
  貧道慈親不積善,亡魂亦復落三塗,
  聞道將來入地獄,但曰知其消息否。
  罪人總見目連師,一切啼哭損雙眉,
  弟子死來年月近,和尚慈親實不知。
  我等生時多造罪,今日受苦方始悔,
  縱令妻妾滿山川,誰肯死來相替代。
  何時更得別泉門,為報家中我子孫,
  不須白玉為棺槨,徒勞黃金葬墓墳。
  長悲惌(怨)歎終無益,鼓樂絃歌我不聞,
  欲得亡人沒苦難,無過修福救冥魂。

  和尚卻歸,〔與諸人〕為傳消息,交令造福,以救亡人。除佛一人,無由救得。願和尚捕(菩)提涅槃,尋常不沒。運載一切眾生智慧劍,勤磨不煩惱林,而誅(諸)威行普心於世界,而諸佛之大願。儻若出離泥犁,是和尚慈親普降。目連問以(已),更往前行,時向中間,即至五道將軍坐所,問阿孃消息處:

  五道將軍性令惡,金甲明皛劍光交錯,
  左右百萬餘人,總是接飛手腳。
  叫譀(喊)似雷驚振動,怒目得電光耀鶴,
  或有劈腹開心,或有面皮生剝。
  目連雖是聖人,亦得魂驚膽落。
  目連啼哭念慈親,神通急速若風雲,
  若聞(問)冥途刑要處,無過此箇大將軍。
  左右攢槍當大道,東西立杖萬餘人,
  縱然舉目西南望,正見俄俄五道神。
  守此路來經幾劫,千軍萬眾定刑名,
  從頭各自隨緣業,貧道慈母傍行檀。
  魂魄飄流冥路間,若向(問)三塗何處苦,
  咸言五道鬼門關。畜生惡道人偏遶,
  好道天堂朝暮閑。一切罪人於此過,
  伏願將軍為檢看。將軍合掌啟闍梨,
  不須啼哭損容儀。尋常此路恒沙眾,
  卒問青提知是誰。太山都要多名部,
  察會天曹并地府,文牒知司各有名,
  符弔下來過此處。今朝弟子是名官,
  ●與闍梨檢尋看,可中果報逢名字,
  放覓縱由亦不難。

  將軍問左右曰:「見一青提夫人以否?」左邊有一都官啟言將〔軍〕:「三年已前,有一青提夫人,被阿鼻地獄牒上索將,〔今〕見在阿鼻地獄受苦。」目連聞語,啟言將軍。〔將軍〕報言和尚:「一切罪人皆從王邊斷決,然始下來。」「目連貧道阿孃,緣何不見王面?」將軍報言和尚:「世間兩種人不得見王面:第一之人,平生在日,修於十善五戒,死後神識得生天上。不見王面。第二之人,生存在日,不修善業,廣造之罪,命終之後,便入地獄,亦不得見王面。唯有半惡半善之人,將見王面斷決,然始託生,隨緣受報。」目連聞語,便向諸地獄尋覓阿孃之處:

  目連淚落憶逍逍,眾生業報似風飄,
  慈親到沒艱辛地,魂魄於時早已消。
  鐵倫(輪)往往從空入,猛火時時腳下燒。
  心腹到處皆零落,骨(肉,下同)尋時似爛燋。
  銅鳥萬道望心撠,鐵計(汁)千迴頂上澆。
  昔(借)問前頭劍樹苦,何如剉磑斬人腰。
  不可論凝脂碎肉似津,莽蕩周迴數百里,
  嵯峨向下一由旬。鐵鏘萬劍安其下,
  煙火千重遮四門。借問此中何物罪,
  只是閻浮殺罪人。

  目連言訖,更往前行,須臾之間,至一地獄。目連啟言獄主:「此個地獄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是貧道阿孃,故來訪覓。」獄主報言和尚:「此箇獄中總是男子,并無女人。向前問有刀山地獄之中,問必應得見。」目連前行,〔又〕至〔一〕地獄,左名刀山,右名劍樹。地獄之中,鋒劍相向,涓涓血流。見獄主驅無量罪人入此地獄。目連問曰:「此箇名何地獄?」羅察(剎)答言:「此是刀山劍樹地獄。」目連問曰:「獄中罪人作何罪業,當墮此地獄?」獄主報言:「獄中罪人,生存在日,侵損常住游泥伽藍,好用常住水果,盜常住柴薪。今日交伊手攀劍樹,支支節節皆零落處:」

  刀山白骨亂縱橫,劍樹人頭千萬顆。
  欲得不攀刀山者,無過寺家填好土。
  ●(栽)接果木入伽藍,布施種子倍常住。
  阿你箇罪人不可說,累劫受罪度恒沙,
  從佛涅盤仍未出,此獄東西數百里,
  罪入亂走肩相棳。業風吹火向前燒,
  獄卒把●從後插。身手應是如瓦碎,
  手足當時如粉沫。沸鐵騰光向口●(憔),
  著者左穿如(而)右穴。銅箭傍飛射眼精(睛),
  劍輪直下空中割。為言千載不為人,
  鐵把(杷)樓(摟)聚還交活。

  目連聞語,啼哭咨嗟向前問言獄主:「此箇地獄中,有一青提夫人已否?」獄主啟言和尚:「是何親眷?」目連啟言:「是貧道慈母。」獄主報言和尚:「此箇獄中無青提夫人。向前地獄之中,總是女人,應得相見。」目連聞以(已),更往前行。至一地獄,高下可有一由旬,黑煙蓬勃,臭氣勳(薰)天。見一馬頭羅剎,手把鐵●,意〔氣〕而立。目連問曰:「此箇名何地獄?」羅剎答言:「此是銅柱鐵床地獄。」目連問曰:「獄中罪人,生存在日,有何罪業,當墮此獄?」獄主答言:「在生之日,女將男子,男將女人,行婬欲於父母之床,弟子於師長之床,奴婢於曹主之床,當墮此獄之中。東西不可●,男子女人,相合一半。」

  女臥鐵床釘釘身,男抱銅柱胸懷爛,
  鐵鑽長交利鋒劍,饞牙快似如錐鑽。
  腸空即以鐵丸充,唱渴還將鐵計(汁)灌。
  蒺蘺入腹如刀臂(擘),空中劍戟跳星亂。
  刀剜骨肉片片破,劍割肝腸寸寸斷。
  不可言地獄天堂相對疋,天堂曉夜樂轟轟,
  地獄無人相求出。父母見存為造福,
  七分之中而獲一。縱令東海變桑田,
  受罪之人仍未出。

  目連言訖,更往前行。須臾之間,至一地獄。啟言獄主:「此箇獄中,有一青提夫人已否?」獄主報言:「青提夫人,是和尚阿孃?」目連啟言:「是慈母。」獄主報和尚曰:「三年已前,有一青提夫人,亦到此間獄中,被阿鼻地獄牒上索將,今見在阿鼻地獄中。」目連悶絕僻地,良久氣通,漸漸前行,即逢守道羅剎問處:

  目連行步多愁惱,刀劍路傍如野草。
  側耳遙聞地獄間,風大一時聲號號。
  為憶慈親長(腸)欲斷,前路不婁行即到。
  忽然逢著夜叉王,按劍坐蛇(地)當大道。
  啟言貧道是釋迦如來佛弟子,證見三明出生死。
  哀哀慈母號青提,亡過魂靈落於此。
  擿(適)來巡曆(歷)諸餘獄,問者咸言稱不是。
  近云將母入阿鼻,大將亦應之(知)此事。
  有無實說莫沈吟,人間乳哺最恩深,
  聞說慈親骨髓痛,造此誰知貧道心。
  夜叉聞語心●●,直言更亦無刑(形)跡。
  和尚孝順古今希,冥途不憚親巡歷。
  青提夫人欲似有,影響不能全指的。
  灌鐵為城銅作壁,葉(業)風雷振一時吹,
  到者身骸似狼藉。勸諫闍梨早皈舍,
  徒煩此處相尋覓。不如早去見如來,
  搥胸懊惱知何益。

  目連見說地獄之難,當即迴身,擲缽騰空,須臾之間,即至婆羅林所,遶佛三匝,卻坐一面,瞻〔仰〕尊顏,目不蹔舍。白言世尊處:

  闕事如來日已遠,追放縱由天地遍,
  阿耶惟得上生天,慈母不曾重會面。
  聞道阿鼻見受罪,思之不覺肝腸斷,
  猛火龍蛇難向前,造次無由作方便。
  如來神力移山海,一切眾生多愛戀,
  臣急由來解告君,如何慈母重相見。
  世尊喚言大目連,且莫悲哀泣,
  世間之罪由如繩,不是他家尼碾來。
  火急將吾錫杖與,能除八難及三災,
  但知懃念吾名字,地獄應〔當〕為汝開。

  目連丞(承)佛威力,騰身向下,急如風箭。須臾之間,即至阿鼻地獄。空中見五十箇牛頭馬腦,羅剎夜叉,牙如劍樹,口似血盆,聲如雷鳴,眼如掣電,向天曹當直。逢著目連,遙報言:「和尚莫來,此間不是好道,此是地獄之路。西邊黑煙之中,總是〔獄中〕毒氣,吸著,和尚化為灰塵處:」

  和尚不聞道阿鼻地獄,鐵石過之皆得殃。
  地獄為言何處在,西邊怒那黑煙中。
  目蓮(連)念佛若恒沙,地獄元來是我家。
  拭淚空中遙(搖)鍚杖,鬼神當即倒如麻。
  白汗交流如雨濕,昏迷不覺自噓嗟。
  手中放卻三慢(楞)棒,臂上遙拋六舌叉。
  如來遣我看慈母,阿鼻地獄救波吒,
  目連不住騰身過,獄卒相看不敢遮。

  目連前行,至一地獄,相去一百餘步,被火氣吸著,而欲仰倒。其阿鼻地獄,且鐵城高峻,莽蕩連雲,劍戟森林,刀鎗重疊。劍樹千尋,以(似)芳撥針●相楷,刀山萬仞,橫連讒(巉)嵒亂倒。猛大(火)掣浚,似雲吼咷踉滿天。劍輪簇簇,似星明灰塵模(驀)地。鐵蛇吐火,四面張鱗。銅狗吸煙,三邊振吠,蒺籬空中亂下,穿其男子之胸。錐鑽天上旁飛,剜刺女人之背。鐵杷踔眼,赤血西流。銅叉剉腰,白膏東引。於是刀山入爐炭,髑髏碎,骨肉爛,筋皮析,手膽斷。碎肉迸濺於四門之外,凝血滂沛於獄壚之畔。聲號叫天,岌岌汗汗;雷〔□□(震動)〕地,隱隱岸岸。向上雲煙,散散漫漫;向下鐵鏘,撩撩亂亂。箭毛鬼嘍嘍竄竄,銅嘴鳥吒吒叫喚。獄卒數萬餘人,總是牛頭馬面,饒君鐵石為心,亦得亡魂膽戰處:

  目連執錫向前聽,為念阿鼻意轉盈,
  一切獄中皆有息,此箇阿鼻不見停。
  恒沙之眾同時入,共變其身作一刑(形),
  忽若無人獨自入,其身亦滿鐵圍城。
  案案難,難振鐵,吸岌雲空,
  轟轟鏘鏘栝(括)地雄,長蛇皎皎三曾黑,
  大鳥崖柴兩翅青。萬道紅爐扇廣炭,
  千重赤炎迸流星。東西鐵鑽讒凶觔,
  左右銅鉸石眼精。金鏘亂下如風雨,
  鐵計(汁)空中似灌傾。哀哉苦哉難可忍,
  更交腹背下長釘。目連見以(已)唱其(奇)哉,
  專心念佛幾千迴。風吹毒氣遙呼吸,
  看著身為一聚灰。一振黑城關鎖落,
  再振明門兩扇開。目連那邊伋來喚,
  獄卒擎支(叉)便出來。和尚欲覓阿誰消息,
  其城廣闊萬由旬,卒倉沒人關閉得。
  刀劍皛光阿點點,受罪之人愁懺懺。
  大火終(炵)融滿地明,煙霧滿滿悵(帳)天黑。
  忽見闍梨於此立,又復從來不相識,
  縱由算當更無人,應是三寶慈悲力。

  獄主啟言:「和尚緣何事開地獄門?」報言:「貧道不開阿誰開?世尊寄物來開。」獄主問言:「寄甚物來開?」目連啟獄主:「寄十二環錫杖來開。」獄卒又問:「和尚緣何事來至此?」目連啟言:「貧道阿孃名青提夫人,故來訪覓看。」獄主聞語,卻入獄中高樓之上,迢白幡,打鐵鼓,第一隔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第一隔中無。過到第二隔中,迢黑旛,打鐵鼓,第二隔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第二隔中亦無。過到第三隔中,迢黃旛,打鐵鼓,第三隔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亦無。過到第四隔中亦無。即至第五隔中問,亦道無。過到第六隔中,亦道無青提夫人。獄卒行至第七隔中,迢碧旛,打鐵鼓,第七隔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其時青提〔夫人在〕第七隔中,身上下卌九道長釘,釘在鐵床之上,不敢應獄主。獄主更問:「第七隔中有青提夫人已否?」「若看覓青提夫人者,罪身即是。」「早箇緣甚不應?」「恐畏獄主,更將別處受苦,所以不敢應獄主。」獄主報言:「門外有一三寶,剃除髭髮,身披法服,稱言是兒,故來訪看。」青提夫人聞語,良久思惟,報言:「獄主,我無兒子出家,不是莫錯?」獄主聞語,卻迴行至高樓,報言:「和尚,緣有何事,詐認獄中罪人是阿孃,緣沒事謾語?」目連聞語,悲泣雨淚。啟言:「獄主,貧道解〔來〕傳語錯。貧道小時名羅卜,父母亡沒已後,投佛出家,剃除髭髮,號曰大目乾連。獄主莫瞋,更問一迴去。」獄主聞語,卻迴至第七隔中,報告罪人:「門外三寶小時字羅卜,父母終沒已後,投佛出家,剃除髭髮,號曰大目乾連。」青提夫人聞語,門外三寶,若小時字羅卜,即是兒也。罪身一寸腸嬌子。獄主聞語,扶起青提夫人,拔卻卌九道長釘,鐵鎖鎖腰生杖圍遶,軀出門外,母子相見處:

  生杖魚鱗似雲集,千年之罪未可知,
  七孔之中流血汁。猛火從孃口中出,
  蒺籬步步從空入。由如五百乘破車聲,
  腰脊豈能於(相)管拾。獄卒擎叉左右遮,
  牛頭把鎖東西立。一步一倒向前來,
  目連抱母號咷泣。哭曰由如(兒)不孝順,
  殃及慈母落三塗。積善之家有餘慶,
  皇天只沒殺無辜。阿孃昔日勝潘安,
  如今憔悴頓摧濺。曾聞地獄多辛苦,
  今日方知行路難。一從遭禍耶孃死,
  每日墳陵常祭祀。孃孃得食喫已否,
  一過容顏總燋悴。阿孃既得目連言,
  嗚呼怕搦淚交連。昨與我兒生死隔,
  誰知今日重團圓。阿孃生時不修福,
  十惡之愆皆具足。當時不用我兒言,
  受此阿鼻大地獄。阿孃昔日極芬榮,
  出入羅●(幃)錦障行。那堪受此泥梨苦,
  變作千年餓鬼行。口裏千迴拔出舌,
  兇(胸)前百過鐵犁耕。骨節筋皮隨處斷,
  不勞刀劍自彫(凋)零。一向須臾千迴死。
  於時唱道卻迴生。入此獄中同受苦,
  不論貴賤與公卿。汝向家中懃祭祀,
  只得鄉閭孝順名,縱向墳中澆歷(瀝)酒,
  不如抄寫一行經。目連哽噎啼如雨,
  便即迴頭諮獄主。貧道須(雖)是出家兒,
  力小那能救慈母。五服之中相容隱,
  此即古來聖賢語。惟願獄主放卻孃,
  我身替孃長受苦。獄主為人情性剛,
  嗔心默默色蒼芒(茫)。弟子雖然為獄主,
  斷決皆由平等王。阿孃有罪阿孃受,
  阿師受罪阿師當。金牌玉諫(簡)無揩洗,
  卒亦無人輒改張。受罪只今時以至,
  須將刑殿上刀槍。和尚欲得阿孃出,
  不如歸家燒寶香。目連慈母語聲哀,
  獄卒擎叉兩畔催。欲至獄〔門〕前而欲到(倒),
  便即長悲好住來。青提夫人一箇手,
  託住獄門迴顧盼。言好住來,
  罪身一寸長(腸)嬌子,孃孃昔日行慳姤(●),
  不具來生業報恩。言作天堂沒地獄,
  廣殺豬羊祭鬼神。但悅其身眼下樂,
  寧知冥路拷亡魂。如今既受泥梨苦,
  方知及悟悔自家身。悔時悔亦知何道,
  覆水難收大俗云。何時出離波吒苦,
  豈敢承聖重作人。阿師是如來佛弟子,
  足解知之父母恩。忽若一朝登聖覺,
  莫望(忘)孃孃地獄受艱辛。目連既見孃孃別,
  恨不將身而自滅。舉身自撲太山崩,
  七孔之中皆灑血。啟言孃孃且莫入,
  迴頭更聽兒一言。母子之情天生也,
  乳哺之恩是自然。兒與孃孃今日別,
  定知相見在何年。那堪聞此詖(波)吒苦,
  其心楚痛鎮懸懸。地獄不容相替代,
  唯知號叫大稱怨。隔是不能相救濟,
  兒亦隨孃孃身死獄門前。

  目連見母卻入地獄,切骨傷心,哽噎聲嘶,遂乃舉身自撲,由如五太山崩,七孔之中皆流迸血。良久而死,復乃重甦,兩手按地起來,政(整)頓衣裳,騰空往至世尊處:

  目連情地總昏昏,人語冥冥似不聞,
  良久沉吟而性悟,擲缽騰空問世尊。
  目連對佛稱怨苦,且說刀山及劍樹。
  蒙佛神力借餘威,得向阿鼻見慈母。
  鐵城煙焰火騰騰,劍刃森林數萬層,
  人脂碎肉和銅汁,迸肉含潭血裏凝。
  慈親容貌豈堪任,長夜遭他刀劍侵,
  白骨萬迴登劍樹,紅顏百過上刀林。
  天下之中何者重,父母之情恩最深。
  如來是眾生慈父母,願照愚迷方寸心。
  如來本自大慈悲,聞語慘地歛雙眉,
  眾生出沒於輪網,恰似●●兔望絲。
  汝母時多昔造罪,魂神一往落阿鼻。
  此罪劫移仍未出,非佛凡夫不可知。
  佛喚阿難徒眾等,吾往冥途自救之。

  如來領八部龍天,前後圍遶,放光動地,救地獄〔之〕苦〔處〕:

  如來聖智本均平,慈悲地獄救眾生。
  無數龍神八部眾,相隨一隊向前行。
  隱隱逸逸, 天上天下無如疋。
  左邊沉,右邊沒,如山岌岌雲中出。
  催催(崔崔)嵬嵬,天堂地獄一時開。
  行如雨,動如雷,似月團團海上來。
  獨自俄俄師子步,虎行侃侃象王迴。
  雲中天樂吹楊柳,空裏鑌(繽)芬下落梅。
  帝釋向前持玉寶,梵王從後奉金牌。
  不可論中不可論,如來神力救泉門。
  左右天人八部眾,東西侍衛四方神。
  眉間毫相千般色,項後圓光五綵雲。
  地獄沾光消散盡,劍樹刀林似碎塵。
  獄卒沾光皆●跪,合掌一心禮佛尊。
  如來今日起慈悲,地獄摧賤(殘)悉破壞。
  鐵丸化作磨(摩)尼寶,刀山化作琉璃地。
  銅汁變作功德水,清良(涼)屈由(曲)遶池流。
  鵝鴨鴛鴦扶淚淚,紅波夜夜碧煙生,
  錄(綠)樹朝朝紫雲氣,罪人總得生天上。
  唯有目連阿孃為餓鬼,地獄一切並變化,
  總是釋迦聖佛威。

  目連蒙佛威力,得見慈母。罪根深結,業力難排,雖免地獄之酸,墮在餓鬼之道,悲辛不等,苦樂玄(懸)殊。若並前途,感其百千萬倍。咽如針孔,渧(滴)水不通。頭似太山,三江難滿。無聞漿水之名,累月經年,受飢羸之苦。遙見清涼冷水,近著變作膿河。縱得美食香餐,便即化為猛火。孃孃見今飢困,命若懸絲,汝若不起〔慈〕悲,豈名孝順之子。生死路隔,後會難期。欲救懸沙(絲)之危,事亦不應遲晚。出家之法,依信施而安存,縱有常住飲食,恐難消化。兒辭阿孃往向王舍城中,取飯與孃(阿)孃相見。目連辭母,擲缽騰空,須臾之間,即到王舍城中,次第乞飯,行到長者門前。長者見目連非時乞食,盤問逗留之處:「和尚且(早)齋已過,食時已過,乞飯將用何為?」目連啟言:長者,

  貧道阿孃亡過後,魂神一往落阿鼻,
  近得如來相救出,身如枯骨氣如絲。
  貧道肝腸寸寸斷,痛切傍人豈得知,
  計亦不合非時乞,為以慈親而食之。
  長者聞言大驚萼(愕),思忖無常情不樂。
  金鞍永絕晶珠心,玉貌無由上莊(粧)閣。
  但且歌,但且樂,人命由由(攸攸)如轉燭。
  何覓天堂受快樂,唯聞地獄罪人多。
  有時喫,有時著,莫學愚人多貯積。
  不如廣造未來因,誰能保命存朝夕。
  兩兩相看不覺死,錢財必莫於身惜。
  一朝擗手入長棺,空澆塚上知何益。
  智者用錢多造福,愚人將金買田宅。
  平生辛苦覓錢財,死後總被他分擘。
  長者聞語忽驚疑,三寶福田難可遇。
  急催左右莫交遲,家中取飯與闍梨。
  地獄忽然消散盡,明知諸佛不思議。
  長者手中執得飯,過以(與)闍梨發大願,
  非但和尚奉慈親,合獄罪人皆飽滿。
  目蓮(連)乞得●(粳)良(梁)飯,持缽將來獻慈母。
  于時行至大荒交(郊),手把金匙而自哺。

  青提夫人,雖遭地獄之苦,慳貪久(究)竟未除,見兒將得飯缽來,望風即生●惜。來者三寶,即是我兒,為我人間取飯,汝等令人息心。我今自(療),況復更能相濟。目連將飯并缽奉上,阿孃恐被侵奪,舉眼連看四伴,左手鄣缽,右手團食。食未入口,變為猛火。長者雖然願重,不那慳鄣尤深。目連見母如斯,肝膽猶如刀割。我今聲聞力劣,智小人微。唯有啟問世尊,應知濟拔之路。且看〔與〕母飯處:

  夫人見飯向前迎,慳貪未喫且空爭,
  我兒遠取人間飯,將來自擬療飢坑。
  獨喫猶看不飽足,諸人息意慢承忘,
  青提慳貪業力重,入口喉中猛火生。
  目連見母喫飯成猛火,渾搥自撲如山崩。
  耳鼻之中皆流血,哭言黃天我孃孃。
  南閻浮提施此飯,飯上有七尺往神光。
  將作是香美飲食,飯未入口便成火。
  口為慳貪心不改,所以連年受其罪。
  如今痛切更無方,業報不容相替代。
  世人〔不〕須懷嫉妒,一落三塗罪未畢。
  香飲(飯)未及入咽喉,猛火從孃口中出。
  俗間之罪滿裟婆,唯有慳貪罪最多。
  火既無端從口出,明知業報不由他。
  一切常行平等意,亦復壽(專)心念彌陀。
  但能捨卻貪心者,淨土天堂隨意至。
  青提喚言孝順兒,罪業之身不自亡,
  不得阿邪(師)行孝道,誰肯艱辛救耶孃。
  見飯未能抄入口,見火無端卻損傷,
  慳貪去得將心念,只應過有百餘殃。
  阿師是孃孃孝順子,與我冷水濟虛腸。

  目連聞阿孃索水,氣咽聲嘶。思忖中間,忽憶王舍城南有大水,闊浪無邊,名曰恒河之水,亦應救得阿孃火難之苦。南閻浮提眾生,見此水即是清涼之水。諸天見水,即是琉璃寶池。魚鱉見此水,即是澗澤。青提見水,即是膿河猛火。行至水頭未見兒祝願,更即左手托岸良由慳,右手抄水良由貪,直為慳貪心不止,水未入口便成〔火〕。目連見阿孃喫飯成猛火,喫水成猛火,搥胸怕(拍)憶(臆),悲號啼哭,來向佛前,遶佛三匝,卻住一面,白言:「世尊,〔弟子阿孃造諸不善,墮樂(落)三塗,蒙世尊〕慈悲,救得阿孃之苦。只今喫飯成火,喫水成火,如何救得阿孃火難之苦!」世尊喚言:「目連,汝阿孃如今未得飯喫,無過周匝一年七月十五日,廣造盂蘭盆,始得飯喫。」目連見阿孃飢,白言:「世尊,每月十三、十四日可不〔得〕否。要須待一年之中,七月十五日始得飯喫?」世尊報言:「非但汝阿孃當須此日,廣造盂蘭盆,諸山坐禪戒下日,羅漢得道日,提婆達多罪滅日,閻羅王歡喜日,一切餓鬼總得普同飽滿。」目連承佛明教,便向王舍城邊塔廟之前,轉讀大乘經典,廣造盂蘭盆善根,阿孃就此盆中,始得一頓飽飯喫。從得飯已來,母子更不相見。目連諸處尋覓阿孃不見,悲泣雨淚,來向佛前,遶佛三匝,卻住一面,合掌●跪。白言:「世尊,阿孃喫飯成火,喫水成火,蒙世尊慈悲,救得阿孃火難之苦。從七月十五日得一頓飯喫已來,母子更不相見,為當墮〔於〕地獄,為復向餓鬼之途?」世尊報言:「汝母亦不墮地獄〔及〕餓鬼之途。〔得〕汝轉經功德,造盂蘭盆善根,汝母轉餓身之鬼,向王舍城中作黑狗身去。汝欲得見阿孃者,心行平等,次第乞食,莫問貧富。行至大富長者家門前,有黑狗出來,捉汝袈裟,銜著作人語,即是汝阿孃也。」目連蒙佛敕,遂即托缽持盂,尋覓阿孃。不問貧富坊巷,行衣(於)匝合,總不見阿孃。行至一長者家門前,見一黑狗身,從宅裏出來,便捉目連袈裟。咸(銜)著即作人語,言:「阿孃孝順子,忽是能向地獄冥路之中救阿孃來,因何不救狗身之苦?」目連啟言:「慈母,由兒不孝順,殃及慈母,墮落三塗,寧作狗身於此?你作餓鬼之途?」阿孃喚言:「孝順兒,受此狗身音(喑)啞報,行住坐臥得存。飢即於坑中食人不淨,渴飲長流以濟虛。朝聞長者念三寶。莫(暮)聞娘子誦尊經。寧作狗身受大地不淨,耳中不聞地獄之名。」目連引得阿孃住於王舍城中佛塔之前,七日七夜,轉誦大乘經典,懺悔念戒。阿孃乘此功德,轉卻狗身,退卻狗皮,掛於樹上,還得女人身,全具人狀圓滿。目連啟言:「阿孃,人身難得,中國難生,佛法難聞,善心難發。喚言阿孃,今得人身,便即修福。」

  目連將母於裟羅雙樹下,遶佛三匝,卻住一面,白言:「世尊,與弟子阿孃看業道已來,從頭觀占,更有何罪?」世尊不違目連之語,從三業道觀看,更率私〔人〕之罪。目連見母罪滅,心甚歡喜,啟言:「阿孃,歸去來,閻浮提世界不堪停。生住死,本來無住處,西方佛國最為精。」感得〔天〕龍奉行(引)其前,亦得天女來迎接,一往迎前刀(忉)利天,刀(忉)利天受快樂。最初說偈度俱輪。當時(持)此經時,有八萬菩薩、八萬僧、八萬優婆塞、八萬〔優婆〕姨,作禮圍遶,歡喜信受奉行。

  大目犍連變文一卷

  貞明柒年辛巳歲四月十六日淨土寺學郎薛●(安)俊寫 張保達文書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