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十一、難陀出家緣起



  次解難陀者,是佛親弟,姨母所生。相貌端嚴,世間希有。雖知世尊是親兄弟,且不肯出家。緣有孫陀羅是妻,容顏殊勝,時為戀著這妻。世尊千方萬便,教化令教出家,且不肯來。便言語無端,亂說辭章,緣戀著其妻。〔其妻〕何似生?
  斷 其妻容貌眾皆知,更能端正甚希其(奇)。
  臉似桃花光灼灼,眉如細柳色輝輝。
  顏容端正實難比,美貌論情世上希。
  雖有師兄身是佛,被妻纓絆嬾來隨。

  自世尊種種方便,教化難陀不得。忽於一日,難陀共妻飲次,世尊與他心惠明,遙觀見難陀根性熟,便即教化。

  我佛牟尼大法王,觀見難陀氣愍傷,
  兄弟之情還教切,渾身便即現威光。
  首托缽盂光灼灼,足躡祥雲氣異音(香),
  撣拍(彈指)之間身即到,高聲門外唱家常。

  世尊直到難陀門前,道三兩聲家常,難陀勸飲之次,忽然聞門外世尊語聲,向妻道:「娘子!娘子!」

  吟 有事諮聞娘子,請籌蹔起卻迴,
  伏緣師兄到來,現在門前化飯。
  欲擬如今不出,又緣知我在家,
  走到門前略看,即便卻來同飲。
  斷 歡喜巡還正飲盃,恐怕師兄乞飯來,
  各請萬壽蹔起去,見了師兄便入來。
  飲酒勾巡一兩盃,徐徐慢怕管絃催,
  各盞待君下次勾,見了抽身便復迴。
  吟 難陀出門見佛,便乃陽(佯)作喜歡,
  合常(掌)禮拜起居,不審師兄弟福。
  爭得今朝降重,將身入我貧家,
  世尊親到門前,令我一家獲福。
  如來齋時已到,轉轉即是日高,
  如今看我師兄,缽中有何香飯?
  斷 若論家內辯(辦)齋餐,百味珍饈總不難,
  唯願世尊莫形則,要甚從頭請說看。

  世尊道:「諸餘並不要,要汝缽飯。」難陀捻得缽盃(盂)來,便入廚中取飯。難陀家內,長吹(炊)七瓮之香飯。所有神通,直交勞(撈)盡。難陀七瓮飯,只得世尊半缽盂已來飯。

  斷 難陀家內飯長吹(炊),香粳土●滑流時,
  捻得缽盂便勞廢,專●(怕)堂中妻怪遲。
  一瓮兩瓮缽中少,三瓮五瓮轉希其(奇)。
  勞(撈)盡難拖七瓮飯,不知我佛不思議。

  難陀取得半缽飯,遂與世尊,便擬入來。佛道:「汝與我送到寺中,任你卻來。」

  吟 難陀只欲不去,師兄處分再三,
  便擬送佛世尊,又怕家中妻怪。
  兩意之間叵耐,進退心口難為,
  不如快送師兄,送到便來歸捨(舍)。
  斷 將身便即送如來,專怕家中妻怪,
  不久之間便到寺,難陀辭佛卻歸來。

  難陀送到寺,便擬卻迴。佛語難陀道:「我緣今日齋去,是汝且與我看院。有四●水●與添滿。更有院中田地,並須掃卻。待我到來,一任汝去。」世尊道了,便即付(赴)齋。這難陀在院悶悶不已,思量道:「阿誰能待得世尊!」心中道了,又怕世尊嗔責。連忙取得四個瓶來,便著添瓶。纔添得三個,又到(倒)卻兩個;又添得四個,到(倒)卻三個。十遍五遍,總添不得。難陀惡發不添,盡打破。便即掃地。從東掃向西,又被西風吹向東;周圍掃,又被祇風吹四面。掃又掃不得,難陀又怕妻怪,惡發便罵世尊:「輪王位此不紹,作個師僧,□我他人!」

  斷 師兄作處大由由,不紹輪王剃卻頭,
  僧俗曉言皆有異,何須如此苦相尤。
  掃地風吹掃不得,添瓶瓶到(倒)不知休,
  歸家但得孫陀喜,師兄惡發不能愁。
  〔□〕(阿)誰能待世尊來,聞早不汝(如)歸家去,
  忙忙走到加盤(伽藍)外,早見師兄隊仗來。
  驚忙恍忽走潛藏,道旁有一枯樹下,
  便即將身且迴避,心中不願見如來。
  世尊天眼早觀見,電轉之間到樹所,
  便敕龍王拔卻樹,化火登時便擬燒。
  難陀怕走告師兄,「陀在此間莫燒害,」
  佛與慈悲方便化,卻引難陀到寺中。

  世尊引到寺中,難陀告佛,願放我歸家去。佛道:「我緣帝釋請我說法,今朝將汝看天宮去;共看一場,即便歸來。」

  斷 如來告訖見神通,將身一念便騰空,
  足下彩雲也五色,頂上盤旋有八龍。
  逡速已到青雲里(裏),似降祥雲是不同。
  只別人間彈指頃,難拖從佛到天宮。
  吟 難陀雖然天上,一心思憶家中,
  佛與帝□(釋)說經,便遣難陀觀看。
  吟 且見樓臺殿各(閣),皆是七寶合成,
  更見每個房中,有一天男天女。
  最後有一房中,其中不見天男。
  空房天女孰然,難陀向前便問。

  難陀天上觀看,見房內各有天男天女,最後房內,空有天女,並□(
  無)天男。難陀遂問:

  「不審天中這個身,前身未委種何因?
  此處想君得第一,不知夫主是何人?」
  「若說我家夫主,不是等閑之人,
  如今說著姓名,凡是人皆總識。
  那是閻浮提內,五天印土之中,
  迦毗羅國城中,淨飯皇王太子,
  釋迦如來親弟,那是城(姨)母所生。
  他緣宿業因緣,配我以為夫主。」
  斷 「如今現在閻浮提,宿因相配作夫妻,
  受限此人緣異盡,房中所以獨孤栖。」
  斷 「若說我家夫主,佛弟難陀是也!」
  難陀聞語笑咍咍,如今有幸得相過,
  今日方來相頂謁,只我如今便是陀。

  難陀報天女曰:「只我便是佛弟難陀。」

  吟 天女當時文(聞)語,便即卻報難陀:
  「我家夫主威儀,不作俗人裝束。
  他家剃頭落髮,身被壞色袈裟,
  若論進止威儀,恰共如來不別。
  何處愚夫至此,輒來認我為妻,
  不如聞早卻迴,莫大此時挫辱。」
  斷 欲識我家夫主時,他家還著福田衣。
  不作俗人之貌相,剃頭身作出家而(兒)。

  難陀聞語歡喜,走到佛前,欲得出家。

  難陀聞說此來由,走到佛前說豆流,
  唯願世尊相拯受,與我如今剃卻頭。
  吟 佛知難拖之意,疑(擬)取天女為妻,
  報之「汝見有妻,又要出家修去。
  我終教法文內,精心一任出家;
  都無清淨之心,縱耳(爾)剃頭何益!」
  斷 佛與慈悲出世聞(間),不但怨親總一般,
  我今發心求剃度,師兄緣甚暑艱難?
  但得如來與剃髮,身被法服好因緣。

  佛與難陀曰:「共汝暑到地獄,看去卻來,便與汝剃頭不遲。」世尊道了,從天降下,直入地獄。向十八重中,與閻浮羅王說法,遣難陀觀看。行來去末後,見一個空閑鑊湯,有一獄子,於地獄叉鑊,立在湯邊。難陀便問獄子:

  吟 「我今欲有是問,不知聖主許此,
  緣甚此湯空閑,裏許幾人受罪?
  鑊湯諸處見有,因甚唯此空閑,
  如今為待阿誰? 擬向此間煎煮。」

  獄子從何得相問,此間鑊湯,為待佛弟難陀。不求佛教,戀著色身,合向於此鑊湯煎煮。莫是難陀驚怕,劣到地地走向從。

  吟 難陀登時便走,夜叉從後趕來,
  牛頭喊叫連天,獄子發聲動地。
  怕怖莫知為計,魂飛膽戰心惟,
  口稱南●世尊,惟願師兄相救。
  斷 纔聞世尊名字,鑊湯煙焰總消除。
  難陀走到佛前頭,禮拜如來雙淚流。
  「昔日昏迷行惡行,今朝覺悟懺尤,
  三塗根本因次捨,五毒惡緣此日休。
  若得出家修道去,菩提佛想(相)一心求。」
  發心從此轉慇勤,啟首皈衣(依)禮世尊,
  便遣目連與剃度,當時得作比丘身。
  如來為說因緣法,言下還城(成)羅漢僧,
  當日祇園談淨土,同向連(蓮)宮作聖人。
  羅漢經中總得名,□今盡解登(證)其生,
  違(圍)遶世尊虔敬佛,一心聽說淨名經。
  寶謁才文增福惠,今言茲益善其生,
  十念彌陀雖即少,功德沾施福不輕。
  勤心念佛捨娑婆,努力修行出愛河,
  一串數珠長在手,聲聲相續念彌陀。
  若能如此勤修道,臨命終時瑞相多,
  彌陀□到西方去,論情快樂更●過。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