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九、破魔變文



  降魔變押座文
  年來年去暗更移,沒一箇將心解覺知,
  只昨日●邊紅艷艷,如今頭上白絲絲。
  尊高蹤(縱)使千人諾,逼促都成一夢斯,
  更見老人腰背曲,●●猶自為妻兒。

  君不見生來死去,似蟻脩還,為衣為食,如●(蠶)作●(繭)。假使有拔山舉頂(鼎)之士,終埋在三尺土中。直饒玉提金繡之徒,未免於一椷灰燼。莫為久住,看則去時,雖論有頂之天,總到●常之地。少妻恩厚,難為與替死之門;愛子情深,終不代君受苦。忙忙(茫茫)濁世,爭戀久居;模模(漠漠)昏迷,如何擬去。不集開常意樹,早折覺花,天宮快樂處,須生地獄下。波吒莫去死,去了卻生來。合嘆傷,爭堪你卻不思量:

  一世似風燈虛沒沒,百年如春夢苦忙忙,
  心頭託手細參詳,世事從來不久長。
  遮莫金銀盈庫藏,死時爭豈與君將?
  紅顏漸漸雞皮皺,綠鬢看看鶴髮倉(蒼),
  更有向前相識者,從頭老病總無常。
  春夏秋冬四序摧(催),致令人世有輪迴。
  千山白雪分明在,萬樹紅花闇欲開。
  鷰來鷰去時復促,花榮花謝竟(競)推排。
  聞揵(健)直須疾覺悟,當來必定免輪迴。
  〔欲問若有如此事〕,經題名目唱將來。

  已(以)此開讚大乘所生功德,謹奉莊嚴我當今皇帝貴位,伏願長懸舜日,永保堯年,延鳳邑於千秋,保龍圖於萬歲。伏惟我府主僕射,神資直氣,岳降英靈。懷濟物之深仁,蘊調元之盛業。門傳閥閱,撫養黎民,總邦教之清規,均木(水)土之重位。自臨井邑,比握(屋)如春,皆傳善政之歌,共賀昇平之化。致得歲時豐稔,管境謐寧。山積糧儲於川流,價賣聲傳於井邑。謹將稱讚功德,奉用莊嚴我府主司徒,伏願洪河再復,流水而繞乾坤;此(紫)綬千年,勳業長扶社稷。次將稱讚功德,謹奉莊嚴國母聖天公主,伏願山南朱桂,不變四時;領(嶺)北寒梅,一枝獨秀。又將稱讚功德,奉用莊嚴合宅小娘子郎君貴位。兒則朱嬰(纓)奉國,●負(匡輔)聖朝。小娘子眉奇(齊)龍樓,身臨帝闕。門多美玉,宅納吉祥,千災不降於門庭,萬善咸臻於貴戶。然後衙前大將,盡孝盡忠;隨從公寮,惟清於(與)直。城隍社廟,土地靈壇,高峰常保於千秋,海內咸稱於無事。又將稱讚功德,奉用莊嚴我都僧統和尚。伏願長承帝澤,為灌頂之國師;永鎮台階,贊明王於理化。

  金仙誕質,本在周朝;像法流行,元因漢代。昭王之世,挾祥夢於千秋;壬午之年,棄皇宮於雪嶺。六載苦行,四智周圓,破九百萬之魔軍,成八十莊嚴之好相。遂得天上天下,惟佛獨尊,三界之中,竟無有比。時當青陽令節,仲景方春,是佛厭王宮之晨(辰),合宅集休祥之日。睹佛玉毫之相,何福不臻;現金人最勝之形,何災不●:

  三代僧祇願力堅,六波羅蜜行周圓,
  百千功德身將滿,八十隨形意欲全。
  以向此間來救度,且於何處待幾(機)緣?
  當時不在諸餘國,示現獲居兜率天。

  我佛當日為度眾生,棄捨王宮,雪山修道。今經六載苦修行,四至周圓,當臘月八日之晨,下山於熙蓮河沐浴,洗多年之膩體,證紫磨之金身。出清淨之愛河,遇吉祥之長者。廣舖草座,供養慇勤;牧女獻乳於此時,四王捧缽於是日。纔登座上,震動魔宮。魔王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苦行山中經六年,四知周圓道果堅。
  下山欲救眾生苦,洗濁(濯)垢膩在熙蓮。
  纔出河來逢長者,廣舖草座結良緣。
  牧女獻乳親供養,四王捧缽到河邊。
  纔座定,震天宮,故知聖力遍無窮。
  魔王登時觀下界,方知如來出世中。

  於是魔王既觀下界,又不見五逆之男,又不見孝順之子,為(唯)見我南閻浮提淨飯大王悉達太子成登正覺之時。魔王口中思維道:「若是交他化度眾生,我等門徒,於投佛裏;不如先集徒眾,點檢魔宮,惱亂瞿曇,不交出世。」魔王當時道何言語:

  魔王忿怒在逡巡,廣點妖邪之鬼神。
  睹見如來今出世,雄心●耐便生嗔。
  不了自家邪神呂(侶),擎山覆海滅今(金)人。
  處分鬼神齊用命,捉將來,暢我身。

  於是魔王擊一口金鐘,集百萬之徒黨。當時差馬頭羅剎哲為遊弈將軍,●(捷)疾夜叉保作先鋒大將,鳩槃吒鬼排戈戟以前行,毗舍奢神領甲兵而後擁。召阿脩羅軍眾為突將,則●目揚精(睛);舍毗脅多神後隨,而乃乍瞋乍喜。更有夜叉虞候,羅剎都巡,並劍戟牙,利毛同爪,手持鐵棒,●帶赤蛇。驅精魅以於前行,魍魎鬼神在後。閻羅王為都統,總管諸軍,五道大神兼押衙大將,又知斬斫。喚風伯雨師作一營,呼行病鬼王別作一隊。妖婆萬眾,有耳不聞,器檞(械)千般,何曾眼見。然後辟兩陣,分四廂,左繞右遮,前驅後截。用●雷為戰鼓,披閃電作朱旗,縱猛風以前蕩,勒毒龍而向後。蚖蛇盤結,遍地盈川,神鬼交橫,搖精動目。更有飛天之鬼,未●其形,或五眼六牙,三身八臂,四肩七耳,九口十頭,黃髮赤髭,頭尖額闊。或腕●臂細,頭小腳長,披其弄於山川,呼吸吐其雲霧,搖動日月,震撼乾坤,作啾唧聲,傳波吒號。魔王自領軍眾,來至林中。先舖靉靆之雲,後降潑墨之雨。方樑櫑木,楅塞虛空,捧石擎山,昏蔽日月。強風忽起,拔樹吹沙,天地既不辯東西,昏闇豈知南北,一時號令,便下天來,逡速之間,直至菩提樹下。

  點檢邪魔百萬般,擬捉如來似等閑,
  軍前號令諸神鬼,瞿曇未死不歸還。
  魔王自為都元帥,總管諸軍依指揮,
  靉靆之雲空裏報,潑下黑霧似墨池。
  雨點若著如中箭,電子逢人似連鎚,
  山岳擎來安掌裏,江河捻來直下傾。
  空裏鬧,世間驚,號令唯聞唱煞聲。
  紅旗卷處殘霞起,皂纛懸處碧雲飛,
  鬼神雲裏皆勇猛,魔王時時又震威,
  圍繞佛身千萬匝,擬捉如來暢絮情。

  於是我佛菩提樹下,整念思惟道:「他外〔道〕等總到來,如何准擬?」遂起慈悲善根力,方便降伏邪徒,不假干戈,寧勞士馬。如來所持器杖,與彼全殊,且著忍辱甲,執智慧刀,彎禪定弓,端慈悲箭,騎十力馬,下精進鞭。慚愧刀而未舉,鬼將驚忙;智慧劍而未輪,波旬怯懼。垂煙吐炎之輩,反被自燒;戴石擎山之徒,自沈自墜。外〔道〕等弓欲張而弦即斷,箭欲發時花自生,槍未盤而自折,劍未輪而刃落。●雷翻為梵響,雹子變為珍珠。紅旗出沒,香風自生,猛火黑煙,栴檀霧降。我佛現其定力,外道波旬無門怯懼,大者霧中覓走,少者雲中撼戰。魔王見此,且卻迴車,羅剎叩頭,由稱死罪。迴戈便發,卻往魔宮,毒氣未亡,上生忿怒云云。

  魔王神變總騁了,不能搖動我如來。
  寶劍纔揮刃即亡,弓欲張而弦即斷,
  擎山撮海騁神通,方樑櫑木遍虛空,
  擬害如來三界主,恰似落葉遇秋風。
  魔王自為都元帥,怕急潛身無處容,
  遂向軍前親號令,火急抽兵卻歸宮。
  不念自是邪神類,比並天中大世尊,
  羅漢雖然是小聖,力敵天魔萬萬重。
  鬼神類,萬千般,變化如來氣力灘(難),
  任你前頭多變化,如來不動一毛端。

  魔王見此陣勢似輸,且還抽軍,迴歸天上。不察自家力劣,輒擬惱害如來,忿怒之情,上由(尚猶)未息。然後端居正殿,及(反)據香林,扼腕揚眉,舖脣叵耐。魔王有其三女,忽見父王不樂,遂即向前啟白大王

  近日恰似改形容,何故憂其情不樂。
  為復諸天相惱亂?為復宮中有不安?
  為復憂其國境事?為復憂念諸女身?
  惟願父王生慈愍,如今為女說來由。

  父王道云云:

  不是憂念諸女身,汝等自然已成長;
  也不憂其國境事,天宮快樂更何憂。
  吾緣淨飯悉達多,近日已於成正覺,
  叵耐見伊今出世,應恐化盡我門徒。
  若使交他教化時,化盡門徒諸弟子;
  我即如今設何計,除滅不交出世間。

  於是三女遂即進步向前,諮白父王云云:

  瞿曇少小在深宮,色境歡娛爭斷得!
  沒是後生身美貌,整是貪歡逐樂時。
  我今齊願下閻浮,惱亂不交令證果,
  必使見伊心退後,不成●上大菩提。

  魔王聞說斯計,歡喜非常。庫內綾羅,任奴粧束,側抽蟬鬢,斜插鳳釵,身掛綺羅,臂纏瓔珞。東鄰美女,實是不如;南國娉人,酌(灼)然不及。玉貌似雪,徒誇落(洛)浦之容;朱臉如花,謾說巫山之貌。行風行雨。傾國傾城。人漂五色之衣,日照三珠之服。仙娥從後,持寶蓋以後隨;織女引前,扇香風而塞路。召六宮彩女,發在左邊;命一國夫人,分居右面。直從上界,來到佛前,歌舞齊施,管絃競奏云云:

  論情實是綺羅人,若說容儀獨超春。
  身挂天宮三珠服,足躡巫山一片雲。

  第一女道:「世尊!世尊!人生在世,能得幾時?不作榮華,虛生過日。奴家美貌,實是無雙,不合自誇,人間少有。故來相事,誓盡千年。不棄卑微,永共佛為琴瑟。」

  女道:「勸君莫證大菩提,何必將心苦執迷。
  我捨慈親來下界,情願將身作夫妻。」
  佛云:「我今願證大菩提,說法將心化群迷。
  苦海之中為船筏,阿誰要你作夫妻。」

  第二女道:「世尊!世尊!金輪王氏,帝子王孫,把(拋)卻王位,獨在山中寂寞。我今來意,更無別心,欲擬伴在山中,掃地焚香取水。世尊不在之時,我解看家守舍。」

  女道:奴家愛著綺羅裳,不勳(熏)沈麝自然香;
  我捨慈親來下界,誓將●(纖)手掃金床。
  佛道:「我今念念是●常,何處少有不燒香;
  佛座四禪本清淨,阿誰要你掃金床!」

  第三女道:「世尊!世尊!奴家年幼,父母偏憐,端正無雙,聰明少有。帝釋梵王,頻來問訊,父母嫌伊門卑,令不交作新婦。我見世尊端整,又是淨飯王子,三端六藝並全,文武兩般雙備。是以拋卻父母,故來下界閻浮,不敢與佛為妻,情願長擎座具。」

  女道:「阿奴身年十五春,恰似芙容出水賓(濱)。
  帝釋梵王頻來問,父母嫌卑不許人。
  見君文武並皆全,六藝三端又超群,
  我捨慈親來下界,不要將身作師僧。」
  佛道:「汝身早合捨女身,只為從前障佛因,
  大急速須歸上界,更莫分云(紛紜)惱亂人。」

  魔女不信世尊之言,謾發強詞,輕惱於佛。於是世尊垂金色臂,指魔女身,三箇一時化作老母。且眼如珠盞,面似火曹,額闊頭尖,胸高鼻曲,髮黃齒黑,眉白口青,面皺如皮裹髑髏,項長一似箸頭●子。渾身錦繡,變成兩幅布裙,頭上梳釵,變作一團亂蛇。身腃項縮,恰似害凍老●,腰曲腳長,一似過秋穀●。渾身笑具,甚是屍骸,三個相看,面無顏色。心中不分(忿),把鏡照看,空留百醜之形,不見千嬌之貌。姊妹三箇,道何言語:

  不是天為孽,都緣自作災。
  嬌容何處去,醜陋此時來。
  眼裏睛如火,胸前癭似魁。
  欲歸天上去,羞見醜頭●。

  魔女三人,變卻姮娥之貌,自慚醜陋之軀,羞見天宮,求歸不得。遂即佛前●跪,啟〔請〕再三,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不悟前生業障深,直來下界詣雙林。
  蓋為父母恩義重,不料魔家力來強,
  惱亂如來多罪障,容儀變卻受怨沈,
  惟願釋迦生慈憫,捨記莫記生念心。

  佛心慈悲廣大,有願剋從;捨放前愆,許容懺謝。與舊時之美質,轉勝於前;復婉麗之容儀,過於往日。

  我佛慈悲廣大願,為法分形普流傳,
  魔女三人騁姿容,變卻當初端正面。
  殷勤禮拜告如來,暫棄魔宮心敬善,
  醜女卻猶端正身,口過懺除得解免。

  魔女卻獲端正,還歸本天。當去之時,道何言語:

  魔女懺謝卻歸天,歡喜非常禮聖賢,
  故知佛力垂加備,姊妹三人勝於前。
  女見魔王說本情,翟談如來道果成,
  我等三人總變卻,豈合不遂再歸程。
  傾心禮拜求哀懺,方始來容罪障輕。
  此祭(際)世尊成正覺,魔王從此莫聲多。
  定擬說,且休卻,看看日落向西斜。
  念佛座前領取偈,當來必定座蓮花。

  但某乙禪河滴(嫡)派,象猛晚修,學無道化之能,謬處讚揚之位。身心戰灼,悚惕何安!輒述荒蕪,用申美德。

  自從僕射鎮一方,繼統旌幢左大梁。
  致(至)孝人(仁)慈超舜禹,文萌宣略邁殷湯。
  分茅烈(列)土憂三面,肝食臨朝念一方。
  經上分明親說著,觀音菩薩作仁王。
  觀音世現宰官身,府主唯為鎮國君,
  玉塞南邊消●氣,黃河西面靜煙塵。
  封疆再政(整)還依舊,墻壁重修轉更新。
  君聖臣賢菩薩化,生靈盡作太平人。
  聖德臣聰四海傳,蠻夷向化靜風煙,
  鄰封發使和三面,航海餘深(琛)到九天。
  大洽生靈垂雨露,廣敷釋教讚花偏,
  小僧願講經功德,更祝僕射萬萬年。

  破魔變一卷
  天福九年甲辰祀黃鍾之月蓂生十葉冷凝呵筆而寫記。
  居淨土寺釋門法律沙門願榮寫。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