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八、八相變



  爾時釋迦如來,於過去無量世時,百千萬劫,多生波羅奈國。廣發四弘誓願,直求●上菩提。不惜身命,常以己身,及一切萬物,給施眾生。慈力王時,見五夜叉,為啖人血肉,飢火所逼,其王哀愍,與身布施餧五夜叉。歌利王時,割截身體,節節支解。尸毗王時,割股救其鳩鴿。月光王時,一一樹下,施頭千遍,求其智慧。寶燈王時,剜身千龕,供養十方諸佛,身上燃燈千盞。薩埵王子時,捨身數度,●(濟)其餓虎。悉達太子時,廣開大藏,布施一切飢餓貧乏之人,令得飽滿。兼所有國城妻子,象馬七珍等,施與一切眾生。或時為王,或時為太子,於波羅奈國五天之境,捨身捨命,不作為難。非但一生,如是百千萬億劫,精練身心,發其大願,種種苦行,無不修斷,令其心願滿足。故於三無數劫中,積修萬行,只為功充果滿,方成佛位。佛者何語,佛者覺也。覺悟身中真如之性,覺心內煩惱之怨。出生死之●(塵)勞,踐菩提之閫域。六通具足,五眼元明,為三界大師,作四生慈父。從清淨土,著蔽垢衣,出現娑婆,化諸弟子。佛子
  三大僧祇願力堅,六波羅蜜行周旋。
  百千功德身將滿,八十隨行相欲全。
  未向此間來救度,且於何處大基緣。
  當時不在諸餘國,示現權居兜率天。

  未審兜率陀者,是梵語,秦言知足天。兜名少欲,率是知足,此是欲界第四天也。況說欲界,有其六天:第一四天王天,第二忉利天,第三須夜摩天,第四兜率陀天,第五樂變化天,第六他化自在天。如是六天之內,近上則玄極太寂,近下則鬧動煩喧,中者兜率陀天,不寂不鬧,所以前佛後佛,總補在依此宮。今我如來世尊,亦當是處。此是上生兜率相,已上總管自下降。

  於是我佛觀見閻浮提眾生業重,流浪難出苦源,縱欲

  我佛觀見閻浮提眾生,業鄣深重,苦海難離,欲擬下界勞籠,拔超生死。遂遣金團天子,先屆凡間,選一奇方,堪吾降質。於此之時,有何言語云云:

  我今欲擬下閻浮,汝等速須揀一國。
  遍看下方諸世界,何處堪吾託生臨。

  爾時金團天子,奉遣下界,歷遍凡間,數選奇方,並不堪世尊託質。唯有迦毗衛國似膺堪居,卻往天中,具由咨說云云:

  當日金團天子,潛身來下人間。
  金(今)朝菩薩降生,福報合生何處。
  遍看十六大國,從頭皆道不堪。
  唯有迦毗羅城,天子聞名第一。
  社稷萬年國主,祖宗千代輪王。
  我觀過去世尊,示現皆生佛國。
  看了卻歸天界,隨於菩薩下生。
  時當七月中旬,託蔭摩耶腹內。
  百千天子排空下,同向迦毗羅國生。

  是時摩耶夫人夢想有孕,月滿將充,宮中煩悶而愁怨,遂伴嬪妃遊後苑。睹無憂樹,舉手攀枝,釋迦真身從右脅誕出。當此之時,有何言語云云:

  無憂樹下暫攀花,右脅生來釋氏家。
  五百天人隨太子,三千宮女捧摩耶。
  堂前飛來鴛鴦被,園裏休登●翠車。
  產後孩童多瑞相,明君聞奏喜無衙(涯)。

  太子既生之下,感得九龍吐水,沐浴一身。舉左手而指天,垂右辟(臂)而於地,東西徐步,起足蓮花。凡人觀此皆殊祥,遇者傾瞻之異瑞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九龍吐水浴身胎,八部神光曜殿臺。
  希期(奇)瑞相頭中現,菡萏蓮花足下開。

  又道:

  指天天上我為尊,指地地中最勝仁(人)。
  我生胎分今朝盡,是降菩薩最後身。

  於是大王怜愛太子,將向後宮,令遣頻(嬪)妃,遂交育養。其時被諸大臣道:「大王!太子本是妖精鬼魅,請王須與棄亡。若也存立人間,必定破家滅國。」當爾之時,有何言語云云:

  太子生下瑞靈顏,諸臣猜道是妖奸。
  臣請大王須除棄,留存家國總不安。

  當時文殊菩薩,密見諸臣不識是出世之仙,恐諂損傷太子。遂化作一臣,數越起超班,謹對奏言:「大王審察,莫取諸臣言教,細意再思。此是異聖奇仁,不同凡類。」當爾之時,有何言語云云:

  太子相好無等倫,降下閻浮化理民,
  居家定作輪王位,出世應為大法尊。

  文殊菩薩遂向大王道:「大王若不信,南山有一阿斯陀仙仁(人),修行歲久,道行精專。屈請將來,令交瞻相,大王便悉此事。」云云:

  南山有一阿斯仙,修行歲久道行專。
  顏貌已過經千載,早登五道相人間。
  瞻看國內呼第一,世上無比共齊肩。
  屈請將來令交相,臣此今朝不虛然。

  既見菩薩語了,大王感取兒(而)言,來日屈請仙人。侵晨便至門守(首),邀請上殿,對說因由。大王有夫人產生,乃出奇祥太子,生下便語,口稱唯尊,天上人間,獨我無勝。固(故)請仙哲,占相斯人。仙人見太子出來,流淚滿目,手拭眼淚,口讚希嗟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大王屈請聖仙才,侵晨便到門守(首)來。
  廣排綺席花敷殿,共王祗●(揖)上基階。
  啟口申說夫人孕,生下太子大奇哉。
  仙人忽見淚盈目,呼(吁)嗟傷嘆手●●。

  仙人既召之後,卻向大王道:「太子是出世之尊,不是凡人之數。大王今若不信,城南有一泥神,置世已來,人皆視●。王疑太子魍魅,但出親●神前。的是鬼類妖精,其神化為凝血,若不是精奸之類,只合不動不變。」於爾之時,有何言語:

  城南有一摩●(醯)神,見說尋常多操嗔。
  世上或行詐偽事,就前定驗現其真。
  大王但將此太子,纔見必合始知聞。
  若是禎祥於本主,的定妖邪化為塵。

  大王明日,廣排天仗,遠出城南,將百萬之精兵,並太子亦隨駕幸。行至神廟五里以來,泥神被北方天王唱(喝)一聲,雖是泥神,一步一倒,直至大王馬前,禮拜乞罪。佛子

  咄咄泥堪土像身,空將昧語誑時人。
  從此大王懷抱子,便是牟尼大世尊。

  又道:

  因何不起出門迎,禮拜求哀乞罪輕。
  捨卻多生邪見行,從茲免作鬼神形。

  大王道:「聖者尋常多操惡,今日禮拜甚人?泥神道:「不是禮拜大王,禮拜大王太子。何故?太子有三十二相,八十種好,項背圓光,紫摩(磨)金色。在家作轉輪王位,出家定證佛身,所以禮拜。」

  大王見說上事,即便歸宮,處分綵女頻(嬪)妃,伴換太子,恆在左右,不離終朝。太子年登拾玖,戀著五欲。天帝釋道:「太子此來下界,救度眾生,何故縱意自恣,貪著五欲。」太子悟得此事,當便心迴。其時二月一日,太子在於宮中,欲往巡歷四門,遊翫花木。遂遣宮監及諸從人,一齊相隨,同往觀看。天帝釋知太子遊觀四門,各化一身,於此四門,令交太子,悟其生死。纔出東門之外,陌上忽逢一人,行步,極甚忙切。太子見已,遂遣車匿迎前問之:「公是何人,行步速?」其人道:「家中新婦有難,拾月將充,苦痛逼身,所以速。」太子又問:「生者只是一人,人間總有?」其人道:「一例如狀。」

  我家有子在臨胎,千般痛苦誕嬰孩。
  父子忙重發願,只願平善不逢災。

  太子遂聞生者,憂切轉加,便疑(擬)還宮,又作一偈,歎道:

  太子聞孩子誕生來,方知世事實苦哉。
  生下人身不長久,日月流速遞相催。

  太子作偈已了,即便歸宮,迷悶憂煩,極甚不悅。大王見太子愁憂不樂,更添百般細樂,萬種音聲,令遣宮內,為歡太子,太子都不入耳。再處分車匿,來晨被於朱●白馬,卻往南門觀看。是時太子車駕,及諸侍從員寮,纔出南門,忽爾行次,不逢別事,見一老人,髮白如霜,鬢毛似雪,眉中有千重碎皺,項上有百道(粗)筋,雙目則珠淚長垂,兩手乃(牢)扶柱杖,看人不識,共語無䶮,緩行慢行,●喘細喘。太子見已,即便驚忙,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策杖低腰是何人,面無光色鬢如銀。
  為復世人無二種,為復老者只一身。

  太子見已,莫辨聖凡,令遣車匿問之,此者是何人也?車匿奉命,直見老翁,「是何人,在此而立?」數件叫問,都沒䶮挨,推築(催促)再三,方始回答。老人道:「吾今桑榆已逼,鍾漏將窮。眼暗都不識人,耳聾不聞音響。十步之內,九件長噓。壽限將臨,此名為老。殿下既問,然說實情。」當爾之時,有何言語:

  雞皮鶴髮身憔悴,耳聾眼暗不能行。
  此老都來不將去,必定留傳與後生。

  太子遂遣車匿,卻往重問再三。●(寡)人道:「太子恆在宮圍(闈),不知事間之事,為復人總衰老,為復只是一人,請不惜情,子細分雪。」車匿蒙使,趍驟直見老翁,具說所問根原,直申太子情懇。老翁蒙問,攉笑呵呵,說道:「我輩凡夫,高下共同一體空,不是吾之衰老,轉轉便到後生。雖然殿上尊高,老相亦復如是。既蒙來問,具說原由。」於此之時,有何言語:

  眼暗都緣不弁色,耳聾高語不聞聲。
  欲行三里二里時,雖是四迴五迴歇。

  太子聞已,轉更泣淚愁眉,迴答一偈:

  太子聞言情緒悲,少年全得沒多時。
  必若老來何處避,顧戀榮華也是癡。

  太子作偈已了,更積愁憂,嘆息長噓,淚珠流滴。當便迴駕,卻入宮閨。父王聞太子還宮,遂遣大臣存問。今晨殿下,散悶閑遊,駕幸南門,見何景像。太子蒙問,具答上情,改變顏容,都無人色。大臣走出,申奏王知。今晨太子散煩,愁憂更加轉極。大王聞奏,怨噎連胸。遂遣綵女嬪妃,相勸伴換。太子無心歡悅,有意愁憂。臺眼不看,兩眉莫展。來日遣被朱●(●●)白馬,即往西門巡行。忽見一人,四體極其羸劣,形容瘦損,喘息不安。兩面人扶,千般●痛,兼有藥碗,在於頭邊,百味飲食將來,一般都不向口。太子遂遣車匿問之:「君是何人?」其人答曰:「我是病兒。」太子又問:「何名病兒?」其人道:「人生世間,地水火風,成其四大。一大不調,百一病起,此名病兒。」又問:「病者唯公一個,為復盡皆如然?」病兒道:「殿下祿重官高,病患亦復如是。」老人被問,具已咨聞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拔劍平四海,橫戈敵萬夫。
  一朝床枕上,起臥要人扶。

  太子聞偈,哽噎非常,遂乃叫切含悲,亦道一偈:

  太子聞道病來侵,萬般愁苦轉縈心。
  貴賤都來同幻化,何須多要積珠金。

  太子作偈已了,即便歸宮,顏色忙祥,愁憂不止。大王聞太子還宮,遣宮人遂喚太子:「吾從養汝,只是懷愁。昨日遊觀西門,見於何物?」太子奏大王曰:「昨日遊翫,不見別餘,見一病兒,形骸羸瘦。遂遣車匿,所問病者,只是一人?他道世間病患之時,不諫(揀)貴賤。聞此言語,實積憂愁。謹咨大王,何必怪責。」大王遂遣太子,來日卻往巡遊。至於北門,忽見一人,歸於逝路。四支全具,九孔□□,臥在荒郊,●脹壞爛。六親號叫,九族哀啼,散髮披頭,渾堆自撲。遂遣車匿往問,問云:「此是何人?」喪主具說實言,道:「此是死事。」「即公一個死,世間亦復如然?」喪主道:「王侯凡庶一般,死相亦無二種。」當爾之時,有何言語:

  國王之位大尊高,煞鬼臨終●處逃。
  死相來侵皆若此,還漂苦海浪滔滔。

  太子答:

  太子聞死轉愁眉,再三怨恨實可悲。
  直饒萬乘君王位,勢長風促得多少時。

  太子吟詠已了,更乃愁憂,嗟嘆我輩凡夫,如何克得此事。悶心數四,憂苦再三,即便還宮,都●喜色。父王聞太子入內,親喚至於面前。遂乃出於善言,親自勸免(勉):「若說世間恩愛,不過父子情深,細論世上恩情,莫若親生男女。皆是宿生緣業,今世託我胎中,且作國王大臣,此合不愁天地。自經數日,都無歡顏,解悶巡遊,轉加憂惱。百鳥尚為子屈,何況我輩君王。若是孝順之男,直申心中所願。財物庫藏,任意般將,不管與誰,進(盡)任破用。」既奉父王勸免(勉),原來不稱情懷。愁聚兩眉,淚流雙眼。父王勸諫太子不得,無計思量。當爾之時,

  朕緣一國作人王,富貴凌天極豪強。
  比望我子受快樂,因何愁苦轉悲傷。

  太子道:

  遮莫高貴逞豪雄,人生再會大難逢。
  生老病死相煎逼,積財千萬總成空。

  太子來日,遂遣車匿,被於朱綜(●●),往出城門。在於路上,觀看之次,忽見一人,削髮染衣,徐行緩步。太子忽見,即遣車匿問之:「君是何人,在此遊翫?」此人答曰:「我是師僧。」太子卻問:「何名師僧?」此人答曰:「諸漏已盡,煩惱頓除。飯在盂中,衣生架上。捨割世間恩愛,唯求佛果菩提。不戀煩諠,精勤大教,此名師僧。」太子聞已,歡喜非常,下馬虔恭於一心,合掌禮拜於三寶。便問:「和尚,是誰之弟子?」和尚答曰:「我是三教大師,四生慈父,為人天之道首,作苦海之舟船,釋迦牟尼如來,是我之師父。」和尚蒙問,具答實情,當爾之時:

  和尚既蒙太子問,實情並乃具說知。
  若說我之本師父,便是如來大牟尼。

  和尚吟偈已了,太子卻問:「如何修行,證得此身?」和尚道:「精懃行道,忍苦捍勞,救濟眾生,堅持戒學,乃獲此身。」太子聞已,即便生歡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太子見已便歡忻,頓捨煩惱斷貪嗔。
  ●上菩提成佛事,決定修行證此身。

  爾時太子,悟身之而非久,了幻體之無常。其夜子時,感天人而唱道。喚云:「太子,修行時至,何得端然。」太子忽從睡覺,報言空中:「如此喚呼,是何人也?」即時空中報曰:「我是金團天子,遣助太子修行。正是去時,何勞懈怠。」太子答曰:「我大王令五百宮監,守伴三時,不離終朝,如何去得。」天人答言:「我交一瞌睡神下界,令百人盡皆昏沈,即便相隨,有何不得。」言之已了,宮人並總睡著,婇女五百睡著,只留車匿醒悟,被得朱駿(●●)白馬,牽來直近階前。感四天王以捧馬蹄,攢一隊而騰空發。時當二月,日在八晨。離迦毗之羅城,赴雪山而苦行云云:

  樓頭纔打三更鼓,寺裏初聲半夜鐘。
  一似門徒彈指頃,須臾便到雪山中。

  太子既離皇闕,已赴雪山。顧嶮嶺之嵯峨,望奇峰之岑峻。乃見千年石蓋,萬歲松蘿,前聖經行之縱(蹤),後佛修因之地。云云:

  當時堅意誓心貞,顧嶺嵯峨不畏驚。
  南北東西行七步,問阿●(那)盤陀石最平。

  太子座已,專注修行。辭妄想以攀緣,絕塵埃而捨割。遣於車匿,卻返王城。未去之間,車匿愁切,跪申太子,固訴陳言:「奉旨迴而不辛(幸),慮王妃之勿信。空將白馬,由恐狐疑。車匿鄙詞,難為的實。」云云:

  太子夜半出來時,宮人美女不覺知。
  今日空迴白馬去,大王亦(一)見便生疑。

  是時太子,語於車匿,付屬再三。將頭冠以獻父王,牽白馬而卻還本廄。朱衣麗服,脫卸收封。迴付宮人,以為信物。車匿承旨,不憚艱辛,引馬登程,奉歸本國。即感白馬●跪,滿目而滴淚成池。萬樹千花,失光嚴之秀色。含蹄(啼)緩步,徐下山來。當爾之時,道何言語:

  行行行來下青山,馬叫人悲慘別顏。
  千樹夜花光●爛,一溪流水綠潺潺。
  心憂到被君王問,暗地思量奏對言。
  亦入城來人總喜,問太子如今在阿那邊。

  太子自別車匿之後,上高嶺之喦龕,立弘願以堅貞,求菩薩之至切。入於襌室,定意安祥,食一麥而為齋,養四大之幻體。蘆穿透膝,頂鵲為巢。斷有漏之凡疑,誓無邊之上德。精專聖道,不起邪塵。獨住山間,唯祈淨行。云云:

  自別車匿住雪山,苦行殷懃志道專。
  日食一麻或一麥,●散(鵲)巢窠頂上安。

  太子一從守道,行滿六年。當臘月八日之時,下山於熙連河沐浴。為久專懇行,身力全無,唯殘骨筋,體尤困頓。河中洗濯,浣膩潔清。既欲出來,不能攀岸。感文殊而垂手,接臂虛空;承我佛於河灘,達於彼岸。遂逢吉祥長者,舖香草以慇懃,紫磨嚴身,金黃備體。云云:

  六年苦行志慇懃,四智俱圓感覺身。
  下向熙連河沐浴,上登草座勸黎民。
  紫金滿覆於其體,白毫光相素如銀。
  文殊長者設願厚,供養如來大世尊。

  我如來既登草座,觀心未圓。忽逢姊妹二人,一時迎前禮拜,口稱名號,是阿難陀,田中牧牛,常遊野陌,每將乳粥,供養樹神。偶見世尊,迴特獻俸。又感四天王掌缽,來奉於前,併四缽納一盂中,可集三斗六升。三斗者降其毒;六升者,則六波羅蜜因是也。既備功圓,便能至聖。遂往金剛座上,獨稱三界之尊;鷲嶺峰前,化誘十方情識。降天摩(魔)而戰攝(懾),伏外道以魂驚。顯正摧邪,歸從釋教。云云

  自登草座睹難陀,迴將乳粥獻釋迦。
  四王掌缽除三毒,功圓淨行六波羅。
  金剛座中嚴靈相,鷲嶺峰前定天魔。
  八十隨形皆願備,三十二相現娑婆。

  況說如來八相,三秋未盡根原。略以標名,開題示目。今具(且)日光西下,座久延時。盈場並是英奇仁(人),闔郡皆懷云(云懷)雅操。眾中俊哲,藝曉千端。忽滯淹藏,後無一出。伏望府主允從,則是光揚佛日,恩矣恩矣。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