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六、太子成道變文(四)



  (上缺)梵王夫人同議,欲與太子謀於婚媾。其太子見道父王夫人,准擬疋示,不樂如斯。其太子自發心願,求便在後宮結壇說法,集合五百宮人婇(綵)女聽受。諸人不知聖教,數中為(唯)有耶殊(輸,下同)綵女,識辯(辨)毫相,便施與太子指環。其悉達太子,收在懷中。散後告說父王夫人,只此耶殊綵女納眷。寂其太子,日夜轉持戒行,雖求願得耶殊綵女,亦似無妻一般。不曾與女同床,日日四暮其身,夜即取於氈褥,別在一邊,並無貪俗之事。其父王與夫人言說:「我此太子,且與世間不比,具有毫相雙光,常持苦行,心無退轉。」便令宮內專切敬重,不遣外邊私出。其太子見其父母識知毫相,便欲波逃,願求苦行。其父王更切堤坊(提防),恐慮透漏。遂差三十宮常加守護,白日在左右伴坐,夜即鎖閉房門。其太子端然如守行,瑞相轉明。見此世間,有貧有富,有老有亡,其太子更願雪山修行,不戀世俗。緣太子有於惠眼,漸漸更覓方便。東西守養,年登十九,早知自身,合是有天聖地神,助膺取來。後因亭午之間,行至後園散悶,忽見槽上所有百千疋龍馬內,見珠琮(●●)白馬一疋。後槽飼馬行官數中,見其一人。太子心中思惟,此者一人一馬,堪共修行。纔歎羨了,便卻歸前宮房內。直至二月七日夜至三更已來,忽見四個神人空中言道:「取太子來,修行時至。」其太子睡校(覺),遍體汗流,端然如(而)座。其守伴宮人,例皆不睡。其太子惠眼,觀見神人,遂言:「據是聖力取來,其房門閞(關)鎖,宮人不睡,此者有何之計?」語由未了,被神人以手指卻一匝,宮人例總●(瞌)睡,兼房關鎖並開。當時神人取得太子,便於後園。(下缺)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