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一、太子成道經一卷



  我本師釋迦牟尼求菩提緣,於過去無量世時,百千萬劫,多生波羅奈國。廣發四弘誓願,為求無上菩提。不惜身命,常以己身一切萬物,給施眾生。慈力王時,見五夜叉,為啖人血肉,飢火所逼。其王哀●(愍),以身布施,餧五夜叉。歌利王〔時〕,割截身體,節節支解。尸毗王時,割股救其鳩鴿。月光王時,一一樹下,施頭千遍,求其智慧。寶燈王〔時〕,剜身千龕,供養十方諸佛,身上燃燈千盞。薩埵王子時,捨身千遍,悉濟其餓虎。悉達太子之時,廣開大藏,布施一切飢餓貧乏之人。令得飽滿。兼所有國城妻子象馬七珍等,施與一切眾生。或時為王,或時〔為〕太子,〔於〕波羅奈國,是五天之城,捨身捨命,給施眾生,不作為難。非但一生如是,百千萬億劫,精練身心。
  發其大願,種種苦行,令其心願滿足。故於三無數劫中,精修苦行。只為功充果滿,上生兜●陀天宮之中。〔其欲界如是。其六天者:一、四天王天;二、刀(忉〕利天;三、須夜魔天;四、兜●陀天;五、樂變化天;六、他化自在天。如來世尊,補在第四天中云云〕。由前正願,而得成佛,以法化諸天眾。兜●陀天,是補佛之處。其波羅奈國者,是三千大千世界之中心,百億日月之宰。一切人賢多生此中。過去迦葉佛與釋迦牟尼佛受記。其釋迦牟尼佛與彌勒佛受記,汝於來世,當得作佛。何故余(餘)天不補,其佛定補在兜●陀天。何故?已上泰寂,已下泰鬧。此兜●陀天是平等之處。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三世諸佛,皆補在此天。未來彌勒尊佛今在兜●陀天上,為諸天眾說法,化度後代眾生有緣,人壽八萬四千歲。壤佉王之時,具四眾之兵,乘有自然之寶,從兜●陀天降下閻浮提,生大聖婆羅門家,亦修苦行,從凡而成佛道。何名兜●陀天?兜名少欲,●名知足,少欲號曰兜●陀天也。無數劫中,積修萬行,施〔捨〕頭目髓腦實甚難。兜●陀天補佛之處。即今說法化諸天,此是亦生相也。

  吟 上從兜●降人間,託蔭王宮為生相。
  九龍齊溫香和水,淨浴蓮花葉上身。
  聖主摩耶往後園,彩女頻(嬪)妃奏樂喧。
  魚透碧波堪上岸,無憂花樹最宜觀。
  無憂花樹葉敷榮,夫人緩步彼中行。
  舉手或攀枝餘葉,釋迦聖主袖中生。
  釋迦慈父降生來,還從右脅出身胎。
  九龍吐水早是貴,千輪足下瑞蓮開。
  阿斯陀仙啟大王,此令瑞應極禎祥。
  不是尋常等閑事,必作菩提大法王。
  前生以殿下結良緣,賤妾如今豈敢專。
  是日耶輸再三請,太子當時脫指環。
  長生不戀世榮華,厭患王宮為太子。
  捨卻輪王七寶位,夜半逾城願出家。
  六時苦行在山中,鳥獸同居為伴侶。
  日食麻麥求勝行,雪山修道證菩提。
  見人為惡處強攢頭,聞道講經佯不聽。
  今生小善總不曾作,來世覓人〔身〕大教難。
  火宅忙忙何日休,五欲終朝生死苦,
  不似聽經求解脫,學佛修行能不能,
  能者嚴心合掌著,經題名目唱將來。

  是時淨飯大王,為宮中無太子,優悶尋常不樂。或於一日,作一夢,〔夢見〕雙陸頻輸者,明日〔即〕問大臣是何意旨?大臣答曰:「陛下夢見雙陸頻輸者,為宮中無太子,所以頻輸。」大王問大臣,如何求得太子?大臣奏大王曰:「城南滿江樹下,有一天祀神,善能求恩乞福。往求太子,必合容許。」是時大王排枇鸞(鑾)駕,親自便往天祀神邊。甚生隊仗:白月纔沈形,紅日初生。儀仗才行,天下晏靜。爛滿錦衣花璨璨,無邊神女●(貌)螢螢。是時大王便到天祀神邊,索酒親自發願:

  吟 撥掉乘船過大江,神前傾酒三五●。
  傾伾不為諸餘事,男女相兼乞一雙。

  夫人道:「大王何必多貪?求男是男,求女是女。一雙難為求覓。」夫人索酒親自發願澆來甚道:若是得男,神頭上傘蓋左轉一匝,〔若是〕得女,神道頭上傘蓋右轉一匝。便乃澆酒云云:

  撥掉乘船過大池,盡情歌舞樂神衹。
  歌舞不緣別餘事,伏願大王乞〔一〕箇兒。

  其神頭上傘蓋即〔便〕左轉。大王共夫人發願已訖,迴鸞駕卻入宮中。或於一日,便上綵雲樓上,謀悶之次,便乃睡著。作一貴夢,忽然驚覺,遍體汗流。遂奏大王,具說上事:「賤妾綵雲樓上作一聖夢。夢見從天降下日輪,日輪之內,乃見一孩兒,十相具足,甚是端嚴。兼乘六牙白象,從妾頂門而入,在右脅下安之。其夢如何,不敢〔不〕奏。」大王遂問旨臣,〔旨臣〕答曰:「助大王喜,合生貴子。」大王聞〔說〕,歡喜非常。

  吟 始從兜率降人間,託蔭王宮為生相。
  九龍齊溫香和水,爭浴蓮花葉王(上)身。

  不經旬日之間,便即夫人有孕。雖然懷孕十月,卻乃愁憂。遂奏大王,如何計教,得免其憂。大王便語夫人,後園之內,有一靈樹,號曰無憂。遂遣夫人令往觀看,得免其憂。遂遣排枇後園觀看。甚生隊仗?〔是日也〕,敷千重之錦繡,張萬道之花筵。夫人據行,頻(
  嬪)妃從後。

  吟 聖主摩耶往後園,綵女頻(嬪)妃奏樂喧。
  魚透碧波堪賞翫,無憂花色最宜觀。

  喜樂之次,腹中不安,欲似〔臨〕產。乃〔遣〕姨母波闍波提抱腰,夫人手攀樹枝,綵女將金盤承接太子。

  吟 無憂華樹葉敷榮,夫人彼中緩步行。
  舉手或攀枝餘葉,釋迦聖主袖中生。

  是時夫人誕生太子已了,無人扶接。其此太子東西南北各行七步,蓮花捧足。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口云天上天下,唯我獨尊。

  吟 釋迦慈父降生來,還從右脅出身胎。
  九龍吐水早是●(貴),千輪足下有瑞蓮開。

  大王〔聞之〕,非常驚愕。我是金輪王孫,王四天下,銀輪王王三天下,銅輪王王二天下,鐵輪王王一天下,粟散天子王一國。此子口云天上天下,為(唯)我獨尊者,何已斯事。〔心中不決〕,必須召取相師,則知委由。遂乃出敕召為相師。忽有一仙人向前揭敕,口云:「我擅能上上相。」大王聞說,即詔相師。阿斯陀仙人蒙詔,即至殿前。大王告其仙人:「朕生一子,以(與)世間〔人〕有殊,不委是凡是聖?伏願仙人者,〔與〕朕相之。」大王遣宮人抱其太子,度與仙人。仙人抱得太子,悲泣流淚。大王見仙人雨淚,即便問之仙人曰:「朕生●(貴)子,歡喜非常。仙人因何悲泣雨淚?」「大王莫怪,〔此〕孩子不詔世間。證得無上菩提之時,我緣不遇,所以悲泣。」仙人相太子已了,便奏大王。仙人答曰:

  吟 阿斯陀仙啟大王,太子瑞應極禎祥。
  不是尋〔常〕等閑事,必作●上大法王。

  是時相太子已訖。漸漸長大,習學人間伎藝,總乃得成。或於一日,太子愁憂不樂,專心學善,不戀人間。大王問知,亦生憂悶。大臣云:「主憂則臣辱,主辱則臣死。臣啟大王,臣〔有〕計。」大王又問臣有何計?諸臣奏曰:「但遣〔取〕一伴戀之人,〔必合解憂〕。」「何者為伴戀之人?」「取一新婦,便是伴戀〔之人〕。」大王〔遂〕排備,便〔與〕取新婦。太子聞說,遂奏大王:「若〔與〕兒取其新婦,令巧匠造一金指環,〔兒〕手上帶之。父母及兒三人知,餘人不知。若與兒有緣,知兒手上金指環者,則為夫婦。」大王聞太子奏對,遂遣國門高縛綵樓。召其合國人民,有在室女者,盡令於綵雲樓下齊集,當令太子,自揀婚對。太子於綵樓上,便私發願:若是前生眷屬者,知我手上有金指環。知者即為夫婦。即時有釋種婆羅門,名摩訶那摩女耶輸陀羅望綵樓上,便思發言:

  吟 前生與殿下法(結)良緣,賤妾如今豈敢專,
  是日耶輸再三請,太子當時脫指環。

  餘殘諸女,盡皆分散,各自還家。只殘耶輸陀羅一身。太子遂問〔其女:「夫人能行三從,我納為妻。不能行者,迴歸亦得。」耶□(輸)陀羅問太子云:「何名三從?」 婦女〕有則,在家從父,出嫁從夫,及至夫亡,任從長子。但●(某)有一交言語,說與夫人,從你不從?」耶輸答曰:「爭敢不從。」若〔是〕夫人行道,太子座禪,太子行道,夫人坐禪。

  後於一時,與父王俱遊至王田所。政(正)見時人●(耕)種收●,極甚勞力。復見壤蟲烏鵲啄噉,深生慈愍,在於閻浮提樹下,寂然而座,思念欲界苦惱。大王遂問太子,有何不樂。殿下奏大王曰:「宮中謀悶,所以不樂。擬往觀看,不敢不奏。」大王問知,遂遣車匿被●●白馬,遣太子觀看。到於東門,忽見一人,忙忙急走。殿下見之,非常驚怪。便遣車匿問之,「有何速事?」「我緣家中有一產婦,欲生其子,痛苦非常,所以奔走。」殿下問言:「即一人有忙〔
  之事〕,諸餘人總有不?」「是〔餘〕世人,殿下亦然。」太子聞說,愁憂不樂,便卻還宮。父王聞道太子還宮,遂遣美人,觀其太子顏狀,必合歡喜。宮人奏大王曰:「太子還宮,更加愁悶。」父王聞說,亦與愁憂。更添音樂,百般悅樂〔太子。太子〕聞樂,轉更愁憂。處分車匿,來晨被與朱〔●〕●〔白〕馬,亦往觀看。遂出南門,忽爾行次,見一老人,髮白面皺,形容燋燋。遂遣車匿,問其老人,曲脊柱杖,君是何〔人〕?老人答曰:「我是老人。」太子問曰:「何名老人?」老人答曰:

  眼闇都緣不弁色,耳聾高語不聞聲。
  欲行三里二里時,四迴五迴頭歇吟。
  少年莫笑老人頻(貧),老人不奪少年春。
  此老老人不將去,此老還留與後人。

  太子遂問:「即此老人〔一〕箇老,為復盡皆如此?」「殿下!大晒尊高,老相亦復如是。」太子聞已,愁憂不樂,卻歸〔迴入〕宮中。父王聞道太子還宮,遂遣宮人存問〔太子〕。太子蒙問,展轉愁憂。大王聞知,亦皆加愁不樂。遂加音樂歡悅太子,太子愁憂不止。遂遣車匿被於●●白馬,遂向西門於前遊觀。觀看之次,忽見一人劣瘦,置其藥碗,在於頭邊。遂遣車匿問之。「公是何人?」「我是病兒。」「何名病兒?」「地水火風,四大〔成身〕,一大不調,則百脈病起,此名病兒。」「則公一箇病,但是諸人亦復如然?」「殿下尊高,並亦如是!」

  拔劍平四海,橫戈敵萬夫。
  一朝床上臥,還要兩〔人〕扶。

  太子聞知,亦加不悅,便乃還宮。大王聞知,遂喚太子,「吾從養汝,只是懷憂。昨日遊行觀看,見於何物?」太子奏大王曰:「西門觀看,不見別餘,見一病兒,倍加劣瘦。遂遣車匿問之,『則君一人如此,諸人亦然?』『殿下位即尊高,病相亦皆如是。』遂乃愁憂,大王何必怪之。」遂遣宮人引於太子。〔太子〕愁憂不散。於前來日遊於散悶,巡於北門。觀看之次,忽見一人臥於荒郊,●脹爛壞,四畔有人,高聲哭叫。殿下遂喚車匿問之,「此是何人?」喪主答曰:「
  此是死人。」「〔何名死人〕?」「即此一箇人死,諸人亦然?」殿下!

  國王之位大尊高,煞鬼臨頭無處逃。
  死相之身皆若此,還漂苦海浪滔滔。

  太子聞說死相,更乃愁憂,便卻還宮。大王聞太子還宮,遂交親喚殿下。蒙詔遂見大王,〔大王〕問其太子:

  若說人間恩愛,不過父子之情。
  若說此世因緣,莫若親生男女。
  假使百虫七鳥,〔●●猶為子此身。
  墮落五道三塗,皆是為男為女〕,
  金銀珍寶無數,要者任意〔不〕難。
  若能取我眼睛,心裏也能潘得。
  取我懷中憐愛子,千生萬劫實難潘。
  然須有示多恩愛,作福還須自家當。
  父王作罪父王當,太子他家不受殃。
  阿娘作罪阿娘受,女且無因替阿孃。
  自身作罪自知非,莫怨他家妻及兒。
  自作業時應自受,他家不肯與你入阿鼻。
  父與母子妻及兒。欲擬相留且暫待。
  爭我此時浮業斷,死王嗔怒怕來遲。
  煞鬼不怕你兄弟多,任君眷屬總僂儸。
  黑繩繫項牽將去,地獄裏還交度奈河。
  遮莫你僂儸上陵天,南州北郡置莊田。
  未待此身裁與謝,商量男女擬分錢。
  大兒右道取東畔,小者莫疑取西邊。
  惡業是門徒自造著,別人不肯與你入黃泉。

  見說如是罪事,更乃愁憂。遂遣車匿被於●●,往出城去。觀看之次,在於路上,或見一人,削髮染衣,〔威〕儀祥〔序〕,真似象王。太子忽見,遂遣車匿向前問之,君是何人?」「我是師僧。」「何名師僧?」「諸漏已盡,●復煩惱。衣生架上,飯生盂中,此是師僧。」太子聞說,非常喜悅,急便下馬,頂禮三寶。〔便問三寶〕,「汝是誰之弟子?」「我師是三界大師四生慈父釋迦牟尼佛是我〔之〕師。」太子聞說,便問三寶,「如〔何〕修行,得證此身?」「悍勞忍苦,六時行道,饒益眾生,乃獲此身。」太子聞說,當便歡喜,頂禮卻歸宮中。父王聞道太子歸宮,遣人觀占太子喜〔已不喜〕?宮人卻奏〔大王〕:「太子今日,非常喜說(悅)。」太子還宮,共妻耶輸陀羅倍加精進。六時行道,無時有闕。二月八日,夜半子時,四天王喚於太子,出家時至。太子聞喚,便遣車匿被於●●,便擬往於雪山。向後有事,未了我身,覓其解脫。向後宮人綵女,苦切嚎咷。遂喚夫人向前,有其付囑。別無留別。留一瓣美香,若有災難之時,但燒此香,望雪山會上,啟告於我。是時〔太子〕,四天王捧馬足,便即逾城。以手即著玉鞭,指其耶輸腹有胤(孕)。佛未出家時,所生八王子,見一大聖出家,亦隨修梵行。臨去之時,宮人睡著,綵女昏迷。太子擬去,思〔忖〕再三,恐為宮人受其苦楚,遂乃城上,留其馬蹤。太子共四天王便往雪山修道。

  已經十月,耶輸降下一男。父王聞之,拍案大怒。我兒雪山修道,不經一年已來,新婦因何生其孩子。遂遣武士殿前,穿一方丈火坑,滿坑著火,令推新婦並及孩子入於火坑。大王發願:實是朕之孫子,令推火坑,變作清涼池。大王發願已訖,便令武士推去新婦兼及孩兒。臨推入火坑之時,〔新婦〕索香爐發願,甚道:

  卻喚危中也大危,雪山會上亦合知。
  賤妾者一身猶乍可,莫交辜負一孩兒。

  發願已訖,武士推新婦及以孩兒,便令入火,推入火已。其火坑,世尊以慈光照,變作清涼之池。池內有兩●(朵)蓮花,母子各坐一●。武士遂奏大王,其新婦推入火坑,並燒不煞。父王聞之,便知是我孫子。則喚新婦近前,〔即知新婦〕無虛。新婦〔便〕辭父王,亦擬雪山修道。新婦既去者,父王亦不敢留連,大王遂乃處分新婦,甚道:

  吟 夫人已解別陽臺,此事如蓮火裏開。
  曉鏡罷看桃李面,●雲休插鳳凰釵。
  無明海水從資(茲)竭,煩惱藂林任意摧。

  努力向鷲峰修聖道,新婦莫慵讒不擎卻回來。處分新婦已訖,新婦便辭大王,往至雪山,亦隨〔修〕道。一呼善來,變成男子,隨佛出家,證得阿羅漢。其子號曰羅●羅密行。

  為我能知知,現為我長子。
  我今成佛道,受法為法子。
  太子成道經一卷

  此內及外,更有諸妙理,不及具細。誰人樂者,尋成佛因由,則微細甚精妙也。

  日食一麻或一麥,長齋座禪觀行,成登正覺,熙連河沐浴,六年苦行氣力劣,若樹神把手引之,出於彼岸。取吉祥草座為道埸,先開有教,利益群情,是何人也。最初說法為五俱輪,此續空宗便令悟解。欲說大乘,先明教主:

  吟 欲知教法之由漸,先明我佛如來。
  始從兜●降人間,托蔭王宮為太子。
  捨卻世間一切事,雪山修道證●。
  先開有教益群情,此說空宗令悟解。
  後向雪山談妙法,益今利後不思議。
  忽然眾集雨天花,毫光遠照東方界。
  彌勒共文殊親問答,因茲眾會得聞經。
  二深先昌敬群情,秋子上群偏領解。
  扇拂糟糠令避席,開是悟人說真宗。
  至者因喻曉深宗,說彼如來同長者。
  火宅門前化諸子,到來齊上天牛車。
  四大聲聞悟一乘,例皆之心生信解。
  還似世人無福德,忽因長者付家財。
  一雲使雨閏(潤)方苗,三草閑花皆結實。
  五性三乘聞妙法,隨根受道各修行。
  為彼當來得佛時,國土因緣多名字。
  十號圓明皆具足,莊嚴世界地琉璃。
  過去東方萬八千,久遠大通智勝佛。
  我等須為聽法眾,早聞妙理結因緣。
  三周化利患周圓,三根總受如來法。
  五百高明齊得記,還與親友示衣珠。
  受學無學亦同愁,上中下品皆蒙記。
  正法像法經多劫,地平如掌寶莊嚴。
  ●(譬)奴(如)鑿井向高源,見彼土乾知水遠。
  濕土如渥知遊水,淨水持取大乘經。
  適來和尚說其真,修行弟子莫因巡。
  各自念佛歸舍去,來遲莫遣阿婆嗔。(全文完)

  附錄

  迦維衛國淨飯王,悉達太子厭無常。
  誓求無上菩提果,夜半踰城座道場。
  太子十九遠離宮,夜半騰身入九重。
  莫怪不辭父王去,修行暫到雪山中。
  二月八日夜踰城,行至雪山猶未明。
  父王憶念號咷哭,姨母搥●(胸)發大聲。
  太子行至檀特山,山家修道有何難。
  誓願發心離宮闕,降魔成道度人天。
  雪山修道定安禪,苦行真心難更難。
  日食一麻或一麥,●鵲巢居頂上安。
  發遣車匿卻迴歸,●驃(●)步步淚雙垂。
  車匿聞言聲哽咽,渾搥自撲告夫人。
  父聞驚走出宮門,姨母號咷問去因。
  怨恨去時不相報,肝腸寸斷更無蹤。
  父王為子納耶輸,顏色美貌世間無。
  綵女如仙都不顧,一心修道向真如。
  踰城修道也從君,無事將鞭指妾身。
  六年始養冤家子,此事何如辯偽真。
  自為新婦到王宮,將謂君心有始終。
  唯望百年同福貴,拖我如何半路中。
  父王聞時可少怒,釋眾聞之發大嗔。
  若法萬般教處置,中心更向阿誰陳。
  敕下令教造火坑,羅●母子被驅行。
  合掌虔恭齊發願,如來時為放光明。
  武士擁至火坑旁,垂垂淚落數千行。
  阿娘一身遭大難,不忍懷中一子傷。
  舉手金爐焚寶香,頭向殿前禮十方。
  若是世尊親子恩,火坑速為化清涼。
  清淨如來金色身,多劫曾經患苦辛。
  今日出離三界內,救度眾生無等人。

  悉達太子讚一本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