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廿一、父母恩重經講經文(一)



  經:佛告阿難,我觀眾生,雖沾人品,心行愚懞,不思耶娘,有大恩德,不生恭敬,●有人(仁)慈。
  此唱經文,是世尊呵責也。前來父母有十種恩德,皆父母之養育,是二親之劬勞。云云

  世尊道:阿難,我觀娑婆世界一切眾生,雖具人相,不知耶娘有大恩德,不生酬答,不解報恩。命終必墮三塗,永劫不逢出離。

  傷嗟世上人男女,成長了不能返思慮;
  未省修治孝順心,空將習學●憑據。
  縱愚癡,多●(抵)拒,父母誡嗔●(撲)匙箸;
  只管於家弄性●(靈),爭知門外傳聲譽。
  熱時太熱為恩怜,寒即盡寒為臺舉;
  兒喜渾家始得安,兒嗔一舍無情緒。
  盡驅馳,受煎煮,豈解酌量些子許,
  容易拋離不肯皈(歸),等閑棄背他鄉土。
  不曾結識好知聞,空是剜剕惡伴侶;
  家內長慊父母言,外頭卻信他人語。
  大愚癡,不覺悟,恣縱身心起辜負;
  佛道如斯五逆人,莫覓託生好去處。
  重重地獄有何因,只為閻浮五逆人;
  莫問歲寒煎煮罪,不論年月擣磨身。
  自知●理從搥斷,伏請哀兢(矜)任苦辛;
  縱●卻來人世內,從生至老是寒貧。

  佛言:阿難,若行五逆之人,命終必墮惡道。縱生人世,疾病貧窮,凡是所為,不得稱遂。此者皆因云——若欲得來生生相周圓,有財多福,有衣有食,須於今生,行其孝養云云

  若徒感果周圓相,多福多財多義讓;
  舉措長交遇吉祥,施為不遣逢災障。
  入為侯,出為將,土地保持人敬仰;
  別處門中可惜心,捷徑●過行孝養。
  若於父母解周旋,土地神龍盡喜歡;
  災障年年●一點,吉祥日日有多般。
  行藏逐意皆能遂,出入隨心到處安;
  設使命終皈大夜,三途還是不相●。

  佛言:阿難,為人若解行孝,見世得人敬奉,命終又不入三途。大凡世上不孝人,多在家費父母心神,出入又不依時節。致使父心愁戚,母意憂惶,終日倚門,空垂血淚云云。「書云:積穀防饑,養子備老。」縱年成長,識會東西,拋卻耶娘,向南向北。男女雖然不孝,父母未省憎慊。如斯恩念最多,爭忍拋離出外。父母在,勸君莫向他鄉住。

  世人不孝堪傷嘆,於父娘邊起輕慢;
  不念懷耽煞苦辛,豈知乳哺多疲惓。
  恣為非,隨惡伴,輕罵尊親毀良善;
  佛道如斯一類人,生生大不易見如來面。
  佛言濁世一般人,恣意為非不可論;
  縱見惡人心裏喜,亦逢善者卻生嗔。
  親情勸著何曾聽,父母教招似不聞;
  仕宦經營全不肯,長時閑散恣因循。
  父母終朝只是憂,見兒愛伴惡時流;
  貪歡逐樂●時歇,打論樗蒲更不休。
  日日倚門垂血淚,朝朝煩惱向心頭;
  佛言此輩非人子,死入三途堪嘆愁。
  始從懷妊至●(嬰)孩,長得身軀六尺才;
  棄德背恩行不孝,貪聲逐色縱心懷。
  三年浮(乳)哺誠堪嘆,十月懷耽足可哀;
  不念二親恩養力,辜僥棄背也唱將來。

  經云:棄德背恩。

  此唱經文,是我佛世尊述五逆眾生,棄背恩德也。不孝父母,走在他鄉,拋棄尊親,不皈於舍。命終惡道,受大苦辛。只為前生不孝父母。△——經說:過去世中,有一罪人,頂上長被熱鐵輪旋遶。問目連言,△——只為前生不孝父母,

  出來形狀堪驚恐,見者皆言業障重;
  熱鐵輪於頂上旋,不論時節常疼痛。
  未審緣何受此殃,盡因前世親修種;
  為伯叔處●心起敬崇,二親邊不省生虔奉。
  佛言此鬼業難論,頭上長旋熱鐵輪;
  日日每遭諸苦惱,朝朝不歇受艱辛。
  皆因不孝於慈父,盡為辜僥向母親;
  普勸今朝聞法者,速須孝順莫因循。

  且如侍奉父母,怜念弟兄,見必喜懽,逢之賞嘆。二時問訊,晝夜恭承,扇枕溫床,須知時節。此即是真孝子。若是必生不孝,拋棄父娘,在外經年,●心皈舍,此即非是孝子也。更有父母約束,都不信言,應對高聲,所作違背。甘辛美味,妻子長●,苦澀飲食,與父喫者。此孝子非也。書云曾參云——

  佛交濁世男兼女,成長了直須孝父母;
  暮省朝參莫但(憚)勞,溫床枕扇●辭苦。
  莫遣耶娘怨恨生,承旨候顏交得所;
  不但人皆讚嘆君,兼交賢聖垂加護。
  恭承侍養返心安,孝順名應世上傳;
  書內曾參人盡說,經中羅卜廣弘宣。
  皆慚乳哺多恩德,盡感懷耽足●怜;
  佛道若能行孝養,見生來世沒迍邅。
  不孝人,難說喻,返倒二親非母魯;
  家內諍喧拗父娘,門前相罵牽宗祖。
  ●(纔)擬交招便氣築天,試佯約束懷嗔怒;
  佛道如斯五逆人,命終大不易拋辛苦。
  佛言五逆惡眾生,業報當來實不輕;
  於六道中來又去,向三途內死還生。
  直緣不感懷耽德,蓋為全無養育情;
  所以向三途惡道裏,長時受苦不休停。
  堪愍念,又堪哀,望卻深恩大苦栽(哉);
  禽獸上由(尚猶)行孝義,為人爭合縱心懷。
  三年乳哺由(猶)為可,十月懷●苦莫裁;
  佛向經中親自說,道如何擎重擔也唱將來。

  經云:阿娘懷子,十月之中,起座不安,如擎重擔,飲食不下,如長病人。

  此唱經文,是世尊重明懷任(妊)艱難也。前來十恩中第一懷●守護恩。准花嚴經說,我等身攬父母赤白二物,成此身形。此有五色,初生羯邏藍△——三十八七日方知我等於母腹內,受多少苦辛。阿娘形貌汪羸。△——

  十月懷●諸弟子,萬苦千辛逐日是;
  起坐朝朝體似山,施為日日心如醉。
  鳳釵鸞鏡不曾捻,玉貌花容轉枯悴;
  念佛求神即有心,看花逐樂都●意。
  十月懷●弟子身,如擎重擔苦難論;
  翠眉桃臉潛消瘦,玉貌花容頓改春。
  雲髻不梳經累月,鏡臺一任有埃塵;
  緣貪保借(惜)懷中子,長皺雙眉有淚痕。
  行嘆恨,坐悲愁,懷●十月●(抵)千秋;
  心中不醉長如醉,意內●憂恰似憂。
  聞語●時旡意聽,見歌懽處不臺頭;
  專希母子身安樂,念佛焚香百種求。

  慈母自從懷任(妊),憂惱千般,或坐或行,如擎重擔。所喫飲食,滋味都●。只憂身命片時,阿那裏有心語話。

  思量慈母生身日,苦惱千般難可述;
  淚落都緣惜此身,愁生只為憂形質。
  忽然是孝順女兼男,一旦生來極峻疾;
  若是冤家託蔭來,阿娘身命逡巡失。
  如此思量, 一場苦事,
  萬劫千生, 酬填不異(易)。
  只須受戒聞經,此外難申孝義。
  今日座中人,分明須總記。
  思量慈母養君時,萬苦千辛總不辭;
  消瘦容顏為醜差,改張花(貌)作汪羸。
  ●(低)頭不語長如病,●(抵)頰●言恰似癡;
  日夜專憂分娩苦,等閑惆悵淚雙垂。
  懷●十月事堪哀,苦惱千般不可裁;
  念佛求神希救護,焚香發願乞●災。
  專憂煞鬼相追捉,怕被●常一念催;
  經說母親臨產月,受沒量多苦惱也唱將來。

  經:月滿生時,受諸痛苦,須臾好惡,只怒●常,如煞豬羊,血流洒地。

  此唱經文,明產相貌也。●(孩)子未降,母憂性命逡巡;及至生來,血流洒地。渾家大小,各自忙然,只怕身命參差,急手看其好惡。經月滿生時,受諸痛苦至徹。

  月滿初生下,慈母懷驚怕,
  只恐命無常,赤血滂遝洒。
  苦惱莫能言,是事都來罷,
  保借(惜)若違和,便是身乖差。
  生時百骨自開張,諕得渾家手腳忙;
  未降孩兒慈母怕,及乎生了似屠羊。
  千憂万慮由(猶)堪忍,十月三年苦更長;
  既得這身成長了,大須孝順阿●(耶)娘。

  所以書云:曾子曰:「百行之先,●以加於孝矣。夫孝者,是天之經地之義。孝感於天地也,通於神明。孝至於天,則風雨順序;孝至於地,則百穀成熟;孝至於人,則重譯來貢;孝至於神,則冥靈祐助。」又太公家教「孝子事親,晨省暮省,知飢知渴,知暖知寒。憂則共戚,樂即同歡。父母有病,甘美不餐。食●求飽,居●求安,聞樂不樂,見戲不看。不修身體,不整衣冠,待至疾愈,整亦不難。」又經云:「天地世界之大者,不過父母之恩。」經書之內,皆說父母之恩,奉勸門徒,大須行孝。

  經書各有多般理,皆勸門徒行孝義;
  只怕因循不報恩,故於經上明宣示。
  勸門徒,諸弟子,暮省朝參勤奉侍;
  永永交君播好名,長長不見逢災累。
  思想身生十月閒,五般色相互推遷;
  細觀不但堪愁嘆,款話須知苦百般。
  草上落時風觸體,尖聲號叫不能言;
  血流洒地如屠宰,母命逡巡喪百年。
  既今成長為人子,凡事掙摐十相全;
  相勸事須行孝順,莫將恩德看為閑。
  慈母德,實堪哀,十月三年受苦災;
  冒熱衝寒勞氣力,迴乾就濕費心懷。
  憂怜不啻千千度,養育寧論萬萬迴;
  既有●多恩德事,爭合孤負也唱將來。

  經:受如是苦,生我此身,咽苦吐咁,抱持養育。洗濯不淨,●憚劬勞。忍熱受寒,不辭辛苦。乾處兒臥,濕處母眠。三年之中,飲母白血。

  此唱經文,分之為二。初解辛勤保護,次釋迴乾就濕。兩段不同,且是第一辛苦保護。經道如是辛苦,生我此身。至不辭辛苦。

  此是世尊告阿難道。娑婆濁世,一切眾生,皆因父母所生,咽苦吐甘,專心保護,抱持養育,不離懷中。洗濁(濯)之時,豈辭寒熱。若是家翁在上,伯叔性難。晝夜不憚劬勞,旦夕常懷憂懼。衝寒受熱,蓋是尋常,臺●(舉)女男,不辭辛苦。顏容●●(憔悴),形貌汪羸。爭忍長成,不生酬答。△

  若是嚴天月,苦惱難申說。
  手冷徹心酸,十指從頭烈(裂)。
  一伴餵孩兒,伏仕(事)又依時節。
  伯叔及翁婆,由(猶)更嫌癡拙。
  往往淚如婆,時時心似割。
  ●處說心誠,苦惱如何徹。
  只為小嬰孩,洗濁(濯)●時節。
  更深上(尚)未眠,顛墜身羸劣。
  就中苦是阿娘身,臺舉孩兒豈但頻;
  洗浣寧辭寒與熱,抱持不惓苦兼辛。
  時時愛被翁婆怪,往往頻遭伯叔嗔;
  只為這嬰孩相繫絆,致令日夜費心神。

  所以經云,受如是苦,咽苦吐甘,抱持養育云云至不辭辛苦。上說第一辛懃保護也。第二,迴乾就濕者。經道乾處兒臥,濕處母眠,三年之中,飲母白血。若是九夏洗浣,稍似不難,最是三冬,異常辛苦。有人使喚,由(猶)可辛懃,若是●人,皆須自去。堂前翁婆伯叔,日日祗承。懷抱吱騃小孩兒,又朝朝臺●(舉),一頭洗濁(濯)穢污,一伴又餵飼女男。濕處母眠,乾處兒臥。十月之內,受●限難辛;三年之中,飲沒量多血乳。致使娘娘形貌,日日汪羸;慈母顏容,朝朝瘦悴。

  迴乾就濕為常事,三載辛勤情不已;
  辛苦朝朝有淚垂,煎熬夜夜無眠睡。
  貌汪羸,形瘦悴,鸞鏡鳳釵皆厭棄;
  往往人前恰似癡,時時座內由(猶)如醉。
  只為長時, 驅馳辛苦,
  形貌精神, 都來失緒。
  一頭承仕翁婆,一伴又剸縛男女。
  日夜不曾閑,往往啼如雨。
  迴乾就濕最艱難,終日●●(驅驅)更不閑;
  洗浣豈論朝與暮,●●(驅驅)何憚熱兼寒。
  每將乾暖交兒臥,濕處尋常母自眠;
  三載長來長若此,不報深恩爭得安。

  所以經云,乾處兒臥,濕處母眠。三年之中,飲母白血。孩子始從生下,直至三年,飲母●(胸)前白乳。漸漸離於懷抱,身作童兒,轉繫母心百般憂念。臨河傍井,常憂漂溺之虞;棄狗捻刀,每慮嚙傷之苦。云——

  孩兒漸長成童子,慈母憂心不捨離;
  近火專憂紅焰燒,臨河恐墜清波死。
  捉蝴蝶,趁猧子,弄土擁泥向街裏;
  蓋為嬌癡正是時,直緣騃小方如此。
  漸離懷抱作嬰孩,葡蔔(匍匐)初行傍砌階;
  語似嬌鸚初囀舌,笑如春樹野花開。
  渾家愛惜心無足,眷屬嬌怜意莫裁;
  門外忽聞啼哭也,慈母奔波早到來。
  嬰孩漸長作童兒,兩頰桃花色整輝;
  五五相隨騎竹馬,三三結伴趁猧兒。
  貪逐胡(蝴)蝶拋家遠,為釣青苔忘卻歸;
  慈母引頭千度覓,心心只怕被人欺。
  故知慈母惜嬰孩,怜念交招役意懷;
  日月遷移年漸長,仕農工巧各躋排。
  一頭訓誨交仁義,一伴求婚囑咋(作)媒;
  佛向經中說著裏,依文便請唱將來。

  經:嬰孩童子,乃至盛年,獎教禮議(儀),婚嫁宦學。為求財產,攜荷艱辛,勤苦至終,不言恩德。

  此唱經文,分之為二。初明成長教示,後說母不說恩。成長教示中又分為二,初明獎教禮儀,後說婚嫁宦學。成長教示。經道嬰孩童子,乃至盛年,獎教禮儀。人家男女,從小至大,須交禮儀。是男即七歲十歲以來,便交入學。經明宜入學,冑子須努力。論語云:耕也,餧在其中矣。學也云——。曲禮云:君子如欲化民成俗,其必由乎矣。又書云:玉不琢云——,功高由至云——,有好男女有弱男女人家女亦復如是。云——

  女男漸長成人子,一一父娘親訓示;
  臺舉還徒(圖)立得身,招交只要修仁義。
  囑仙(先)生,交文字,孝養禮儀須具備;
  未待教招一二年,等閑讀盡諸書史。
  高低盡道好兒郎,遠近皆言骨氣異;
  成長了身為大丈夫,風流儒雅真公子。
  堂堂六尺丈夫身,雪色衣裳稱舉人;
  霄漢會當承雨露,高科登第出風塵。
  多應不久逢新喜,何異成龍脫故鱗;
  酒熟花開三月裏,但知排打曲江春。

  上來說獎教禮儀也。所以經云,嬰孩童子,乃至盛年,獎教禮儀。何名婚嫁宦學?婚姻又別,宦學又別,宦為士宦,學為學業。△——今言婚姻者。書云:男既壯而有室,女初笄年而從人。男既長成,須求婚處云——若是好男女。△——有一類人家兒子,不行孝養,不會禮儀,△——縱婚姻時,△——

  有一類門徒弟子,為人去就乖疏,
  不修仁義五常,不管溫良恭儉。
  抄手有時望卻,萬福故是隔生;
  齋場上謝座早從,弔孝有時失笑。
  阿娘幾度與君婚          說著人皆不欲聞;
  纔始安排交仕宦,等閑早被使頭嗔。
  不然與本教經紀,媿在徒(圖)兒立得身;
  產業莊園折損盡,●(慵)嚵惡紹豈成人。

  上來說男既成長,須為婚姻了。從此女從幻(幼)小交示成長了,須囑娉(聘)他門。

  為女身,更不異,最先須且交(教)針指;
  呈線呈針鬥意長,對鴉對鳳誇心智。
  學音聲,屈博士,弄缽調絃渾舍喜;
  長大了擇時娉與人,六親九族皆歡美。
  天生惠性異常人,疑是巫山降段雲;
  鬢似寒蟬雙展翼,面如蟾月滿秋輪。
  眉懸●(柳)葉和煙翠,臉奪桃花帶雨新;
  娉與他門榮九族,一場喜慶卒難論。
  若是為人智惠微,從初至大異常癡;
  逢人未省知良善,共語何曾識禮儀。
  刺繡裁縫●意學,調脂弄麵不曾為;
  自家縫綻由(猶)嫌拙,阿那個門蘭肯素伊。
  慈母意,總恩怜,護惜都來一例看;
  是女纏盤求囑娉,是男婚娶致歌懽。
  男須文墨兼仁義,女要裁縫及管絃,
  一●●總交成立後,阿娘方始可憂煩。

  上來總是第一,明成長教示了也。從此第二,母不說恩。經道勤苦至終不言恩德。此之經意只是說慈母十月懷●,三年乳哺,迴乾就濕,咽苦吐甘,乃至男女成長了。千般怜惜,萬種教招。女娉男婚,總皆周備。受如此苦辛,不曾於一個人前,說養育恩德。云——似世尊怜念法界內一切眾生,飛者,走者,●足,二足,四足,多足,三塗六道,五趣四生,天上人間,是貴是賤,是高是下,師僧尼眾,善女善男,一個個交出離苦源,人人盡登常樂了。我佛●心說少許恩德,說少許辛苦,似人家慈母,養育一切眾生女男,不言恩德●二。

  釋迦聖主慈悲力,但是眾生總怜惜;
  ●●提攜證涅盤(槃),不曾有意言恩德。
  慈母心,●順逆,但是女男皆護借(惜);
  ●●教招立得身,不曾有意言恩德。
  佛惜眾生, 母怜男女。
  一例垂情, 從頭愛護。
  佛如母意●殊,母似佛心堪諭。
  今日座中人,分明須會取。
  三千國土釋迦尊,怜念眾生不可論;
  處處提拔交出離,頭頭接引越迷津。
  不於愚智生偏曲          不向怨親作等倫;
  一個個總交成佛了,未曾有意略言恩。
  慈母德,卒難陳,養育門徒弟子身;
  十月懷●遭苦惱,三年乳哺受艱辛。
  不於女處生嫌厭,不向兒邊起愛親;
  一個個教招兼保惜,未曾有意略言恩。
  慈母德,卒難裁,万論千經贊莫偕;
  自是女男多五逆,等閑逃走不皈迴。
  眷屬日日懸心望,慈母朝朝膽欲摧;
  兒向外邊行万里,母心隨後去也唱將來。

  經:兒行千里,母行千里,兒行万里,母行萬里。男女有病,父母亦病;子若病除,父母方差。

  此唱經文:科之為二:一,母心不忘,二,子病懷憂,兩段不同。且說母心不忘。經道兒行千里,母行千〔里〕云——男女成長已後,各須仕宦。經營纔出他州,母心相逐。朔方征戌,而三年目斷長城;劍嶺興生,半歲而魂隨錦水。書云:父母之年不可不知。

  思量我等生身母,終日憂怜男與女;
  為兒子拋出外邊,阿娘悲泣無情緒。
  或仕宦,居職務,離別耶娘經歲數;
  見四時八節未皈來,阿娘悲泣〔無情緒〕
  或經營,去(逐)利去,或住他鄉或道路;
  兒子雖然向外安,阿娘悲泣〔無情緒〕
  或在都,差鎮戌,三載防邊受辛苦;
  信息希疏道路遙,阿娘悲泣〔無情緒〕
  兒於萬里母先於,終日憂愁淚如雨;
  念佛求神百種為,只希闇裏垂加護。
  損形容,各(割)腸肚,乞待兒皈再團聚;
  思想慈親這個恩,門徒爭忍生孤負。
  經求仕宦住他鄉,或在軍中鎮外方;
  兒向他州雖吉健,母於家內每憂惶。
  心隨千里消容貌,意恨三年哭斷腸;
  直待皈來相見了,阿娘方始有精光。
  慈母德,大難酬,憶念之心更不休;
  奉勸門徒諸弟子,莫拋父母住他州。

  此是第一,母心不忘也。第二,子病懷憂者。經道男女有病,父母亦病,子若病除,父母方差。人家男女,父母憍怜,忽失保持,身染疾患,便使父心切切,母意惶惶。罷寢停餐,休生忘活。煎羹煮粥,●㖞曉夜之勞,拜鬼看書,豈憚往來之惓。男女稍若病差,父母頓解愁心。——

  人家父母恩偏●,於女男邊倍怜愛;
  日日交招意不移,朝朝護惜心●退。
  忽然男女病纏身,父母憂煎心欲碎;
  念佛求神乞護持,尋醫卜問希痊瘥。
  ●睡眠,沒光彩,煎炒心神形貌改;
  直待兒身四體安,阿娘方●(覺)心寬泰。
  女男得病阿娘憂,未教終須血淚流;
  茶飯不曾著次第,罷施紅粉懶梳頭。
  尋醫卜問●時歇,拜鬼求神更不休;
  直待女男安健了,阿娘方始不憂愁。
  思量人世事難裁,父母恩深不可皆;
  纔見女男身病患,早憂性命掩泉臺。
  一頭出藥交醫療,一伴邀僧為滅災;
  病交了便合行孝順,卻生五逆也唱將來。

  經:如斯養育,願早成人,及其長大,翻為不孝。尊親共語,應對違情。拗眼列(裂)睛,不知恩義。

  此唱經文分二:一、不念重德,二、背恩違情,兩段云——不念重德者。經道如斯養育,願早成人,及其長大翻為不孝。前來經文說父母種種養育,千辛万苦,不憚寒喧(暄),乞求長大成人,且要紹繼宗祖。及其長大,●孝順心,不報恩德,由(遊)閑逐日,更返倒父母。云——

  人家父母多恩育,憂念女男心不足;
  乞求長大得成人,紹繼門風榮爵祿。
  誰知漸識會東西,時把父娘生毀辱,
  佛道婆婆這●人,命終必墮阿毗獄。
  為人不孝負於天,輕慢耶娘似等閑;
  侍奉終朝●一點,返張逐日有千般。
  等閑屋裏高聲喊,影向人前亂登言;
  佛道此人纔命榭(謝),必沈惡道出無年。

  所以經云如斯養育,願早成人,及其長成,翻為不孝。上來第一,說不念重德了也。從此第二,背恩違情。經道尊親共語,應對違情,拗眼烈(裂)睛,不知恩義。此者並是辜恩負德,五逆之人。不思養育深恩,不念劬勞大德。自小阿娘臺舉,長成嚴父教招,誰知近來稍似成人,卻學棄背恩德。逐日則長隨惡伴,終朝則不近好〔人〕。時時兩手不抄,住住(往往)便三言不●(遜)。父母喚來約束,●脣不語生嗔;有時拗眼烈(裂)睛,或即高聲應對。云——

  為人不解思恩德,●(返)倒父娘生五逆;
  共語高聲應對人,擬嗔嗔眼如相喫。
  伴惡人,為惡跡,飲酒樗蒲難勸激;
  長遣慈親血淚垂,每令骨肉懷愁戚。
  釋迦尊,留教敕,看取經文須審的;
  若是長行五逆吱人,這身万計應難覓。
  為人爭不審思量,豈合將心返父娘;
  應對高聲由(猶)可怒(恕),嗔眉努眼更堪傷。
  不思十月懷●苦,不念三年乳哺忙;
  佛道如斯五逆者,●因得見法輪王。

  奉勸門徒,△——慈烏返哺之報。為人爭合——

  幸因講說諸佛語,輒勸門徒孝父母;
  禽獸由(猶)知養育恩,為人爭合相辜負。
  十月懷●, 三年乳哺。
  論苦惱兮多般,說恩怜兮幾度。
  今既成人, 還須報賽,
  莫學愚人, 返生逆害。
  約束時直要諦聽,嗔罵則莫生袛對。
  何假(覓)西方,自生極樂界。
  為人何處是聰明,莫若酬填養育情;
  不但長時逢吉慶,兼交永不見刀兵。
  施為一切皆和合,所作多應總得成;
  命謝了永辭濁惡世,蓮花朵裏託身生。
  須取勸,莫疑猜,聞了還須改性懷;
  莫學愚人生拗拒,不行孝養恣情乖。
  交招則亂發言千種,約束早嗔眉努兩●;
  應是眷屬兼骨肉,總遭毀罵也唱將來。

  經云:欺凌伯叔,打罵弟兄,毀辱尊親,●有禮義,不遵(尊)師長。

  誘俗第六
  天成二年八月七日 一●書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