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十四、維摩詰經講經文(五)



  持世菩薩第二
  經云:時魔波旬從萬二千天女狀,帝釋鼓樂弦歌,來詣我所。
  是時也波旬設計,多排綵女嬪妃,欲惱聖人。剩烈奢化(華)艷質,希奇魔女一萬二千,最異珍珠,千般結果。出塵菩薩,不易惱他,持世上人如何得退。莫不剩(盛)裝美貌,●非多著嬋娟。若見時交●(巧)出言詞,稅調著必生退敗。其魔女者,一個個如花菡萏,一人人似玉●殊。身柔軟兮新下巫山,貌娉婷兮纔離仙洞。盡帶桃花之臉,皆分柳葉之眉。徐行時若風颯芙蓉,緩步處似水搖蓮●。朱脣旖旎,能赤能紅;雪齒齊平,能白能淨。輕羅拭體,吐異種之馨香;薄●掛身,曳殊常之翠彩。排於坐右,立在宮中。青天之五色雲舒,碧沼之千般花發。罕有罕有,奇哉奇哉。空將魔女嬈他,亦恐不動驚動。更請分為數隊,各逞逶迤,擎鮮花者慇勤獻上,焚異香者備切虔心。合玉指而禮拜重重,出巧語而詐言切切。或擎樂器,或即吟哦,或施窈窕,或即唱歌。休誇越女,莫說曹娥。任伊持世堅心,見了也須退敗。大好大好,希哉希哉。如此麗質嬋娟,爭不妄生動念。自家見了,尚自魂迷;他人睹之,定當亂意。任伊修行緊切,稅調著必見迴頭;任伊鐵作心肝,見了也須粉碎。魔王道:﹁我只●去,定是菩薩識我。不如作帝釋隊仗,問許伊時菩薩。於是魔王大作奢花,欲出宮城,從天降下。周迴捧擁,百匝千連,樂韻弦歌,分為二十四隊。步步出天門之界,遙遙別本住宮中。波旬自乃前行,魔女一時從後。擎樂器者喧喧奏曲,嚮聒清霄;爇香火者澹澹煙飛,氤氳碧落。●(
  競)作奢華美貌,各申窈窕儀容。擎鮮花者共花色●殊,捧珠珍者共珠珍不異。琵琶絃上,韻合春鸚(鶯)。簫笛管中,聲吟鳴鳳。杖敲揭(羯)鼓,如拋碎玉柃(於)盤中;手弄秦箏,似排雁行柃(於)弦上。輕輕絲竹,太常之美韻莫偕;浩浩唱歌,胡部之豈能比對。妖容轉盛,艷質更豐。一群群若四色花敷,一隊隊似五雲秀麗。盤旋碧落,菀(宛)轉清霄。遠看時意散心驚,近睹者魂飛自斷。從天降下,若天花亂雨於乾坤;初出魔宮,似仙娥芬霏於宇宙。天女咸生喜躍,魔王自己欣歡。此時計較得成,持世修行必退。容貌恰如帝釋,威儀一似梵王。聖人必定●疑,持世多應不怪。天女各施於六律,人人調弄五音。唱歌者詐作道心,供養者假為虔敬。莫遣聖人省悟,莫交菩薩覺知。發言時直要停●,稅調處直須穩審。各請擎鮮花於掌內,為吾燒沉麝於爐中。呈珠顏而剩(盛)逞妖容,展玉貌而更添艷麗。浩浩簫韶前引,喧喧樂韻齊聲。一時皆下於雲中,盡入修禪之室內。

  〔吟〕魔王隊仗利(離)天宮,欲惱聖人來下界;
  廣設香花申供養,更將音樂及弦歌。
  清冷空界韻嘈嘈,影亂雲中聲響亮;
  胡亂莫能相比並,龜慈(茲)不易對量他。
  遙遙樂引出魔宮,隱隱排於霄漢內;
  香爇煙飛和湍(瑞)氣,花擎寮(繚)亂動祥雲。
  琵琶弦上弄春鶯,簫笛管中鳴錦鳳;
  楊鼓杖頭敲碎玉,秦箏絲上落珠珍。
  各裝美貌逞逶迤,盡出玉顏誇艷態;
  個個盡如花亂發,人人皆似月娥飛。
  從天降下閉乾坤,出彼宮中遮宇宙;
  乍見人人魂膽碎,初觀個個盡心驚。
  韻波旬是日出天來,樂亂清霄碧落排;
  玉女貌如花艷圻(坼),仙娥體似月空開。
  妖桃強逞魔菩薩,美質徒誇惱聖懷;
  鼓樂弦歌千萬隊,相隨捧擁●(競)徘徊。
  誇艷質,逞身才,窈窕如花向日開;
  十指纖纖如削玉,●(雙)眉隱隱似刀裁。
  擎樂器,又吹嗺,菀(宛)轉雲頭漸下來;
  簫笛音中聲遠遠,琵琶弦上韻哀哀。
  歌瀝瀝,笑咍咍,圍遶波旬●●(匝)排;
  隊杖恰如帝釋下,威儀直似梵王來。
  須穩審,莫教積(猜),詐作虔誠禮法臺;
  問●(訊)莫教生驚覺,慇懃勿遣有遺乖。
  沉與麝,手中臺,供養權時盡意懷;
  直待聖人心錯亂,隨伊動處嬈將來。
  須記當,領心懷,莫遣修行法眼開;
  持世若教成道後,魔家眷屬定須摧。
  巧稅調,好安排,強著言詞說意懷;
  著相見時心墮落,隨情順處誘將迴。
  歌與樂,●(競)吹嗺,合雜喧譁溢路排。
  魔女魔王入室也,作生嬈惱處唱將來。

  經云:與其眷屬啟首我足,合掌恭敬,及至而修堅法。 時波旬有偈:

  詩 為重修禪向此居,我今時固下雲衢;
  欽依戒行如蟾淨,憶想清高似嶽孤。
  入定不知功行久,坐禪未委法何如;
  今將眷屬來瞻禮,不審師兄萬福無?

  白:爾時波旬語持世曰:「上人修行日久,禪定時多。勞法德以柄持,繼心神如守志。茅堂闃靜,石室幽虛。想知辰(晨)夜寂寮(
  寥),伏計日常勞倦。禪門深遠,空法難明。不知所證淺深,未委有何功行。我辭空界,來下天宮。為思德行●殊,為憶孤高有異。今朝欣逢,伏望大聖慈悲,與我小談法味。」

  魔王又偈:

  平詩 暫拋五欲下天來,要禮師兄禪坐臺;
  鼓樂弦歌申供養,香花珍果表心懷。
  欣瞻大士欣千度,喜禮高人喜百迴;
  伏望慈悲宣妙法,我今總望滅塵埃。

  爾時持世不識魔王,將為嬌尸迦,錯認作帝釋,所以:

  經言:我言為是帝釋,而語之言:善來,嬌尸迦!乃至與修堅法。

  白:當日持世菩薩告言帝釋曰:「天宮壽福有期,莫將富貴奢花(華),便作長時久遠。起坐有自然音樂,順意笙歌。所以多異種香花,隨心自在。天男天女,捧擁●休;寶樹寶林,巡遊未歇。隨心到處,便是樓臺;逐意行時,自成寶香。花開便為白日,花合即是黃昏。思衣即羅綺千重,要飯即珍羞百味。如斯富貴,實即奢花(華)。皆為未久之因緣,盡是不堅之福力。帝釋,帝釋,要知,要知。休於五欲留心,莫向天宮恣意。雖即壽年長遠,還無究竟之多;雖然富貴驕奢,豈有堅牢之處。壽夭力盡,終歸地獄三途;福德纔無,卻入輪迴之路。如火然盛,木盡而變作塵埃;似煎(箭)射空,勢盡而終歸墮地。未逃生死,不出●常。速指內外之珍財,證取無為之妙果。懃於佛法,悟取真如。少戀榮華,了知是患。深勞帝釋,將謝道從。與君略出甚深,悟取超於生死。」

  古吟上下天宮未免得●常,福德纔●(微)卻墮落;
  富貴驕奢終不久,笙歌恣意未為堅。
  任誇玉女貌嬋娟,任逞月娥多艷態;
  任你奢花(華)多自在,終歸不免卻無常。
  任誇錦繡幾千重,任你珍羞●百味;
  任是所須皆總到,終歸難免卻無常。
  任教福德相嚴身,任你眷屬長圍遶;
  任你隨情多快樂,終歸難免卻無常。
  任教清樂奏弦歌,任使樓臺隨處有;
  任遺(遣)嬪妃隨後擁,終歸難免也無常。
  任伊美貌最希奇,任使天宮多富貴;
  任有花開香滿路,終歸難免卻無常。
  莫於上界恣身心,莫向天中五欲深;
  莫把嬌(驕)奢為究竟,莫耽富貴不修行。
  多命財中能知了,修行他不出無常。
  索將勞帝釋下天來,深謝弦歌鼓樂排;
  玉女盡皆齊悟取,嬋娟各要出塵埃。
  天宮富貴何時了,地獄煎遨(熬)幾萬迴;
  身命財中能悟解,使能久遠出三災。
  須記取,領心懷,上界天宮卻請迴;
  五欲業山隨日滅,耽迷障嶽逐時摧。
  身中使得堅牢藏,心上還除染患胎;
  帝釋敢(感)師兄說法力,著何酬答唱將來。

  經:即語我言,正士受是萬二千天女,可備掃洒。

  白:爾時魔王告持世曰:「我暫別欲界,來下天宮,喜瞻菩薩威儀,得到修禪室內。幸蒙慈念,迥賜宣揚,深知五欲不堅,稍會天中未久。多邊障染,從今應是去除,心上塵埃,自此多應屏跡。蒙沾法雨,洗湯塵勞;得飲醍醐,頓消熱惱。以感千生之便,得●萬善之恩。我今無異寶珠珍報答,用酬尊德,唯將天女一萬二千奉上師兄,可酬說法。幸望慈悲鑒納,乞垂大士容留。且令逐日袛供,可備晨昏驅使。禪堂幽靜,空室寂寥,令伊旦夕添香,日夜禪堂暖熱,莫生憂慮,不清疑積。師兄便望收留,弟子今朝布施。」

  假帝釋有一偈告持世菩薩:

  為欽德行利(離)天宮,得禮慈悲大聖容;
  喜飲醍醐消熱惱,傾沾法雨蕩塵濛。
  來時不奉諸珍寶,報答何酬說法功;
  一萬二千天上女,師兄收取且祇恭。

  持世告假帝釋曰:「我是修行菩薩,我是出世高人。一身尚自有餘,何要你許多天女!我以離於染欲,不住世情,知諠譁為生死之因,悟艷質是〔輪〕洄之本,況此之天女,盡是嬌奢恣意染欲之身,耽迷者定入生死,趨向者必沉地獄。我以修於佛果,證取真乘,不居塵世之中,不尋事情之內。修禪觀行,宜合寂靜省緣,練意澄心,何要爾多人眾!帝釋帝釋,要知要知,何將艷麗之人,便向吾前布施,但望自家收耳!卻請迴歸,速還本住天宮,早利(離)修禪室內。莫使凡情驚怪,莫教淺促疑猜,道吾禪定不堅,道我修行退敗。林間寂靜,早請迴還,室內幽閑,不宜久住。我要修於佛果,汝須速上天宮,莫將諸女獻陳,我家當知不受。持世有偈:

  深勞帝釋下天涯,侍從親來問我耶;
  室內簫(蕭)疏談法久,天宮遲滯路歧賒。
  山間欲晚清林闇,峰上光移紅月(日)斜;
  帝釋此時莫久住,領諸天女早歸家。

  魔王道云云:我聞修行之者,不逆人情;菩薩之人,巧隨根器。欲發萌芽之種,須洒春膏;欲開蟄戶之門,應時雷震。我今發意,余定迴心,願酬說法之功,布施何當不要!況此天女一個個形如白玉,一個個貌似鮮花。妖桃而乃越姮娥,艷質而休誇妲妃。能歌律呂,行雲而不竟●(禁低)垂;解奏宮商,織女而忽然亭罷。繡成盤鳳,對芙蓉而爭不嚬羞;刺出鴛鴦,並芍藥而豈無慚恥。鬢釵斜墜,須鳳髻而如花倚●(藥)欄;玉貌頻舒,●(素)娥眉而似風吹蓮葉。亦能侍奉,偏解●(祗)承,低眉而便會人情,動目而早知心事。四時湯藥,亦解調和,逐日齋●,深知冷暖。禪堂掃洒,清風而不起埃塵;幽室舖陳,滿座而旋成瑞氣。前件天女,粗知佛法,深有道心,他家願效慇懃,亦望慈悲驅使。菩薩菩薩,師兄師兄!如今勿更遲疑,此際望垂收取。悶即交伊合曲,閑來即遣唱歌。禪堂裏莫使寂寥,幽家內莫交冷落。我居上界,來下天宮,深憂大德無人,只恐師兄寂寞。一萬二千天女,人人盡有道心,我今定以捨之,天上不能將去。收取,收取!莫疑,莫疑!誓為菩薩之門人,願作師兄之弟子。帝釋告曰:

  側 菩薩慈悲莫疑慮,禪堂寂靜無依怙;
  修行直感動天宮,入定伏得龍兼虎。
  我今來,蒙法雨,塵勞已滅心開悟;
  報答何酬說法恩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出天門,下雲路,來時不捧法珍寶;
  得禮慈悲大法王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解歌音,能律呂,簫韶直得陰雲布。
  日夜交伊暖法堂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巧裁縫,能繡補,刺成盤鳳須甘雨;
  個個能裝百納衣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會人心,巧言語,爭忍空交卻迴去;
  禪堂驅使好祗承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貌如花,體如素,似雪如花花又語;
  堪作禪堂學法人,師兄收取天宮女。
  我今時固下天來,為見師兄禪坐開,
  得禮高人忻百度,喜瞻菩薩喜千迴。
  蒙宣法味令齋解,又休(沐)談揚決我懷;
  酬答並無法(諸)異物,惟將天女作●排。
  與我受,莫疑猜,上界從今不願迴;
  誓與師兄為弟子,永充菩薩遶花臺。
  我道力,乞慈哀,赴我情成(誠)察我懷;
  有願施時須與受,●乖見處定●乖。
  禪堂內,沒支排,寂寞應知不易偕;
  日夜交伊歌浩浩,晨昏須遣樂咍咍。
  有斜指,巧難裁,供養祗承順意懷;
  分禪補坊兼刺繡,更能逐日辯(辦)看齋。
  陳百種,獻千迴,為感師兄說法開;
  一萬二千天上女,莫辭收取唱將來。

  經云:我言嬌尸迦,無已(以)此非法之物,邀我沙門釋子,此非我宣。

  白語:爾時持世菩薩語帝釋曰:「我聞當空月闇,為有浮雲;寶鏡無光,皆因塵坌。未成佛道,為有貪嗔;不出輪迴,盡因染欲。況此天女,盡是貪嗔之本,地獄余(餘)殃,未合菩薩之儀,不是沙門見解。夫修行者,專心若行,志意澄神,念浮華為石火之光,想入世似風中〔□〕燭。」持世告假帝釋曰:「我修行日久,悟法分明,不可取你人情,交我再沉惡道。況此之女等,三從備體,五障纏身。他把身為究竟身,便把體為究竟體。我所以棄如灰土,自力修行,如今看即證菩提,不可交卻墮落。」持世不肯受天女,有偈:

  斷 三從五障在身邊,十惡縈仍被徼纏;
  佛性昏迷於此退,真我差錯為他牽。
  修行菩薩心能捨,出世高僧意不看,
  多少往來沉溺者,皆因染欲失根源。

  白:爾時持世語帝釋曰:「我三途不出,皆因貪愛所迷;佛果未成,盡是欲之顛墜。我以修於禪觀,不染塵心,願出世間,希求利樂。帝釋勿言惑我,嬌尸迦不用惱人。莫將天女施沙門,休把嬌姿與菩薩。不是我之所愛,非當持世戀之。我今若受時與,必是曹(遭)人毀謗。帝釋帝釋,要知要知!眷屬便望卻收,天女我當不要。禪堂迮(窄)隘,實即難留;幽家非寬,●門受納。況又修行之路,不假人多;出世之門,宜須寂靜。我以超於生死,不住愛何(河);向出塵勞,●(拋)居障海。垢染之纖瑕不污,塵濛之小許難沾。智圓與看澄(證)菩提,漏盡何欲明法眼。此時若受,如紅(鴻)雁再入於網羅;今日若收,似白鹿重遭於繼(繫)絆。不敢,不敢,何當,何當!交吾失卻雨(兩)程,令我修持退敗。謝來於小室,勞君別卻天宮。山林中●可支恭(供),幽室內慚虧看侍(待)。天門極遠,上界程遙,白雲嶺上漸生,紅日看將欲沒。不情室中久住,速望迴歸;莫於此處留心,虛勞氣力。千萬,千萬,速歸,速歸!帝釋莫發狂言,天女我今不受。」

  吟上下莫將天女與沙門,休把眷屬惱菩薩;
  我以修行求出世,不於染欲掛身心。
  天宮去此路程賒,上界卻迴歸又遠;
  紅日看將山上沒,白雲又向嶺頭生。
  汝今帝釋早須歸,領取眷屬卻迴去;
  莫向室中為久住,休於林內發狂言。
  修行之者不合疑,菩薩之人總不要;
  幽室豈堪留眷屬,禪堂不假眾人多。
  我聞貪愛走輪迴,欲染眷屬沒生死;
  我以修行成道果,此諸天女卻將伽。
  平 室中不清更遲疑,上界程遙去是時;
  天女奢華不是事,笙歌音樂亦非宜。
  白雲嶺上微微出,紅日山頭漸漸垂;
  不要此中為久住,領諸天女早須歸。
  我不要,卻將迴,不願笙歌亂意懷;
  安坐只宜寂默默,修禪須是沒人來。
  謝布施,感心懷,幽室天人不易排;
  掃洒盡應人定怪,祗承必恐眾宜猜。
  立室內,遶禪臺,為汝宣揚法義開;
  莫把嬌姿染污我,休將天女惱人來。
  修行久,出塵埃,已見真如道路開;
  取受人情應墮落,收君天女定輪迴。
  莫久住,速須迴,千萬今朝察我懷;
  天女當時不肯去,阿誰與解救唱將來。

  持世菩薩第二卷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