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十三、維摩詰經講經文(四)



  經云:「佛告彌勒菩薩,汝行詣維摩詰問疾。」
  世尊見諸聲聞五百並總不堪。此菩薩位超十地,果滿三衹,十號將圓,一生成道。證不可說之實際,解不可說之法門。神通能動於十方,智惠廣弘於沙界。隨無量之欲性,現無量之身形。入(人)慈不捨於四弘,觀察唯除於六道。其相貌也,面如滿月,目若青蓮,白毫之光彩晞暉,紫磨之身形隱約。諸根寂靜,手指纖長。戴七寶之天冠,著六殊(銖)之妙服。說法則青(清)音廣大,辯才乃洪注流波。外道怖雷吼而心降,小聖蒙密言而意解。是以諸佛與記,眾聖保持,成佛向未來世中,度脫於龍花會裏。現居兜率,來到菴園。世尊遣問維摩,便於眾中喚出。彌勒承於聖旨,忙忙從座起來。動天冠而花寶玲瓏,整妙服而珠瓔瀝落。禮儀有度,感德無倫。仰瞻三界之師,旋遶七珍之座。合十指掌,近兩足尊,立在佛前,專希處分。世尊乃告彌勒,「此時有事商量,維摩臥疾於毗耶,今日與吾問去。吾之弟子十大聲聞,尋常盡覓於名能,試使多般而辭退。舍利弗林間●(宴)座,被輕呵。目●連里巷談經,儘遭摧挫。大迦葉求貧捨富,平等之道里(理)全乖。須菩提求富捨貧,解空之聲名虛忝。富樓那、迦旃●(延)之輩,總因說法遭呵。阿那律、優波離之徒,盡是因逢被辱。羅●說出家有利,不知無利無為。阿難乞乳憂疾,不了牟尼示現。總推智矩(短),盡說才微,皆言怕懼維摩,不敢過他方丈。況汝位超十地,果滿三祇,障盡習除,福圓惠滿。將成佛果,看座花臺。無私若杲日當天,不染似白蓮出水。人間天上,此界他方。四生賴汝提攜,六道蒙君救度。汝已竭愛增(憎)海,汝已消煩惱魔,汝已代(伐)愛稠林,汝已割貪羅網。已度●邊眾,已絕有漏因,已到涅盤城,已上金剛座。佛法中龍象,賢聖內鳳鱗(麟)。在會若鶴處雞群,出眾似雕遊霄漢。智惠威德,眾所稱揚。居士丈室染疾,使汝毗耶傳語,速須排比,不要推延。若與維摩相見時,慰問所疾痊可否。詩云:

  小乘昔日總遭嗔,若待分疏各說因,
  知汝神通超小聖,想君詞辯越聲聞。
  不唯早證三身位,兼亦曾修萬行門。
  今為維摩身染疾,事須與傳語莫因循。
  世尊喚命其彌勒,彌勒●●從座起,
  合十指爪設卑儀,向千花座聽尊旨。
  六銖衣●襯金霞,七寶簪●(冠)動朱翠,
  立在師前候聖言,仁天見者生歡喜。
  辯才無●(蟆)眾降伏,威德難儔佛讚●(美)。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知惠圓,福德備,佛果將成出生死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戴天冠,服寶●(帔),相好端嚴法王子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越三賢,超十地,福德周圓入佛位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足詞才,多智惠,出語總歸●相里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果報圓,已受記,來世成佛號慈氏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難測度,難思議,不了二門自他利,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交往毗耶問居士。
  牟尼這日發慈言,處分他家語再三,
  十大聲聞多恐失,一生菩薩計應堪。
  清詞辯海人難及,妙智如泉眾共談,
  若見維摩傳慰問,好生祗對莫羞慚。
  吾今對眾苦求哀,望汝依言莫逆懷,
  小聖從頭遭挫辱,大權次第合推排。
  隨時行李看將去,奔魯排比不久迴。
  更莫分疏說理路,便須與去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彌勒白佛言:世尊,我不堪任詣彼問疾。所以者何?憶念我昔為兜率天王及其眷屬,說不退轉地之行時,」乃至「不退轉地之行。」

  是時彌勒,重親花座,再近蓮臺,三禮牟尼,一伸辭退,彌勒名叨菩薩,位忝無生,化人之方便素虧,度眾之懃勞未省。剜眼截頭之苦行,未省施為,捨身捨命之殊因,何曾暫作。蒙世尊授記,沐眾聖保持,成佛果於當來,度有情於苦海。受灌頂職位,為法王孫,居兜率陀天,是一生補處。適來蒙世尊,不以智惠淺劣,詞辯荒虛,敕往方丈室中,慰問有疾菩薩,述十大聲聞之過,贊一生調御之能。勞聖選差,伏蒙獎錄。道理直應前去,不合推辭。憶昔為兜率天王,說不退轉地之行。且兜率天王者,以十善果報,生六欲天中,受妙樂於外宮,離囂塵於內院。雖則朝朝聽法,會會聞經,心求●上菩提,誓志●(營)於福業。當初便領諸眷屬,聽法特來我所。我便交修六度,遣救四生,要施平等之心,仍須不偏不儻(黨)。忍辱無我,不計怨親,精進禪寂,長依修攝,般若智惠,觀照圓通。令捨內財外財,交修白業淨業。尚慮信根深淺,法種輕微,只恐生返覆心,與說不退轉行,天王及其眷屬,座前合掌,聽法聞經,忽見居士到來,儘被他家呵責。詩云:

  雖居兜率具深慈,常念才微智又微,
  並小●(乘)人通似勝,對維摩詰力還虧。
  詞疏理●(寡)非他說,識淺情幽每自知,
  若遣問疾為使去,必應有辱我牟尼。
  彌勒蒙佛親揀選,在會聖凡皆總見,
  幾迴旋繞百花臺,一注仰瞻圓月面。
  合●(柔)軟手向牟尼,以美妙言伸讚嘆,
  須將卑懇啟尊懷,伏乞慈悲垂憫念。
  我昔時,因勸善,為兜率天王及從眷,
  恐伊返歸正真心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處花宮,居寶殿,皆於妙樂生貪戀,
  為說諸佛堅固門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初出塵,絕離染,習種性根浮淺,
  與說修行堅固門,總遣習於不退轉。
  且精懃,勿疏散,愛把眼花空裏翫,
  與說諸佛堅固門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利一身,非一見,不敢蹤橫起方便,
  與說諸佛堅固門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福德微,神力軟,多被魔家來惱亂,
  與說諸佛堅固門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出愛河,到彼岸,令發四弘廣大願,
  與說諸佛堅固門,總遣修行不退轉。
  天王聞說愜深情,各各歡忻不可名,
  爭取天花伸供養,競將異寶表虔成(誠)。
  昔時迷處從玆悟,往日昏交此日星(醒),
  因得聽聞不退轉,起來禮謝不休停。
  發大願,唱奇哉,感賀慈悲化利開,
  因得聽聞不退行,從今修進救輪迴。
  天王禮謝言希有,彌勒慈悲未盡懷,
  更擬為他重解說,被維摩見也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時維摩詰來謂我言:彌勒,世尊授仁者記,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用何生得授記乎?過去耶?未來耶?現在耶?若過去生,過去已滅;若未來生,未來生未至;若現在生,現在生莫住。如佛所說比丘,汝今即時亦生,亦老,亦滅。」

  不〔堪〕任詣彼問疾。

  彌勒告世尊,往日遭維摩呵責事。彌勒道:我思往昔,為兜率天王及其眷屬說不退轉地之次,忽見維摩髮籠離垢之繒,手柱(拄)弱梨之仗(杖),謂我言道:「彌勒:汝久居聖位,已出煩(樊)籠,三僧祇劫修行,百萬生中精進。福惠具足,種性尊高,六度已圓,十身備歷。所以世尊授仁者記,一生成佛。未委三生之中,何生得記,過去未來現在?若言過去,過去已滅;若言未來,未來未至;若言現在,現在不住。況生住異滅,念念遷移,云何彌勒得授記乎?又莫是●生得受記也?若是無生得受記者,如無有生;若以如滅得受記者,如無有滅。真如不屬生滅,●去●來。又一切眾生,皆有真如。若彌勒得授記者,一切眾生,亦合得記。若過去得菩提,即是菩提●住相。若未來得菩提,未來之事有何憑,現在推窮又是無。」居士道偈:

  如何狂或(惑)諸賢聖,真如既也無差別,
  法性因何有雨(兩)種,菩提不是觸塵收。
  何處說言身上覓。菩提不是觸塵攝,
  爭得交他性上求。菩提相狀既全●,
  菩提長矩(短)何當有。菩提微妙難知故,
  莫將有所得心求。

  彌勒告世尊:「世尊,維摩居士,說爾許多來由,我於當日都無●(祗)對。會中有二百天人,聞居士談揚,盡懷歡喜之心,皆獲●生法忍。唯增慚(赧),尚自憂惶,聞說便瞻(膽)戰心驚,豈得交吾曹為使,伏乞世尊,特開惠鏡,朗鑒卑情,會中菩薩極多,且望慈悲別請。」讚嘆維摩有偈:

  維摩神力不同常,誰肯將心敢抵當,
  智似碧天消闇霧,詞如紅日爍輕霜。
  聲名遠振千千界,變現遐傳萬萬方。
  憶昔尚由(猶)懷戰灼,爭堪為使共談揚。
  善哉彌勒法王子,到涅槃城出生死,
  現居補處住天宮,來世成佛居寶位。
  智無雙,德難比,十方諸佛盡讚美,
  解為天王及眷屬,能說難思不退地。
  蒙世尊,與授記,三世之中何世值,
  我今不會與咨陳,伏望慈悲略開示。
  過去生,過去生已滅,諸行無常不曾止,
  如空中鳥跡更●別,怎生得受菩提記。
  未來,未來生現無,色相莊嚴且未至。
  唯承佛果理全虧,怎生得受菩提記。
  現在、現在生不停,念念遷流●住滅,
  昨朝今日事全殊,怎生得受菩提記。
  若以●生得受記,●生即是其正位,
  正位方中絕果因,怎生得授菩提記。
  如生如滅理皆明,●相●為法不貳,
  聖賢彌勒一雷同,怎生得受菩提記。
  眾生畢竟總成佛,●以此法誘天子,
  莫分莫別是玄河,怎生得受菩提記。
  我時聞說沒言雔(讎),對彼天人懶出頭,
  演解脫言詞遠順,說菩提理事玄幽。
  維摩才辯誰人對,居士神通卒莫籌,
  交我若過方丈去,思量往昔至今羞。
  其時彌勒告如來,往昔遭呵不是推,
  我即還同明(鳴)布鼓,維摩直似振春雷。
  不辭便往傳尊旨,必被他家挫辱迴。
  幸有光嚴童子里,不交伊去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佛告光嚴童子,汝行詣維摩詰問疾。」

  三萬二千菩薩,八千餘數聲聞,盡總顒顒合掌,無非楚楚●容,宣命者各抱慚惶,怕差者盡懷憂懼。會中悄悄,飲氣吞聲。天花落一枝兩枝,甘露灑十點五點。世尊乃重開金口,別選一人,傳牟尼安慰之詞,問居士纏綿之相。有一童子,名號光嚴,相圓明而特異眾人,心朗曜而迥然高士。修行曩劫,磨練多生,煩惱多生,煩惱之海欲枯,智惠之山將就。隨緣化物,愛處俗塵,如蓮不染於淤泥,似桂無侵於霜雪。諸佛秘藏,說之而義若湧泉,菩薩法門,入之而去同流水。身三口四,喻日月之分明,言直心真,現嬰童之純禮。不居淨土,也住娑婆,渾俗塵寧顯姓名,為道者全亡人事。此日聽佛說法,亦在菴園,貯謙謹於情懷,處卑微之座位。佛於大眾,乃命光嚴,汝須從座起來,聽我今朝敕命。光嚴被喚,便整容儀,纖手舉而淡泞風光,王步移而威儀庠序。虔恭三禮,仰示慈尊。寶冠亞而風颯苻枝,瓔珞搖而霞飛錦樹。天人齊看,凡聖皆歡。卓然立在於佛前,側耳專聽於敕命。世尊告曰:「汝且須知,吾有一大事因緣,藉汝與吾弘傳至教。城外維摩居士,是我門徒,作俗中引道之師,為世上照人之鏡。忽爾乖於攝治,今有病生,纏綿於丈室枕床,妨蟆於大城遊履。塵生麈尾,藥滿●(雞)窗,有心●●(机)以呻吟,無力丈梨而教化。我今愍念,欲擬安存,聊伸法乳之情,貴表師資之義。我尋乎小聖,五百聲聞,分疏之皆曰不任,盡總乃苦遭罵辱。我也委知難去,不是階齊,如熒火之光明,敵太陽之赫弈。必知菩薩,問得維摩,二空之理既同,七辯之詞不異,末上先呼彌勒,令人毗耶,成佛雖在龍華。為使不任詣彼。誰知彌勒也有瑕玼,對知足天人之前,曾被維摩問難。適來汝見彌勒,苦理推詞(辭),問疾佛使,不可暫停,居士便長時懸望。我今知汝,最教聰明,無瑕玼似童子一般,有行解與維摩無異。汝於今日,更莫推詞,共為苦海之舟航,同作人天之眼目。莫藏智劍,勿●囊錐,事須為我分憂,問疾略過方丈。」云…

  佛告光嚴聽我語,有事今朝須汝去,
  暫於丈室問維摩,更莫依前有詞訴。
  心既明,行又普,清淨光明●比喻,
  逢顛危處解安存,是闡提人能救度。
  汝須聽,莫疑悟,丈室維摩身病苦,
  領吾言了便須行,更莫推辭問疾去。
  是天人,兼八部,見解聖凡無不許,
  既能如此有佳名,更莫推辭問疾去。
  汝為賓,他為主,他且如龍君似虎,
  兩家彼此是俗人,更莫推辭問疾去。
  此道場,難抵遇,居士身心勿怕懼,
  共伊彼此是丈夫兒,更莫推辭問疾去。
  緣諸人,各有故,問得遍曾遭觸誤,
  汝似明珠絕點瑕,更莫推辭問疾去。
  佛言童子汝須聽,切為維摩病苦縈,
  四體有同臨岸樹,雙眸●異井中星。
  心中憶問何曾罷,丈室思吾更不停,
  斟酌光嚴能問得,吾今對眾遣君行。
  丁寧金口讚當才,切莫依前也讓推,
  汝見維摩情款曲,維摩見汝喜俳佪。
  不於年臘人中選,直向聰明眾裏差,
  必足分憂能問病,便須排當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光嚴白佛言,世尊,我不堪任詣彼問疾。」

  光嚴聞告,憂喜滿懷。後說憂心,先論喜事。論其喜事,數有四般,願佛慈悲,許我諮告。一、世尊告命,二、對眾吹噓,三、問處勝強,四、位陪彌勒。我聞百憶(億)世界,唯佛最尊,金容現而日月藏暉,神力呈而乾坤振動,萬生難遇,億劫罕逢。人逢也,業海便枯;世有也,苦輪頓息。我今慶幸,得覲如來,又蒙對眾呼名,令我問維摩居士。金口之語,玉齒慈音,呼我名於蓮花舌中,喚我號於人天會裏。又見菴園會上,凡聖人多,此方菩薩微塵,他土聖賢沙數。不邀諸德,偏道我名,對彌勒前卻紀纖塵,向海水畔偏誇滴露。深生暫(慚)愧,豈敢忘恩。令瓦礫以生光,遣枯林之花秀。又所蒙處分,令問維摩,聞名之如露入心,共語似醍醐灌頂。心同日月,辯似江河。被呵責者菩薩聲聞,為弟子者國王宰相。令交問處,直為勝強。隨風氣而鷰雀也高飛,處驥尾而蚊●致遠。又見世尊告命,彌勒上人授記於衹樹園中,成佛於龍花會裏,慈氏洋言已過,不問維摩。誰知彌勒下頭,便沐更呼我號。以小計大,將●喻金,得陪離苦之人,我有成佛之望。一蒙世尊呼命,四喜齊生,便合唱喏而行。子細思量,又乃不可。喜有四件,憂有四般,不如對我世尊,一一分明說破。第一、揣己無德,第二、去易迴難,第三、恐辱世尊,第四、昔遭挫辱。云云…

  夫量力度德者,是君子之常言,省行察仁者,是聖賢之恒範。如我者,發心日淺,迷性時深,於六度中,稍悟進修,向八識內,由藏人我,見四生六道,便擬開教化之門;向一性三乘,才欲啟修行之路。雖名菩薩,多處俗塵。在火宅而任運業生,習網羅而等閑惡長。而況維摩大士,莫測津涯,說萬事如在掌中。談三界不離心內。貌同野鶴,性比閑雲。洒甘露於麈尾稍(梢)頭,起慈雲於蓮花舌上。詞同傾海,弁(辯)似湧泉,若令交我問他,遠比百千萬陪(倍)。第一、便承敕命,不阻專情,辭千花座上世尊,問方丈室中居士,將佛言語,傳問維摩。忽然別有事端,到彼如何祗對。分疏不怠,便值責訶,如秋葉之逢霜,似輕冰之畏日。去時稍易,迴日極難,非唯取笑於傍人,兼亦自添於慚悚。第二、縱被維摩呵責,事也為等閑,即將忍辱祗當,居士自然息怒。卻恐為使不了,辱著世尊。弟子尚自如斯,師主想應不煞。因觀魚目,有似類(纇)珠,為見鈆刀,兼輕龍劍。此時問病,須揀英才。他時別有指呼,不敢有違敕命。第三、又緣我初悟道,未曉真源,已曾被居士叱呵,空立一無祗對。明珠有(翳),白玉沾瑕,於俗諦深覺漸惶,在真理頗多悟(誤)解,尊卑極遠,深淺全殊。抱四喜與四憂,懷萬驚及萬怕,有勞聖旨,直阻尊情,卻緣自審荒虛,不敢問他居士。

  我見世尊宣敕命,令問維摩居士病,
  初聞道著我名時,心裏不妨懷喜慶。
  金口言,堪可敬,●漏梵音本清淨,
  依言便合入毗耶,不合推辭阻大聖。
  願世尊,慈愍故,聽我今朝懇詞訴,
  佛有慈悲正遍知,有數件因依不敢去。
  我少年,智未具,佛法之中未曉悟,
  切緣居士辯才多,所以思量不敢去。
  況維摩,難比喻,語似河傾兼海注,
  問我無言向對他,所以如今不敢去。
  我遭呵,不怕懼,去恐辱著三界主,
  自知為使不當才,怕帶纇世尊不敢去。
  數年前,於道路,恰向城門前逢遇,
  被他痛切劃摧殘,所以如今不敢去。
  願世尊,且容許,專聖慈悲垂擁護,
  會中賢聖數極多,便乞金言別喚取。
  居士神通不可論,情聲美譽滿乾坤,
  六根磨鍊三祇劫,一語苞藏萬法通。
  方丈室中身染疾,合教傳語賜安存,
  忽然被問無詞對,卻恐臨時辱世尊。
  合啟讓,禮花臺,問疾多應不是才,
  彌勒上(尚)猶言淺智,光嚴爭敢不辭推。
  道傳咫尺非難往,祗對乖張不易迴,
  佛見光嚴言語切,喚將盤問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所以者何?」

  於是佛呼童子,再近花臺,汝聽吾丁寧處分:「汝是吾之弟子,吾是汝之大師,發一言而便合依從,況再囑而因何辭●(訴)。我也深知你見解,酌度你根幾,與維摩不教些些,為甚如今謙退,有何所以,請與我宣。儻或實有理窮,吾即別差人去。」光嚴白佛言曰:「
  殊勝之事,雖不敢為,蒙佛對眾以吹噓,故合依言而便往。如或世尊不信,應須一一分疏,不言有似暗含,未說直如謙退。我於往日,初發道心,不知五欲之●常,豈暮(慕)一乘之究竟。忽思梵●(剎),求問道場,乃取父母指揮,將少香花供養。便辭父母,欲詣菴園,或於郊野之中,逢見維摩居士。」云云 有偈道:

  童子天然悟志真,起居父母便辭陳,
  我今暫擬離甘旨,略入伽藍聽法輪。
  一炷名香充供養,百枝花蕊表慇勤,
  願兒禮佛諸功德,迴施莊嚴奉二親。

  父母有偈道云:

  父母聞言道大奇,少年本分正嬌癡,
  卻思城外花臺禮,不把庭前竹馬騎。
  又擬道場申供養,善緣和合正當時,
  事須速疾來歸舍,只向門前待我兒。

  光嚴既聞父母允許,便乃拜別尊堂,不乘寶馬輕車,遂乃步行途路。臨辭華弟(第),乃命家童,捧數合之香花,擎幾般之幡蓋。威儀庠序,服錦新鮮。拋火宅於城中,禮花臺於郭外。街坊競看,仕庶咸嗟,嘆幼年能發於善心,怪齠齔解辭於俗網。

  行次逢著居士 有偈言曰:

  光嚴貪喜去波波,一蔟家童侍衛多,
  戴霧花枝香爛●,惹煙幡蓋勢巍峨。
  道場決定親瞻禮,火宅多●(應)出網羅,
  正是喜懽行次第,城門忽爾遇維摩。

  光嚴整行之次,忽見維摩,道貌凜然,儀形畾落。右手掌拂塵之麈尾,左手擎化物之寒笻,萬莖之鶴髮垂肩,數寸之雪眉覆目。●●道眼,●天上之雲霞;歷歷星冠,奪人間之皓月。遙望而清風宛在,鶴處雞群;近觀而光彩射人,龍來洞口。光嚴才見,趨驟近前,五體投誠,虔恭便禮,重重禮敬,問訊起居。「不審維摩尊體萬福,一自佛前分首,已隔寒喧,難尋似鶴之蹤,莫睹如雲之跡。長思道行,每想英聰。修書而無鴈可憑,顯戀而有夢頻託。不知別後,況味如何,說法化道於晨昏,接物必勞於德用。我知今日,交下遭逢,深慚瞻禮於花臺,何幸得逢於居士。」居士對曰:「少禮光嚴,吾緣佛事驅忙,不得頻頻相見。我長於諸處,誇汝婁羅,心田無荊棘之林,性行絕波濤之險。有善比作,無惡不除。佛會之中,顯汝名性。法教之內,汝獨聰明。更須勤苦,莫退菩提,共汝進修,同證●為之果。」光嚴聞語,喜不自勝,舉步向前,問居士曰:「我見居士,●●行李,急急入城,未委新別何方,唯願慈悲指示。」

  光嚴禮佛於城外,蔟錦攢花作一隊,
  人擎寶蓋響珊珊,風引金爐香靄靄。
  好威儀,足自在,誰不咨嗟生敬愛,
  行程纔到大城門,恰值維摩相遇會。
  便向前,合手掌,禮拜虔恭途路上,
  重序寒喧問起居,志心一向懷瞻仰。
  久辭違,長憶想,終日有心伸供養,
  何期今日道途間,得逢居士慈悲相。
  在俗中,智惠朗,只有維摩●比量,
  昨霄(宵)眠夢有徵祥,今朝得見慈悲相。
  我心中,喜無量,貧處得逢珍寶藏,
  正當我發善心時,誰知得見慈悲相。
  搖麈尾,把災丈(杖),何處為人斷疑網,
  ●●獨自入城門,行止因由請宣唱。
  我今歡喜百千重,暗夜明燈忽爾逢,
  明月半輪居世上,慈雲一片入城中。
  遙觀以覺人風美,近禮方知法味濃,
  我化(●)上由(尚猶)常嘆仰,光嚴爭不志虔恭。
  禮居士,五三迴,瞻仰尊顏問大才,
  行李適來離甚處,入城忙怕使人猜。
  為當他國施方便,為復靈山禮寶臺,
  居士莫辭與我說,一心願聽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憶念我昔出毗耶離大城,時維摩詰方入城,我即為作禮而問言,居士從何所來?答我言,吾從道場來。」云云……

  光嚴合掌,啟白維摩,唯願慈悲,聽我咨問。我為猒(厭)居火宅,有心深暮(慕)善緣,命三五個家童,排一兩對幡蓋,欲出城外,往詣迦藍。忽向此間,得逢居士,我知維摩所行之處,必有利益因緣,不是說法化人,只是禮佛問道。未委適來居士,行程近遠,甚處迴歸,我要知此蹤由,所貴漸明法眼。維摩見問,微笑點頭,解能如此問吾,大是聰明童子。我適離處,別卻道場,甚生富貴端嚴,可畏光花熾盛。

  這日光嚴纔問了,大聖維摩便迴告,
  念君惹子大童兒,便解與吾論志道。
  拋火宅,厭煩惱,數入伽藍聽微妙,
  甚能忍辱及精勤,見說於家又慈孝。
  心鏡明,長鑒照,寂靜修行棄喧鬧,
  忽然只把這身心,自然不久拋生老。
  問我二,我以會,要甚行由知所在,
  問我新從何處來,聽取老夫細祗對。
  問我身,是四大,假合因緣作依賴,
  究竟推尋惚是真,人我既空無主宰。
  問我心,歸性海,性海直應非內外,
  既●內外及中間,何得更言來所在。
  如此說,你未解,恐怕交君無取採,
  若論目下別何方,吾且新辭道場內。
  纔見維摩別道場,光嚴歡喜異尋常,
  今朝不往(枉)逢居士,與我心頭恰塞當。
  要寶藏人得寶藏,求清涼者得清涼,
  慈悲隔事相提挈,未委何方是道場。
  重禮拜,乞慈哀,獲幸今朝遇大才,
  本意道場求善請,恰逢居士道場迴。
  東西南北希宣說,遠近高低指引開,
  已是受恩莫責過,直言去處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我問道場者何所是?答曰:直心是道場,無虛假故。發行是道場,能辯事故。深心是道場,增益功德故。菩提心是道場,無錯謬故。」

  光嚴合掌,又白維摩,近別道場,我以知委。為復山巖寺宇,為復城廓伽藍。是何堂殿樓臺,有甚幡花寶蓋。多少來田地,幾許多僧徒。深知重疊諮聞,伏乞慈悲為說。光嚴有詩:

  願拋火宅上牛車,又遇維摩長善牙(芽),
  未委道場何寺宇,算應供養有幡花。
  梵螺吹處清三業,金●(磐)敲時斷八邪,
  端的忽然知去處,將身願入法王家。

  居士問光嚴,汝求者,元是有相道場。此處說毬場,有相道場,有十件利益,有十件不利益,言利益者:一是有相,二是有作,三感人天果報,四長福,五消災,六有限,七具緣,八化邪心,九破壞,十利益不普。無相道場:十件利益全,一是●相,二得菩提,三利眾生,四隨方即就,五超過三界,六萬法包含,七增益智惠,八諸佛讚揚,九根源●盡,十真實法門。夫欲逃生死,先須令心平等。萬法而皆自心生,三界乃本從識上。況乎擬求佛果,將出本源,須開真實之道場,必賴證修於功德。豈有攀緣有相,愛暮(慕)色聲。幡花無證理之期,香火有消災之分。此是如來方便,接引初心,令睹相已虔恭,遣因嚴而發善。光嚴,我見汝常親佛會,早入法門,准承已悟於無為,誰料由貪於有相。波波求法,無殊趁影之人;劫劫趨名,不異映冰之士。菩提是道,心法是場。能於心法之場,生得菩提之道。汝於今日,實為遭逢,只於一句言詞,斷卻萬生疑。

  居士有道場偈:

  修心修行是真修,莫學愚人向外求,
  愛暮(慕)幡花●(虛)急急,攀緣香火大●●(攸攸)。
  鍾(鐘)聲豈滅輪迴苦,磐韻難消生死憂,
  與汝個修行疾徑路,須知萬法在心頭。

  與汝真道場偈:

  若要拋離生死鄉,須知內法作津梁,
  即心有似言詞妙,約行求真道理強。
  救苦逍遙勝磬韻,心珠照耀勝燈光,
  勸君更莫懷猶●(預),這個修行是道場。

  光嚴謝居士有詩:

  自知情識久昏昏,不曉真心是法門,
  有相幡花何足說,無為功德始堪論。
  喜於里巷逢居士,恰共靈山見世尊,
  隔事莫辭子細說,萬生不敢忘深恩。

  所以經云:「直心是道場,無錯謬故。」

  夫欲修萬行,先要直心,心既無諂佞之機,果豈有曲邪之報。由心直故,利有數般,所以直心之場,能生菩提之道。由心直故,具其十條:一不入於邪見,二不入惡道,三鬼神敬奉,四無諂佞,五懷抱無事,六怨親平等,七人天敬重,八疑心不生,九度分祈求,十速得成佛。由此直心為本,別引法起心生,發起四種願心,更運萬般善業。恐此二心,深淺相續,更起深心。深深擬證●為,念念堅修功德,敬要何為。復起菩提之心,正證七大之果。此四心者,名為道場,十方諸佛讚揚,三世如來修學。一念念漸消煩惱,一心心契證菩提。王(三)賊水火不侵,生老病死不染。若或功圓業就,善滿惡除,感三十二相莊嚴,得一百四十功德。巍巍金相,光明而日月藏暉;皎皎玉毫,燦爛而乾坤換色。此之利益,起自何來,皆因清淨直心,置證逍遙之位。

  善心之內何心重,只有直心堪敬奉,
  一直心起萬邪亡,些些煩惱難移動。
  無諂曲,少恣縱,偏解消除邪見夢,
  但校一念直心生,自然眾善來隨從。
  喚光嚴,我相告,直心場上能生道,
  所以直心是道場,若能行得偏為好。
  有直心,要豈造,地獄傍生長不到,
  世世人天路上行,若能行得偏為好。
  直心人,少憂惱,神鬼無因能攪擾,
  只為直心不怕伊,君能行得偏為好。
  直心人,須心好,富貴不親貧不笑,
  自慢心士不曾為,君能行得偏為好。
  直心人,無奸巧,心上不曾藏怨懊,
  好惡言詞道了休,君能行得偏為好。
  直心人,不草草,到處能令人愛樂,
  儻(黨)理尋常不儻(黨)親,君能行得偏為好。
  ●●(柔軟)直,最為妙,不得凶●多強拗,
  無益上直心不要為,君能行得偏為好。
  佛法中,最濟要,萬善皆由心變造,
  且應目下滅憂愁,又緣不久拋生老。
  直心人,功不小,萬事欲行能返照,
  光嚴若立得直心場,自然生得菩提道。
  若要修行逡速程,直心直行直須平,
  歲寒不易和松●(操),鑒照●虧似鏡明。
  祗把練魔求志理,不將諂曲順人情,
  直心場上招何果,諸佛菩提此處生。
  四心清淨道場排,總在心王為剸栽(裁),
  心裏嶇崎招損污,平中平穩免淪(輪)迴。
  光嚴歡喜言無盡,為見維摩心鏡開,
  居士恐伊心未悟,更論心靜唱將來。

  經云:「布施是道場,不望報故。持戒是道場,得願具足故。忍辱是道場,於諸眾生心無蟆故。精進是道場,不懈退故。禪定是道場,心調柔故。智惠是道場,見諸法故。慈是道場,等眾生故,悲是道場,…故我不任詣彼問疾。云…

  於是維摩居士,為光嚴童子,指引多般之道場云……

  平光嚴汝聽我宣揚,萬行皆於心內藏,
  光嚴若也專心聽,一一方名真道場。
  長行布施莫希亡,●住心中誰短長,
  一切處與人安樂著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一志任持●戒香,整齊三業保行藏,
  心珠皎潔●瑕翳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又須忍辱離剛強,怨境來時莫與忙,
  觀行破除含忍卻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摩練身心似鏡光,能行精進力堅剛,
  睡眠懈怡(怠)全除改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卓定深沈莫測量,心猿意馬罷顛狂,
  情同枯木除虛妄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智劍鋒寒比雪霜,不交煩惱滿身藏,
  六根門裏長尋捉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慈悲愍念受災殃,六道三途往返忙,
  拔濟總交登彼岸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歡喜逢人但讚揚,莫生嗔怒縱心王,
  若能滿面長含笑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觀察身心必意亡,少貪名利恣乖張,
  但於分上能求得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一點無明火要防,焚燒善法更難當,
  滅除只在心池水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貢高我慢比天長,折挫●(應)交虛見傷,
  ●(軟)弱柔和如似水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且要身心不越常,能於苦海作橋樑,
  不論高下皆如一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隨處隨時有吉祥,不言此界與他方,
  ●(抬)足舉頭皆利益,此個名為真道場。
  交吾若是廣分張,如似微塵不可量,
  略與光嚴說少許,君須一一記持將。
  我時聞語自暫(慚)惶,方省從來錯道場,
  今日再差交問疾,尋思此事不相當。
  道場之語讚揚開,我即懽忻幾萬佪(回),
  只向心中有善業,錯於城外禮花臺。
  今朝更遣過方丈,自揣荒虛不是才,
  持世上人多智惠,好交問去唱將來。

  廣政十年八月九日在西川靜真禪院寫此等廿卷文書,恰遇●黑,書了。不知如何得到鄉地去。

  年至四十八歲,於州中●(應)明寺開講,極是溫熱。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