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十一、維摩詰經講經文(二)



  經:「爾時長者寶積說〔此偈已,白佛言……願聞得佛國土清淨,唯願世尊說〕諸菩薩淨土之行。」
  經:爾時長者寶積,經云此偈已,白佛言:世尊,是五百長子皆已發阿□□(耨多)羅三藐三菩提心,願聞得佛國土清淨,唯願世尊說諸菩薩淨土之行。即是菩薩淨土,當來不諂眾生來生其國,若有不諂不詐,心無所曲眾生即生菩薩淨土中,隨其直心,則能發行。若隨一切眾生,皆有直心,則□起一切善行。隨其發行,則得深心。若發一切眾善,則具甚深□□。若具深妙之心,則能調伏其意。若調伏意已,則所聞如其所說修行。若依其說修行,則眾善悉能迴向與一切眾生。若能迴向與一切眾生,則具足種種方便。既具足種種方便,則能成就一切眾生。若成就得一切眾□(生),即便佛國嚴淨。隨佛土淨,即說法淨。佛土既得嚴淨,則一切之法皆淨。若說法淨,則智惠淨。智慧能淨,其心清淨。其心淨已,則一切功德清淨。是故寶積●(若)菩薩欲得淨土,當淨其心。菩薩摩訶薩若要身居淨土,即先〔淨〕其心。如何淨心?不嫉、不姤、不諂、不誑、不憍慢、不掉舉、不兩舌、不惡口、無貪、無嗔、無諍、無競、不煞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忘(妄)、不飲酒、常行慈悲、濟貧、拔苦,歸將有餘救不足者,將安樂施危厄者。乃頭目髓腦,身肉手足,將內外財帛,施身為床座,求聞妙法。

  淨土深沈理,聞來莫可知,
  那邊通穩便,何處是修□。
  望救眾生苦,希求出淤泥,
  此時申請問,幸願賜慈悲。
  必可除邪見,應須滅眾災。
  幸逢金色相,欣遇法門開。
  禮拜親花坐,虔心近寶臺,
  此時垂教遵,決定絕疑猜。
  欲望開真路,專希振法雷,
  敕文令諦聽,便請唱將來。

  經:「諦聽諦聽,善思念之,」乃至「受教而聽。」云云

  爾時長子寶積及五百長者子,既獻七寶蓋已,乃說偈讚歎世尊訖,乃白佛言:「世尊世尊,我等五百長者子發元(●)上正等道心,願聞如來國土清淨之事,惟願世尊說諸菩薩摩訶●(薩)所修行淨土之行。世尊大慈,為我廣說,我等聞已,誓願修學。」云云

  佛言:善哉,寶積。善哉者,言義,我佛又贊成寶積長者,能問於我菩薩修行淨土之行,及為諸菩薩又問如來淨土之行,我為汝等說之,汝等諦聽諦聽。言諦聽者,諦者,審也,個個審實思慮,用心淨(靜)聽,勿生疑惑,聞已修學,善思念之。我說與汝,汝聞應善歎思量其義,聞其義已,記念在心,令莫忘失。云云

  欲得聞真妙,還須志意聽,
  言言宜穩審,句句要分明。
  莫慮寶難會,何愁理不精,
  此時申講說,隨類心均平。
  定見除迷路,終●(息)斷所猜。
  然須消放逸,莫遣亂心懷。
  自此邪門關,因茲法戶開,
  有情皆得果,無處不消災。
  禱祝須心志,虔誠莫縱乖,
  一齋(齊)咸悄悄,說也唱將來。

  □(經):「如是寶積菩薩隨其直心別能發行,」乃至「是故寶積,若菩薩欲得淨土,當淨其心,隨其心淨,則佛土淨。」

  於是長者子寶積五百人等,受佛誨淨心,淨聽佛言,寶積當知直心是菩薩淨土。菩薩成佛時,不諂眾生。來生其國。眾生其心正直,無有邪曲,入佛知見,悟佛知見,悲歎平等。勸一切眾生,皆如赤子。知身是空,了達實法。即佛是心,即心是佛,心外●法,法外●心,淨穢同體,●有分別。穢方淨土,皆猶(由)心變,無有根本,亦●生滅,三界唯識,萬法唯心。了悟心源,即是淨土。若悟真理,菩薩與土,悉同是一。也即是心淨即佛土淨云。別佛土淨云。 側

  淨土何曾遠,認得還須顯,
  都來咫尺間,迷心終不見。
  見了只在心,心了淨方現,
  莫更苦尋求,只此除方便。
  淨方道理只居心,心拙唯言義校深,
  悟了只於心上取,心迷何處漫追尋。
  心明自在來還去,心亂空論古與今,
  畢竟若未除心內黑,定隨心意定漂沈。
  心了了,意咍咍,心若尋常有亂●(猜),
  若解分明生曉悟,眼前便是寶花開。
  清淨土,紫蓮臺,莫遠尋求使意懷,
  會內一人都不悟,忽然起問唱將來。

  經:「爾時舍利弗,承佛威神,作是念,」乃至「而是佛土不淨若此。」

  爾時舍利弗,承佛之威神,又不敢發問,默然作念。作念者,是舍利弗內心思惟佛言,若菩薩心淨,則佛土淨者。我世尊本為菩薩之時,□是萬行精修,意豈不淨。意豈不淨者,云佛過去因中佛之心意,豈是不淨,感果來於穢土。此之佛土,便不得清淨,被有而此穢濁之事云。

  忽整威儀從坐起,合掌殷勤申敬禮,
  迷心此際有疑猜,唯願慈悲說妙義。
  世尊身,在因地,豈不修持清淨意,
  如斯穢土顯然間,難會如斯深道理。
  今辰幸乞賜慈悲,願決昏昏一段疑,
  適道墮(隨)其心意淨,如何穢土現如斯。
  終不曉,周難知,眾惡山川總見之,
  我佛當為菩薩日,爭無臻志苦修持。
  猶未悟,尚疑猜,特望金言借辯才,
  所貴裏心生了悟,輒然方敢近花臺。
  垂憫念,賜悲裏(哀),幸乞毫光照下懷,
  大聖呵呵添幸色,與他說喻唱將來。

  經:「佛知其念,即告之言,」乃至「日月豈不淨也。」云云

  佛知其念者,世尊以他心智,知舍利弗作念。佛便告言,汝舍利弗,於汝意云何,日月豈是不淨也。舍利弗,日之與月,兩耀齊明,一日一夜,照四天下,消(曉)昏●(候)睹,除熱得涼,蕩蕩巍巍,淨●瑕穢,功德廣大,難贊難思,引導眾生,豈不清淨。而盲者不見,佛言譬如生盲之人,自●肉眼,不見日月,豈日月亡也。尒(舍)利弗曰:不也不也,世尊世尊。不然,世尊。即是生盲之人,自己過罪,非是日月之愆也。答也。佛告舍利弗,眾生種不見如來佛國嚴淨,非如來各(咎)。即是眾生宿業深重,根智差殊,小果之徒,障累未除,不能自覺。又不覺他,因甚得見佛國嚴淨。且十住菩薩尚不見佛智,況乎小果識劣智微,如何觀見佛國嚴淨之事。云云

  日光兼與天邊月,常向天邊●(多)皎潔,
  非於日月沒光明,自是盲人不分別。
  佛國土,事不遠,汝為迷莫可見,
  若交智惠得開張,佛國淨方皆總現。
  韻他家日月自分明,不●之方目已盲。
  不解略言光皎皎,無非只道色●●(冥),
  終不曉,尚含情,何異時人帶恨誠,
  若解持心開了悟,須臾便是淨方生。
  認取理,莫疑猜,休縱迷心繼在懷,
  莫更恨他日月闇,自緣●(幼)目不曾開。
  世尊說,振春雷,百萬天人唱善哉,
  螺髻梵王請指引,分明更說唱將來。

  經:「爾時螺髻梵王語舍利弗,勿昨(作)是意,謂此佛土以為不淨,」乃至「心有高下,不依佛惠,故見此土為不淨耳。」

  爾時螺髻梵王語舍利弗:勿作是意,謂此佛土將為不淨。螺髻梵王者,即是初禪梵王,髮如螺髻,與佛●殊,修四空四禪,有大智大惠,根●(熟)果滿,識量弘深,見此穢土,如似自在天宮。言舍利弗勿作是意,便將此土為不淨世界。舍利弗又云:我見此土丘陵坑次,荊棘沙礫,□(土)石諸山,穢惡充滿。丘陵坑次,即是高下不平,荊棘沙礫,粗惡之義,土石諸山,方是穢垢。緣舍利弗身居小果,與佛及菩薩所見不同,佽甚似營(螢)火對於日光,泥彈同於月愛,全不相承,故但見穢惡,不見清淨。螺髻梵王又告舍利弗,仁者心有高下,不依佛惠,故見此土為不淨耳。云仁者自己心中高下不平,穢惡充滿。何不依佛智惠,除遣疑惑,淨穢兩途,皆是自生分別,淨穢●殊,不悟不淨,不下不高,●有差殊,即為平等。云云

  梵王既見生疑誤,引接發言尋保護,
  汝令(今)勿作此輕言,自為未明清淨土。
  我心誠,看此境,瑩徹分明如寶鏡,
  略無穢惡眼前生,只見真如兼大聖。
  舍利弗,我見處,荊棘丘山及惡趣,
  裏心常有此疑猜,一段疑猜終不去。
  我見如來土,●(坑)丘自顯然,
  雖聞螺髻說,猶訝梵王言。
  迷意終難改,癡心尚繼纏,
  窮思深妙理,不可會幽玄。
  聞說依希誤(悟),愚心漸次開,
  目前觀穢濁,莫可決疑猜。
  大聖施神變,天人國未裁,
  大方清淨土,齊現唱將來。

  經:「於是佛以足指案地,即時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寶,」乃至「自見坐寶蓮花。」云云

  於是佛將足指案地,爾時世尊見舍利弗心疑,言此佛土決定穢濁。世尊即以足指案地,即時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寶嚴飾。若干者,●數百千雜寶●(間)廁,不狀不及。譬如寶莊嚴佛●量功德,寶莊嚴土如寶莊嚴佛國,以●量●邊珍寶嚴飾其土。佛為舍利弗有疑,乃變即丘陵坑次之屬,示其眾寶莊嚴:

  忽然大聖施神變,應是有靈皆總見,
  淨方次第眼前生,快樂莊嚴無不現。
  玉為樓,金為殿,鸚鵡頻迦咸讚歎,
  非論菩薩似恆沙,光內親觀諸佛面。
  如來神力忽昭彰,淨國從空便顯揚,
  紫殿總將白玉砌,碧霄皆是白毫光。
  菩薩眾,貌堂堂,瓔珞渾身百寶莊(裝),
  千眾樂音齊嚮亮,萬般花木自芬芳。
  聞法眾,百千侅(垓),並睹莊嚴讚善哉,
  尊者忽然瞻囑後,便同陰裏撥雲開。
  咸頂禮,各俳佪,諸佛分明座法臺,
  大聖迴看舍利弗,問見與不見唱將來。

  經:「一切大眾,歎未曾〔有〕,」乃至「佛告舍利佛(弗)嚴淨悉現。」一切大眾,歎未曾有,而皆見坐寶蓮花,是會中一切大眾各各自見,身坐蓮花。又佛告舍利弗,汝且觀是佛土嚴淨,令舍利弗自觀佛土嚴淨之事。舍利弗告佛唯然。唯然者,信受之辭,本所不見,本所不聞,云我未曾見者,今見;未曾聞者,今聞;今佛國土嚴淨,悉皆顯現,我已見聞。

  側淨土莊嚴汝見否,可●(煞或然)丘山有眾苦。
  如斯顯現一場間,王乃都之如不都。
  舍利弗,尋讚歎,我本眼看全不見,
  令(今)朝比並極分明,迷意當時皆已遣。
  祈心(瞻)禮又瞻依,此事千年萬劫希,
  自喜想生新覺誤(悟),旋知已遣舊時疑。
  託聖力,賴慈悲,息卻●(多)生無限迷,
  又更會前申禮讚,聲聲唯道不思議。
  添福惠,斷疑情,今日●(衷)心喜又台,
  恨發疑情多懇意,莫非專切禮花臺。
  我淨土,鎮鋪排,令汝今朝智惠開,
  更怕人心猶不悟,分別說喻唱將來。

  經:「佛語舍利弗,我佛國土常淨若此,」乃至「若人心淨,便見此土功德莊嚴。」

  經:佛語舍利弗,我佛國土常淨若此。告云:我之國土尋常清淨如此,是汝小果小智,隔所,智鏡不同,不見我土嚴淨,常生不淨之見。為欲度斯下劣人,故示是眾惡不淨耳。我為度下劣之輩,個個漸入佛智,示現如是眾惡不淨土耳。譬如諸天共一寶器大食,各隨其福德,●(●)色有異,如諸天之人,共一寶器中食,各隨自己福力,其飯各各差別,滋味不等,聖凡福業有異,所以觀淨穢不同如是。舍利弗,若人心淨,便見此土功德莊嚴,人若心淨,平等無差,即見佛國清淨之耳。云云

  清幽國土長如此,眾寶莊嚴皆若是,
  只緣自意有高低,迷意凡心難得至。
  似諸天,一寶器,食饌臨時各有異,
  福微之者遂蔬食,福盛之人皆上味。
  修行少,心未至,即見穢方皆若此,
  既能意氣達菩提,便都(睹)莊嚴極樂事。
  長者蒙垂勸,明明斷所猜,
  自然知勝法,各各了奇才。
  居士聞言化,尋時誤(悟)意開,
  既無貪繼半,淨肯愛珍財。
  所喜旋添意,清涼迥愜壞(懷),
  幾多方便處,便請唱將來。

  經:「若在剎利,剎利中尊,除其我慢。若在婆羅門,婆羅門中尊,除其我慢。」

  若在剎利,剎利中尊,教以忍辱。剎利者,是西天王種,為厭居王佐,不樂諠囂,棄捨國城,入於林藪,修忍辱力,除瞋恚心,內能捨頭目身軀,外能捨珠珍妻兒,自能忍辱,亦勸教人,終歲●閑,經年不倦。

  在婆羅門,除其我慢。婆羅門者,是淨行之種,世祖已來,修閭淨行,自有堅志,勸人無厭,求離世間,希生天果。或遍緣臥棘,五熱炙身,持雞狗戒,事日月天。但知執我執人,亦說●因●報。邪山增長,慢海添流,自是他非,常生我慢。居士在彼,亦為其尊,說法化之,令除慢易,皆令出眾,未便入流故。云云

  意為眾生故,權為羅剎尊,
  初還行嫉姤,後即斷貪嗔。
  指示心歸正,令交懇募(慕)真,
  但行忍辱行,必見脫泥津。
  既遇婆羅眾,其中亦作尊,
  令除我慢意,卻作善和人。
  便去貪邪意,拋離外道因,
  忙然歸大道,當下出囂塵。
  各各除疑意,人人有悟懷,
  若作含喜捨,尋便抱悲哀。
  我慢何曾有,貪嗔已遣迴,
  總達方便理,請為唱將來。

  經:若在大臣,大臣中尊,教以正法。若在王子,王子中尊,示以忠孝。若在大臣,大臣中尊,教以正法。大臣者,或是當朝相座,或是出鎮藩方,為天子之腹心,作聖人之耳目,成邦立國,為社禮(
  稷)之柱石,定難除兇,作朝廷之蘺屏。然後示其正法常王,遂訓人陳以直言,無施邪教命,天子金枝永茂,玉葉長榮,子子孫孫,相承相伐(代),出將入相,燮理陰陽,愍物接人,行思(恩)布惠。使千年萬歲,皇風不墜,帝道無傾。顯名於鳳閣之中,畫影向驎(麟)臺之上。以著書史,紀德紀功,是名大臣。我維摩居士於此大臣之中,亦為第一。更以方便,令其不枉人民,是故於此中尊。云云

  若在王子,王子中尊,示以忠孝。言王子者,是國王之太子,或是遠從,或是親王,但是皇屬,總得名為王子。並須鏘鏘濟濟,有孝有忠,始末一心,無懷二意,同匡家社,共治邦家。使根固枝繁永不枯,四海萬方為一統。上則忠勤於主,次則孝養於親,是王子之行。我維摩居士亦於次中,而得第一。仍以微妙方策而教誨之,王子信行,又使皇圖霸盛。云云

  為人不得多愚奧,認取真常深妙教,
  若悟永不受沈輪(淪),真(直)須在意行忠孝。
  忠不施,孝不展,神道虛空皆總見,
  須臾致得禍臨身,妻男眷屬遭除剪。
  忠既行,孝既展,必見官高名位顯,
  善神密護鎮隨身,自然災行常除遣。
  事須依勸莫因巡,切要修持此個身,
  凡有行藏平穩作,●防禍幻(患)使心神。
  常孝順,毋(貫)忠貞,必遂高零(齡)得顯榮,
  儻若欺謾小子事,當時迍厄便施行。
  蒙化後,轉情開,節勒之心●意懷,
  行孝行忠多少●(闕),修仁修德有所咍。
  然福祐,息迍災,各願歸依近法臺,
  總待周旋行化後,現身有病唱將來。

  〔經:「若在內官,內官中尊。化政宮女。」〕

  若有內官,內官中尊,化政宮女。云內官者,是黃門也,亦不名閹官,近伐(代)無記,及四十餘年,此官絕滅。西天亦有此色,不唯中國有之。凡是官(宮)禁食宿中,皆為親密,出銜帝命,入當絲綸。食宿不離於殿庭,行坐常隨於輦輅。宮人妓女,無不依屬,內監嬪妃,皆令官處治,為四方之監護,作一國之威權,百辟稟承,千官取別。重佛重法,好侈好奢,共佐皇風,同居紫禁。我維摩居士,亦於此中,為其法則,教化是等,悉使發心。云云

  不可思議居士,化誘有千般道理,
  非論說法多途,勸誨王孫帝子。
  宰官居士之屬,和愜如同魚水,
  婆羅門人我如山,〔我〕悉遣除慢易。
  最是難化調伏,豪貴尊嚴剎利,
  盡因大士歸●(從),減卻貢高之意。
  更有國主兒孫,遠近宗枝王子,
  皆令忠孝君親,悉使皇風不墜。
  又有國內庶民,傳勢修生意氣,
  當因開士指南,個個聞經會儀。
  又逢閹豎之徒,直至宮中侍婢,
  忽逢居士誡呵,一一消亡罪累。
  內侍黃門輩,無非執化權,
  見僧常禮重,求法每精專。
  起敬傾家產,營齋請福田,
  寫經兼鑄像,謀後世良緣。
  空不支那有,多應在五天,
  少時還美妙,醜拙是臨年。
  富貴學宮裏,嬌奢●(倣)殿前,
  忽然思(恩)寵盡,被配守陵園。
  恰愚(遇)維摩詰,談空甚喜歡,
  一時生厭離,合掌入菴園。

  有一內侍罷官,居於山水,忽得疾病,令人尋醫。有人言某村、某聚落,有一處士名醫,急令人召到,便令候脈,候脈了。其人云:更不是別疾病,是●(坐)後風。其大官甚怒,便令從人拖出,數人一時打決。其人叫呼,更有一人內侍,亦是罷官,看來見外面鬧,內使多露頭插●(梳)於墻頭於面曰:此人村坊下輩,不識大官,不要打捧(棒),便令放去。其醫人忽爾抬頭,見此中官,更言曰:阿姨道(到)底是那。

  長者維摩詰如是等●量方便,云何名以如是等●量方便,即是上來●(說)在剎利,剎利中尊。直至●在護戈,護戈中尊已來。居士以種種百千方便,於中誘誨,善說諸法,教化多般,悉令信受,隨其類趣,依稟修學。皆於本事通達解了,又令速發●上正等之心。居士為愍眾生及小果之輩,意欲廣談妙法,示現有疾於方丈室中,獨寢一床,以疾而臥。是要度脫迷暗,總出昏衢,令知身命不堅,幻化為體。四大假合,五蘊成形,欻爾●常,颯然空寂。維摩居士尚悟如斯,況我輩之徒,如何不覺。云云

  到處行方便,頭頭盡化情,
  心無剎異事,意即為眾生。
  若獲清涼界,皆弘喜悅誠,
  因茲親引力,切切事分明。
  以此多饒益,尋時現病身,
  廣談人世事,四大似浮塵。
  遂顯身羸掇,令交歸正真。
  只徒來問疾,意要話其因。
  既有秀黃貌,兼陳捎弱懷,
  說人如電轉,言也似雲雷。
  若有一生質,刀(都)憂四大災,
  總交知若此,普為唱將來。

  經:「以其疾故,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士、婆羅門等,及諸王子并餘官屬無數千人,皆往問疾。」云云

  以其疾故,國王、大臣、長者、居士、婆羅門等,及諸王子并餘官屬,共數千人皆往問疾。長者即寶積等五百獻蓋之徒,居士即與如維摩居士之輩,婆羅門即淨門之眾,及諸國王兼國王子,并國內官屬百千萬眾,聞居士有疾,皆來體問。言居士居士,何故有疾?為移是四大違和,為復是教化疲倦。願為我等,說此病緣。

  纔聞居士病榮(縈)身,凡是有靈皆怪訝,
  病臥只居方丈內,飢羸起坐甚艱難。
  國王王子盡奔波,居士宰官咸禮覲,
  一切天人皆到會,果然見一病維摩,
  多將湯藥問因依,大照國師尋斬候,
  雖即●(至心)申體察,莫知來處辯其因。
  謝諸人者賜相哀,四大元知有此災,
  舊日神情威似虎,今來體骨瘦如柴。
  深貴汝,倍憂懷,我此身形自嘆裁,
  因有如斯縈病故,廣陳妙法唱將來。

  經:其●(往)者,維摩詰因以身〔疾〕廣為諸法,諸仁者,見(是)身●常,●強、無力、無堅、速朽之法,不可信也。為苦、為惱,眾病所集。」云云

  其往者,維摩詰因以身疾,廣為說法,因為國王、居士等百千萬人皆來體問,居士便以身疾,廣博解說,令其人輩,生厭捨心。諸仁者,是身●常,●常者,即不常也。上生非想處,下至轉輪王云云,●有常定也。●強●力,人若無疾無惱,身心強盛,氣力勁直。若或有病,故是身力衰羸。人有四百四病,皆屬四大主持,若或一脈不調,百一病起。緣地水火風,假立其體,諸邪相伏。今日脈陳頭疼,口苦渴死,唱生腹脹,唯乾稱●(怨)乞命,四支(肢)不舉,兩眼●光,坐臥人扶,飲食小(少)味,脣騫耳返,齒黑爪青,身生紫黶,語話非常,見鬼見神,乍寒乍熱。有時似如湯火,有時冰鐵何殊。腸胃內恰似車鳴,筋骨中也似刀攪。渾家怕怖,滿坐驚張。一時拍臆搥胸,忙亂澆茶酹酒,醫□□□□脈候,直是□□□者又道年災過……

  早時鬱霧最分(芬)芳,並向園(園)中廣到行,
  九憂取涼招掃洒,三春賞玩到宮商。
  枝垂嬈●朝盛露,花坼輕風●(晚)帶香,
  恰到●刀斫折從,便同人質即●常。
  又無斤,又無力,何處得堅難可惜,
  業(葉)彫(凋)枝落並皆枯,●(況)植萬般爭改易。
  漫行行,徒歷歷,舞蝶休飛蜂覓覓,
  根株除併暫時間,看來只是留蹤跡。
  人身病,似枯樹,苦惱災危成積聚,
  看看即是落黃泉,何處令人能久住。
  直須認取速行行,不請無端戀意情,
  且要健時為利益,莫教病臥善心生。
  我此病,似花榮,葉若黃金葉又青,
  及到遮身今有疾,何殊枯樹即須傾。
  何處折,幾時開,只是枯危掩夜臺,
  莫待此身有疾病,即宜聞早使心懷。
  休愛羨,莫疑猜,卻要分明自摶才,
  更怕眾中迷未息,廣舖此喻唱將來。

  〔經:「是身如聚沫……如泡、夢、影……」乃至「是身如雷電……」〕

  是身如聚沐(沫),譬如水中聚沐如河,撮摩以手觸之,自然後●(壞)。是身如泡者,亦如水上浮(漚),念念之間,即當壞滅。如炎者,如似荒郊陽炎,那得久停,瞬息之間,自然消歇。又如芭蕉不堅,芭蕉雖葉綠花紅,爭那彼不實,皆是虛朽。又如夢想,如人夜眠作夢,覺時一段虛華,千般萬種之中,●有一件實處。又身如人影,及眾物皆有影逐,人物若在,影即隨之,人物●(改)無,影從何有,身滅影沈,影生人顯。是身如電,念念不住,辟(譬)如雲裏電光,瞥然之間,即使不見。又如石中有火,欻有忽滅,豈可久留。又如風中秉燭,不易保持十全。也似河水東流,一去似難再復。輕花易落,更更無返樹之期。細雨辟天,豈有歸雲之日。也似機關傀儡,皆因繩索抽牽,或舞或歌,或行或走,曲罷事畢,●(拋)向一邊,直饒萬劫驅遣,不肯行時,轉動皆是之(諸)緣共助,便被幻惑人情。若夜斷卻諸緣,甚處有傀儡各□,所以玄宗皇帝從●(蜀)地迴,肅宗代位,冊玄宗為上皇,在於西內。是政已歸於太子,凡事皆不自專,四十八年為君,一旦何曾自在。齒衰髮白,面●(皺)身羸,乃裁請(詩)自喻。甚遂:「剋木牽絲作老翁,雞皮鶴髮與真同,須臾曲罷還無事,也似人生一世中。」玄宗尚且如此,我等寧不傷身,奉勸門徒云云。

  諸□□以身名(明)知者所不怙,是身如聚沐,不可撮摩。是身如泡,不得久立。是身如炎,從渴愛生。是身如芭蕉,中無有堅。是身如幻,從顛到(倒)起。是身如夢,為虛妄見。是身如影,業緣現。是身如浮雲,須臾變。乃至念念不往(住)。

  是身如聚沫,不可能摩撮,
  將喻一生身,誰人得免脫。
  是身如泡起,盤旋於淥水,
  將喻一生身,那能得久俟。
  如炎自渴愛,大艷(猶炎)須臾昧,
  將喻一生身,要君生曉會。
  身如芭蕉樹,莫見堅實處,
  將喻一生身,要君深會取。
  是身如夢幻,顛倒為其見,
  將喻一生身,何曾事得現,
  是身如影現,一切莫緣見,
  將喻一生身,實處何曾顯。
  是身如雷電,何曾得久現,
  將喻一生身,須臾即不見。
  上來說喻要君知,還把身心細認之,
  清旦可妨專繼念,夜深卻請細尋思。
  人身事,豈堅持,聚散都來幾許時,
  若●寶珍論實處,只須歸佛不思議。
  ●常事,掩泉臺,虛幻身軀自摶才,
  認取一真深妙理,休交六道受輪迴。
  惠虛假,只貪才,早晚曾將智惠開,
  更怕會中還不悟,說伊四大處唱將來。

  經:「是身無主為如地,是身無我為如火,是身無壽為如風,是身無人為如水,是身不實,四大為家。」

  是身無主為如地,譬如大地,得河為主,高山鎮壓,壓(疑衍文)深海橫截,枝木聚林,悉生生(土)上,穢濁盈溢,淹漫於中,鑿穿斸掘,有何主相。是身無我為如火,譬如大火,我相終●,熱性週遍,有何差殊。若夜起得悉平等,不以玉石金土,一等燋然,揀甚大地山河,一時傾滅。是身無壽為如風,風無定性,亦是一種,更無多般,忽若動時,拔樹鳴條,傾江覆海,無其形影,不見蹤內,既無定期,有何壽相。是身如水無人,水亦無定質分流,分流萬谷千山,能方能圓,曲直自若,擁(壅)之則住,決之則流,霧露泉源皆是一性。是身不實,四大為家,既:

  騁我騁人何曾久,四大合成為所有,
  假饒富貴似石崇,持為長如彭祖壽。
  執我身,我眼手,地水火風假合就,
  他家四大一齊歸,便見形體總枯朽。
  逐緣生,隨業報,魂魄遊遊無去處。
  曾終十善重佛僧,敬莫交身沈六趣。
  四大身何執,持身自酌量,
  亦非多●(巧)說,不是謾分張。
  地水終須去,火風沒處藏,
  唯存魂與識,不免受忙忙。
  爭似修真路,何如募法財,
  不逢地獄苦,必見紫蓮臺。
  永處清虛道,令君斷有裁,
  猶疑未曉了,更說唱將來。

  經:是身為虛(偽),〔雖假〕以澡浴衣食,必歸磨滅。」

  是身虛偽,雖假以澡浴衣食,畢歸磨滅。我等凡夫,內心不淨,雜惡充滿,三十六物,共成此身。糞穢增多,猶如行廁。愚癡不悟,常將世間清冷之水,澡浴磨滅。只是洗得外邊塵垢,心中諸惡,不能去除。貪嗔癡慢,諂誑邪偽,覆藏其中,未曾少許改悔。更有大小便利,膿血交流,不唯一日三時,以皂莢水浣濯,未得果位間。假使百千萬年,以滄海水洗之,亦不能淨。又常以衣裳覆蓋,不令●露身形,年年裁剪綾羅,歲歲割截綺綵,以遮醜拙,用障●骸。如似畫瓶,用盛糞穢,忽然破裂,一段乖張。又假以飲食,以活其命,若何充其口腹,濟以飢瘡,饘粥之屬,可以救療,不須廣為宰●(割),漫作烹庖。直饒煮鴨●(蒸)鵝,熊生虎炙,雜新羅問魏福見建乾薑,恣意齟嚼,欣心吞噉,終是傾於糞讓(壤),不免填彼溝坑。應須裝束誡奢,飲食知足,一旦身殂命殞,自受自一生。雖福力如斯,臨去時勢盡還墮。如何(河)邊枯挂(桂),不久摧折,似天畔閑雲,片時散滅。速生厭離,不用攀緣,求生四禪四空,莫受八寒八熱。云云

  〔經〕:「是身為災,百一病惱。」已至說也。

  想此色身無准定,愛逞●明名諍竟(競),
  業●癡心莫可當,不悟年秋身有病。
  有此身,便有病,荒語心迷猶惜命,
  若或五月炎天死,遍體蠅蛆甚處淨。
  勸門徒,須覺悟,一世為人難值遇,
  粧束於身道是榮,來往娑婆千萬度。
  誡身心,少嫉姤,逡速時光早已暮,
  貪活貪計入黃泉,男女不肯替受苦。
  此個身色何准則,澡浴之時如洗墨,
  若交淨潔似珍寄(奇),使盡江河終不得。
  自還知,自要見,休苦貪求添愛羨,
  不論富貴與高低,皆似水中墨一片。
  若徒淨潔淨其心,要頻將熱水霖(淋),
  直饒便得洗至骨,拾(恰)如將水洗烏金。
  虛後見,亂求尋,意淨終無穢惡侵,
  我佛世尊陳此喻,恐人不會受漂沈。
  要君察,道心開,此事因依義理排,
  使卻幾多江海水,定應不得離塵埃。
  真道理,決疑猜,若能迴心必免災,
  居士萬般施教化,說身如毒蛇唱將〔來〕。

  經:是身如毒〔蛇〕,如怨賊,如空聚,陰界諸人(入)所共合成……」  (下缺)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