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五、佛說阿彌陀經講經文(二)



  昇坐已了,先念偈,焚香,稱諸佛●薩名。
  自從大覺啟玄門,鹿菀(苑)靈山轉法論(輪)。
  五部三乘諸海藏,流傳天下總沾恩。
  僧尼四眾來金地,持花執蓋似奔雲,
  此日既能拋火宅,暫時莫鬧聽經文。
  三乘聖教實堪聽,句句能教業鄣輕,
  不但當來成佛果,必應累劫罪山崩。
  朝朝只是憂家●(業),何曾一日得聞經。
  大眾暫時合掌著,聽法●(齊)心能不能?

  但少(小)僧生逢濁世,濫處僧倫,全●學解之能,虛受人天信施,東遊唐國幸(華)都,望君賞紫,丞(承)恩特加師號。擬五臺山上,松攀(攀松)竹以經行;文殊殿前,獻香花而度日,欲施普化,爰別中幸(華)。負一錫以西來,途經數載;製三衣於沙●(磧),遠達崑●(崙),親牛頭山,巡于闐國。更欲西登雪嶺,親詣靈山。自嗟業鄣尤深,身逢病疾,遂乃●(遠)持微德,來達此方。睹我聖天可汗大迴鶻國,莫不地寬萬里,境廣千山,國大兵多,人強馬壯。天王乃名傳四海,得(德)布乾坤,卅(三十)餘年,國安人泰。早授諸佛之記,●(賴)蒙賢聖加持,權稱帝主人王,實乃化身菩薩。塈協九〔□〕之寵,爰承聖主諸恩,端正無●,諸天公主爺(鄧)林等,莫不貌奪群仙,顏如桃李,慈人玉潤。諸天特懃,莫不赤心奉國,忠孝全身,掃戎虜於山川,但勞隻葥(箭);靜妖紛(氛)於紫塞,不假絣紘。遂得葛祿藥摩,異貌達但,●(競)來歸伏,爭獻珠金。獨西乃納駝馬,土●(蕃)送寶送金。拔悉密則元是家生,黠戛私(斯)則本來奴婢。諸蕃部落,如雀怕鷹;責(側)近州城,如羊見虎。實稱本國,不是虛言。少(小)僧幸在釋門,□敢稱讚。更有諸宰相、達干、都督、敕使、薩溫、梅錄、●使、地略,應是天王左右,助佐金門。官僚將相等,莫〔□〕●匡國界,內奉忠懃,為主為君,●詞(辭)曉夜。善男善女檀越,信心奉戒持齋,精修不惓。更有諸都統毗尼法師、三藏法律僧政、寺主禪師陀尼眾阿姨師等,不及一一稱名,並乃戒珠朗曜,法水澄清,作人天師,為國中寶。更欣廣申讚歎,恐度時光,不及子細談揚,以下聊陳懺悔。凡是聽法,必須求哀,發露懺悔,先受三歸。次請五戒,方可聞法,增長善根。然後唱經,必獲祐福,稱三五聲佛名。佛子

  長嗟累劫沈生死,輪迴六道幾時休,
  三塗地獄受辛懃,只為多生造惡業。
  煞生偷盜邪婬罪,妄語朝朝誑聖賢,
  綺語兩舌出惡言,不怕當來三惡道。
  貪嗔邪見遇癡業,定作三塗惡道因,
  不逢善友為哀怜,牛頭夜叉諍肯敵。
  拋在鑊湯爐炭內,鐵叉攪轉問根由,
  前生為什沒不修行,今日還來惱亂我。
  刀山劍樹●(驅)令上,猛火爐灰急遣行,
  鐵鷹來啅眼睛穿,鐵●(狗)競來食心髓。
  黑繩十字縱橫朾(釘),如似碁盤十字絣,
  後教獄卒下●(鑿)冠,聚集嗥咷稱●痛。
  若說三塗諸苦惱,百千萬劫實難言,
  鑯(鐵)人聞談也心悛(酸),善男善女豈不怕。
  只為平生無善友,不教鑯(懺)悔悔前愆,
  凡夫十惡未能拋,努力今朝須懺悔。稱佛子
  十●(條)惡業最難言,百千萬劫●(卻)●緣。
  今日齊心須懺謝,剎般(那)命盡便生天。

  門徒弟子,今日既來法會,大須努力,齊心合掌,與弟子懺悔十惡五●〔逆〕之罪,洗除垢穢,起●(殷)心淨心,來世往生西方淨土。連(蓮)花化生,永拋三惡道,長得見彌陀,願不願?能不能?善哉善哉!稱可佛心,龍天歡喜,必當罪滅三世。諸佛國地之日,總是凡夫,皆因善知識,發露懺悔,得成佛果。過去諸佛已成佛,現〔
  在〕諸佛今成佛,未來諸佛當成佛。門徒弟子,既解懺悔,改往修來,未來世中,必定成佛,更莫生疑。稱名次請十方佛為作證明。弟子某甲等,合道場人,●始已來,造諸惡業,煞生偷盜邪婬妄語綺語兩舌惡口●度,造貪嗔癡,飲酒食肉,煞父害母,破塔壞寺,破和合僧,出佛身血,男起染心,污淨行尼。女起染心,污持淨戒僧,興身口意,毀罵僧尼。用三寶物,依官協勢,驅逼僧尼,劫●(奪)田水。或時驅便(使)僧伽奴婢,或因王法,出兵抄劫。擄掠他人,奪他妻女,劫他財物。勞(撈)魚放火,焚燒山林,開決渠河,乾煞水族。行住坐臥,傷其含識。耕田伐木,誤傷蟲命。放鷹走狗,煞害生靈,夫背其妻,別永(求)美色。妻背其夫,別貪男子,已(以)此而言,身口意●(業),造一切罪。今日今時,菿(對)十方佛,對十方菩薩,對三乘經,對十方僧,對諸大眾,不敢覆藏,志心懺悔,願罪消滅●(三說)。

  凡夫造罪若須彌,從來不覺總不知,
  不懺定應●(沈)惡道,若能懺悔便●疑。
  如似積柴過北協(斗| 陡),車牛般載定應遲,
  當風只消一把火,當時柴埵(堆)便成灰。
  弟子等名生作福,今生又得人身,
  朝朝聽法聞經,日日持齋受戒。
  縱有些些罪鄣,懺悔急遣消除,
  如斯清淨之心,必須龍花三會。

  懺悔已了,此受三歸,復持五戒,便得行願相扶,福智圓滿,將永佛果,永曉(免)輪迴。必受三歸,免沈邪道,歸依佛者,不隨(
  墮)地獄。歸依法者,不受鬼身。歸依僧者,不作畜生。門徒弟子,受此三歸,能不能,願不願?稱佛名。佛子

  歸依三寶福難陳,免落三塗受苦辛,
  不但未來成佛果,定知累劫出沈淪。

  那謨那耶,那謨捺摩耶,那謨僧伽耶,三說。歸依佛兩足尊,歸依法離欲尊,歸依僧眾中尊,三說。門徒弟子,言歸依佛者,歸依何佛?且不是磨(摩)尼佛,又不是波斯佛,亦不是火祅佛,乃是清淨法身,圓滿報身,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。歸依法者,乃五千卷藏經,名之為法。歸依僧者,號出家。乃是四杲(果)四向,剃●(髮)染衣,二部僧眾,真佛弟子,號出家人,且如西天有九十六種●(外)道,此間則有波斯、摩尼、火祅,哭神之輩,皆言我已出家,永離生死,並是虛誑,欺謾人天。唯有釋迦弟子,是其出家,堪受人天廣大供養,稱佛名。

  其嗟外道百千般,忍飢受渴杍(存)顛,
  自誰誰(誑誑)他無利益,何曾死後得生天。
  生天先要調心地,持齋布施入深禪,
  每到日西獨喫飯,飢人遙望眼精(睛)穿。

  念佛。次下請十方佛,作大燈(證)明,便受五戒,門徒弟子,能不能?願不願?善哉善哉!夫五戒者,是成佛之良因,為入聖之要路,三千威儀,八万細行。比丘有二百五十戒,比丘尼有五百戒。近事男,近是女,八戒十戒,並從五戒而生,天名五星,在地名五岳,在道教為五行,在儒為五帝,在釋為五戒。

  第一:不得煞,能持否?

  佛在靈鷲山之日,有一長者婆羅門,
  向前合掌聞(問)如來,相好端嚴何日德(得)?
  佛言長者聽吾語,諸佛如來多劫修,
  未曾故煞一眾生,因此面輪如滿月。
  三十二相同金色,八十種好悉圓明,
  一一相好進修時,先用身心持五戒。
  含靈有識永長命,豈忍將刀煞害他,
  或是菩薩化身來,或是諸佛慈悲性。
  或是父母為畜類,或是兄弟作牛羊,
  凡夫不識是親姻,肉眼何曾分聖眾。
  利刀截割將來喫,養者凡夫惡業身,
  百千萬劫墮三塗,奉勸門徒不須煞。
  廣說煞生因果業,百劫宣揚●盡期,
  善男善女要思量,今日須聽法師語。

  第二,不得偷盜,能持否?

  佛在鹿野園中日,巍巍相好似金山,
  梵王帝釋散香茄,八部龍神陳供養。
  有一商人來獻供,請問如來往昔因,
  毫光遠照若須彌,因地之中持何戒。
  佛言商人聽吾語,我於過去百千生,
  下至寸草不曾偷,未記黃昏偷他物。
  八十種好過人相,三十二相勝天尊,
  一一相好進修時,皆用身心持五戒。
  若人故意偷他物,必感當來貧賤因,
  作驢作馬負償他,銜鐵帶●(鞍)多飢渴。
  蹄穿●(腰)〔□〕虫咀唼,口中橫骨不能言,
  重●捧打遍身穿,只為前生偷他物。
  或為奴婢償他力,衣飯何曾得具全,
  夜頭早去阿郎嗔,日午齋時娘子打。
  露頭赤腳看羊馬,冬寒夏熱敢辭辛,
  年年轉賣作良人,如佽(似)行錢無定住。
  行偷現世遭枷鎖,世人眼見不虛言,
  來生還債極為難,今日須聽法師語。

  第三,不得邪婬,能持否?

  佛在祇園精舍內,五百居士獻香花,
  人天大眾聽經文,善男善女聞妙法。
  如來為有邪婬罪,能為生死作根由,
  百劫千萬受沈淪,莫不皆因含欲境。
  妻若邪婬拋兒●(婿),來生還感沒丈夫,
  朝朝獨自守空房,日日孤單無倚枆(托)。
  夫若邪婬拋女子,來生妻子不忠良,
  見夫出後便私行,只是街頭覓共事。
  未客(容)命斷沈三有,獄卒牛頭不放君,
  男拋銅柱為邪婬,女臥鐵床為逃走。
  自家夫婦須知限,莫抱非處及非時,
  若在寺院及僧房,行非便得邪婬罪。
  或時持齋受八戒,或時絜淨入壇場,
  夫妻相●(觸)破威儀,應知亦犯邪淫罪,
  非道依男女相,不得餘處犯根門,
  莫同大石縱愚癡,不揀前頭及後面。
  法師今朝分明說,只●(怨)門徒不覺知,
  自今已後要分明,莫似往前行草草。

  第四,不得妄語,能持否?

  佛在王舍城中日,提婆達多共王親,
  敕教國內及州城,第一不得供養佛。
  如來乞食巡三匝,都來檀越不開門,
  有一老婢出來迎,布施如來一團飯。
  如來及與諸賢聖,塗檀結淨便充齋,
  諸佛神力不思儀,變城(成)上味天甘路(露)。
  如來親自與發願,願教善女早生天,
  外道尼●自相驚,大家聚集呵呵笑。
  衢(瞿)曇深解虛●(誑)語,忍飢不得出妄言,
  一團乾飯不將難,如何便得生天杲(果)。
  如來報言尼●子,我佛因果不思儀(議),
  如似良田用水澆,一種時收千。
  不同外道愚癡輩,誰感人天養活身,
  如似種子●田中,種卻一石收五。
  佛如尼俱律陀樹,子小如似黑由麻,
  垂條聳●百千尋,五百乘車蔭總遍。
  如來應時舒舌相,上至諸天世界中,
  吾從累劫不虛言,因此得城(成)●上覺,
  故諸端語便城(成)佛,虛誑能招惡業因,
  來生舌相不團圓,凡所出言人不信。
  自誑誑他●利益,現世人聞不喜勸,
  墮於地獄劍山中,拔出舌相利刀斬。

  第五,不得飲酒食肉,能持否?

  佛在拔提何(河)邊日,有一善女請僧齋,
  次當羅漢赴齋時,檀越好心教飲酒。
  要諸羅漢諸風疾,不興惡念醉僧人,
  齋了到來寺門前,缽盂撲碎街頭臥。
  袈裟到(倒)拽方裙破,錫杖梯拋帽子偏,
  醉臥如同死蝦蟆,來往人看拍手笑。
  佛即常(當)時集僧眾,與拽將來入寺中,
  三番結磨立條章,從此僧尼遣斷酒。
  煞父害母皆因酒,破●(塔)壞寺為甜將(漿),
  三巡呷了便顛狂,不怕閻羅兼獄卒。
  食肉從來佛不開,為徒(圖)香美煞將來,
  爛搗椒薑滿碗著,更添好酒唱三臺。
  不怕未來地獄生,如今且要肚羸垂,
  自家身上割些喫,有罪無罪便應知。
  或是諸佛為畜類,或是菩薩化身來,
  若能不食眾生肉,賢聖同聲讚善哉。

  上來已與門徒弟子,受三歸五戒了,更欲廣說法門●邊,窮劫不盡。次下便與門徒弟子唱經,能不能?願不願?念佛三五聲,佛說阿彌陀經。將釋此經,且分三段,初乃序分,次則正宗,後乃流通,一句一偈,價值百千兩金,我門徒弟子細解說。即將已此開讚大乘阿彌陀經所生功得(德),先用莊嚴可汗天王,伏願壽同日月,命等乾坤,四方之戎虜來庭,八表之華夷啟伏,奉為可汗天王。念一切佛。諸天公主,伏願雲仙化態,鶴質恆芳,長丞(承)聖主之恩,永沐皇王之(寵)。念佛。諸天特懃,奉願命同松竹,不逢彫(凋)謝之災;福等山河,永在聖天諸後。諸僧統大師,伏願琉璃殿內,高然(燃)般若諸燈;阿耨池邊,永讚●生之偈。諸宰相,伏願福齊海岳,壽對松椿,永佐金門,長光聖代。諸都督、梅錄、達干、敕使、●(莊)使、薩溫、地〔略〕,應是在衙諸官人等,總願人人增祿位,各各保●(延)年,官職漸高遷,居家長安泰。諸寺毗尼、法律僧政、法師、律師、諸僧眾、尼眾、阿姨師,總願龍花三會,同登解脫之床,賢劫數中,早證●為之果。諸憂婆塞、憂婆姨,伏願善根日進,皆逢千佛之光,不●(退)信心,亦值龍花三會。更三塗息苦,地獄停酸。在床病人,早得痊差。懷胎難月,母子平安。獄內囚人,速蒙放赦。殊鄉遠客,早達家山,路上行人,不逢災難。為奴為婢,願〔□〕憍(嬌)怜。負債負財,恩寬平取。聾者能聽,啞者能言,●(跛)者能行,盲者能見。已(以)此而言,四百四病,總願消除。一切願心,早得圓滿。兵戈不起,疫癘休生。五●(穀)豐登,一人一樂業,總持十善,十惡休行,同梧(悟)真乘,斷除邪見,普共未來,同城(成)佛果。為此因緣,念一切佛。佛子。

  大乘功得(德)最難量,先將因果奉天王,
  壽命延長千萬歲,福同日月放神光。
  四遠總來朝寶座,七州安泰賀時康,
  現世且登天子位,未來定作法中王。
  鄧林公主似神仙,不但凡夫佛也怜,
  欲識從前生長處,應知總在率陀天。
  雖居欲界超凡位,晨昏每向聖王前,
  願生正見除邪見,來生早坐紫金連(蓮)。
  更欲廣談名相,又恐虛度時光,
  不如講說經文,早得菩提佛果。
  但綠(緣)總愛聲色,所以污出言詞,
  莫怪偈頌重重,切要門徒勸喜,
  至如裟婆世界,須將身色化身,
  上方香積如來,聞香便成佛果,
  或有因味悟道,或有因解發心。
  五大乘者,五境總成佛事,一切物並是真如。
  蓮花出在污泥中,煩惱變城(成)〔□〕果。
  不同大乘執見,每生分別之心。
  不知五境本空,便言障人道果。
  聲香味觸本來空,空與不空總是空,
  法界●來本清淨,都不關他空不空。

  此娑婆世界,以音聲為佛事,如來●(所)以現世(卅)二相。但聞聲教,便成道果。維摩經說:香積佛國,人但聞香,便成佛果。法花經說,法喜禪悅,食了即是味,故知以味為佛事。花嚴經說:善哉童子,參善諸識,逢一婬女,婬女告童子曰:「我有一法,能度眾生,一切男子煩惱,輕者手觸我身,便成佛果;煩惱稍重者,來抱我身,共我口子,便成佛果;煩惱極重者,共我宿臥,便成道果。」故知以觸為佛事。此身香味觸,悟其空性,即與真如不別,迷其空里(理),即是六塵煩惱。法師即將少許偈讚,化人●罪過。已下便即講經,大眾聽不聽?能不能?願不願?佛說阿彌陀經。

  梵語母那,唐言名佛。佛者覺也,有三覺:一者自覺,勝諸凡夫,凡夫之人不自覺悟。二者覺他,勝諸獨覺,雖自覺悟,不能覺他眾。三者覺滿,勝諸菩薩。所以者何?菩薩雖修三●,了未圓滿,云何得知。經說十地菩薩,隔如輕羅而觀日月,如隔蟬紗而觀佛性。故知覺性未圓,福智由少。唯佛大覺,三覺圓明,出過三乘,故名為佛。且如釋迦如來於三●數劫,修持萬行,六婆羅密。第一僧祇劫中,供養七萬五千佛,最後如來名曰寶髻。第二僧祇劫中,供養七萬六千佛,最後如來名曰然燈。第三僧祇劫中,供養七萬七千佛,最後如來名曰勝觀。三●數劫外,於一百劫中修相好業。金剛經云:我於然燈佛前,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佛,悉皆供養●空過者。花嚴經云:

  ●(剎)塵心念數可知,大海中水可飲盡,
  虛空可量風可計,●能說佛功德。

  梵云阿彌陀,言●量壽。且知應言阿波囉米多,阿之字,唐言是●。波囉二字,唐言是量。米多二字,唐言是壽。梵云索(素)怛囉,唐言是經,或言是線。前言「佛說」,乃是釋迦如來金口所說。說者,言說屬其聲,故知此界,因聲悟道。●量壽者,乃是佛名。問此如來,在於何處。

  西方去此十恆沙,有佛如來似釋迦,
  城(成)佛已來經十劫,長於彼國坐連(蓮)花。
  十方雖有諸賢理,就中此國最堪誇,
  不同此界多煩惱,莊嚴爰是法王家。
  地是黃金山是玉,林是琉璃水是茶,
  三春早喫頻婆果,此間四月咬生瓜。
  他家淨土人端正,釋迦世界●吒,
  頻伽共命生西國,此處由來足老●。
  大體彌陀佛國,不同別處天堂,
  一切煩惱全●,只是聞經念佛。
  不逢生老病死,又●恩愛別離,
  有情雖是化生,不同此間業力。
  既●秋冬春夏,豈逢冷熱交煎,
  朝朝合掌花開,日日彌陀受記。

  上來所唱阿彌陀經,唐言●量壽,即是●量壽佛國中,行萬行,六波羅密,及至果位,遂得壽命●量,即是從果為名。次言無量壽國,乃從化主為名,如言漢國,漢是其人,國是其境,亦乃從人為名。今言●量壽國,或言淨土,或稱極樂世界,或稱常樂之鄉,或稱安養之方,差別眾名,不可具說。且初言淨方,言淨土者,有兩般淨:弟(第)一有情淨,第二●〔情淨〕。言有情淨者,●三惡道;●十善不,●四百四病,●黃門二刑,●蚖●(蛇)●蝎及諸毒虫、毒鳥、毒獸等。●有女人,●(總)是男子。●百八煩惱,皆共卅七菩提分法。●有聲聞,●是菩薩。●有胎生、卵生、濕生,皆是化生。非異●(熟)業之●(招)感,並一生補處,十地菩薩連(蓮)花生,不同諸處受異熟業,虫蛆金翅鳥等,受化生身,●有刀兵,●有奴婢,●有欺屈,●有飢饉,●有王官,即是●量壽佛為國王,觀音勢志為宰相,藥上藥王作梅錄,化生童子是百姓。不是納穀納麥,納酒納布。唯是朝獻花香,暮陳梵讚,更●別●(役)。已(以)此如(而)言,●有十悲、八苦,●有一切不可意事,唯有共命頻伽之鳥。非是業力受此鳥身,皆是●量壽佛宣流變,欲令發音念佛念僧之聲。或言極樂世界者,●有眾苦,但受法樂。非是五欲不淨之樂也。或稱常樂。常受法樂,●有苦●(辛),故稱常樂。不同此土,早朝唱歌,日午苦來,發聲便哭。或稱安養之鄉,乃是安樂養神之地。更欲廣說,恐廢時光,上來總說有情淨。次下言●情〔淨〕者,為地、水、火、風、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、六塵等。…言地淨者,金銀等七寶,為地所草不,並是香花,或是眾寶。●有荊●(棘)沙礫●鹵之地,●有高下坑坎埠,●有山石溪澗溝洫,●有毒草毒木苦參等物。已(以)此如(而)言,●有一切不可意物,唯有可意花香珍寶等物。言水淨者,所有泉自水池,具八功德,皆生眾寶,雜色連(蓮)花,大如車輪,池底金沙,四邊寶樹波動作聲,皆念三寶名。也●有清泥●(臭)穢,魚鱉蟆水族之類。亦●增●澸(減),冷熱混濁,澄清如鏡,照耀諸天,一切聖賢,皆共讚歎。言火清(淨)者,此乃有情、●情內外火也。言有情內火者,四大調適,●熱病瘡腫煩惱之火,及以婬欲熱惱之火。有情蜼(雖)具四大,不同此國,有增有減,咸惱亂眾生也。言●情外火者,此●量壽國,既是淨土,故●三災,亦●憂熱。不同此土,三災時起,七日並出,焚燒欲界及二禪等,兼諸地獄日夜火起,焚燒有情。已(以)此而言,●有憂熱之火也。言風淨者,亦具有情、●情內外之風者。有情內風者,●卅六般風黃之疾,言●情外風者,●團風、黑風、黃風等,吹山拔樹之風也。及三災起時,懷三禪等。淨土雖有內外之風,內風滋潤眾生,外風乃開花結子,或吹林木,雅韻清和,念三寶名,說八正道也。前言六塵淨者,第一色清(淨)者,二十種色者,聊申棟(揀)別,青莫(黃)赤白四種色,經中具說有四般連(蓮)花也。影、光、明、三種色赤(亦)有,故經說有樹林,故有影也。光者:一則佛光,二乃聖者身光,三者日月光。雖言淨土,亦有日月,不同諸天身光自照,故無日月。何以得知淨土有日月?經云:長於晨旦,持眾妙花供養十方●億佛,即以食時,還到本國。經言晨旦食時,故知有日月也。●有日月,即便有闇,所以者何?一日一月,照四天下,故有晝夜。不可一日一月,長在淨土之上,而不運行,●此道理,或言佛神力,故光照●闇,即便有理也。煙、雲、塵、霧,此四種色,淨土應●,何以得知。(下缺)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