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人365-制作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
一、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



  沙門△乙言:千年河變,萬乘君生;飲烏兔之靈光,抱乾坤之正氣。年年九月,彤庭別布於祥煙;歲歲重陽,寰海皆榮於嘉節。位尊九五,聖應一千。若非●(菩薩,下同)之潛形,即是輪王之應位。
  累劫精修福惠(慧)因,方為人主治乾坤;
  若居佛國名調御,來往神州號至尊。
  徒(圖)世界安興帝道,要戈鋋息下天門。
  但言日月照臨者,何處生靈不感恩。
  金秋玉露裛塵埃,金殿瓊階烈(列)寶臺;
  掃霧金風吹塞靜,含煙金菊向天開。
  金枝眷屬圍宸扆,金紫朝臣進壽盃;
  願讚金言資聖壽,永同金石唱將來。

  經 皇帝萬歲

  以此開讚,大乘所生功德。謹奉上嚴尊號皇帝陛下。伏願聖枝萬葉,聖壽千春;等渤澥之深沈,並須彌之堅固。奉為  念佛

  皇后,伏願常新令範,永播坤風。承萬乘之寵光,行六宮之惠愛。

  淑妃,伏願靈椿比壽,劫石齊年。推恩之譽更言,內治之名唯遠。然後願君唱臣和,天成地平。峰(烽)煙息而寰海安,日月明而干戈靜。  念佛

  適來都講所唱經題,云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序品第一者:仁者,五常之首;王者,萬國之尊;護者,聖賢垂休;國者,華夷通貫;般若即圓明智惠;波羅蜜多即超渡愛河;經者顯示真宗。此即略明題目。然此經即釋曰:大聖昔在靈山,召集十六大國王,擁從百千諸聖眾。爾時有菩薩天子波期匿王,低金冠於海會眾中,禮慈相於蓮花臺上。請宣十地,願曉三空。希護國之金言,望安時之玉偈。於〔時〕世尊宣揚妙理,付囑明君。遠即成佛度人,近即安民治國。令行十善,以息三災。心行調而風雨亦調,法令正而星辰自正。真風俗諦同行,而魚水相須;王法佛經共化,而雲龍契合。

  意願乾坤永宴清,淨心求說志心聽;
  國中不忒雨風候,天上無虧日月星。
  調御垂慈雖懇切,君王求法更丁寧;
  如來與說安邦法,故號仁王護國經。
  君王懇切禮花臺,只望金言為眾開;
  惠日照摧心上惡,慈風吹散國中災。
  殷勤敢望慈尊許,悟解方應翠輦迴;
  未審此經何處說,甚人聞法唱將來。

  經

  將釋此經,大科三段:第一,序分;第二,正宗;第三,流通。三分之中,且講序分。序分之中,依佛地論,科為五種成就。如是我聞,信成就;一時兩字,時成就;佛之一字,教主成就;住王舍城鷲峰山中,處所成就;與大比丘眾千八百人俱,聽眾成就。且第一,如是我聞信成就者。如來說法,分付信心,或談億劫之因緣,動說河沙之功行。淺根難湊,深信方明。聞半偈而捐捨全身,求一言而祇供千載。若生信敬,方肯受持。信為入法之初機,智為究竟之玄術,亦如我皇帝翹心真境,志信空門。修持三世之果因,敬重十方之佛法。若不然者,曷能得每逢降誕,別啟御筵。玉階許坐於師僧,金殿高懸於●像。躬瞻相好,自爇香煙。都由一片之信心堅,方得半朝聞法坐。

  大覺牟尼化有緣,親宣護國向靈山;
  萬千徒眾聞金偈,十六君王禮玉顏。
  智惠寶舡希共上,菩提花樹願同攀;
  不因有信君王請,爭得經文滿世間。
  皇帝如今信敬開,每憑三寶●微災;
  君王聽法登金殿,釋道談經寶臺上。
  壽等松椿宜閏益,福如東海要添陪;
  直緣萬乘君王信,天下師僧獻壽來。

  第二,一時兩字時成就者。即世尊才說,徒眾便聞,表能所之無差,顯師資之一相。人心渴望,佛口宣揚,如春風至而花開,似秋水清而月見,亦如我皇帝每年應聖,特展花筵,表八宏逢時主之時,歌萬乘應流虹之日。一聲絲竹,迎堯舜君暫出深宮;數隊幡花,引僧道眾高昇寶殿。君臣會合,內外歡呼。明君面禮於三身,滿殿親瞻於八彩。牛香苒惹,魚梵虛徐。得過萬乘之道場,亦是一時之法界。

  佛每談揚演大慈,人天隨從願除疑;
  花中既禮端嚴相,耳裏還聞甘露詞。
  佛以聖心觀弟子,人將肉眼見牟尼;
  直緣說聽無前後,所以經文號一時。
  風慢香煙滿殿飛,人人盡有祝堯詞;
  君王樂引昇龍座,釋子宣來入鳳●。
  聖主淨心瞻月面,凡人洗眼見堯眉;
  每年此日聞佛道,也似經中號一時。

  第三,解佛之一字者,即是第三教主成就也。娑婆教主,大覺牟尼,一丈六尺身軀,三十二般福相。聖凡皆仰,毀讚無搖,蕩蕩人天大道師,巍巍法界真慈父。亦如我皇帝萬邦之主,四海之尊。入出公私盡禮瞻,卷舒賢聖皆何(呵)護。當時法會,四生調御為尊;今日道場,萬乘君王為主。

  當君法會佛為尊,解啟清涼解脫門;
  心鏡毫光含日月,慈雲法雨灑乾坤。
  身過聖賢高低相,法契人天深淺根;
  今朝法會帝王尊,不掩羲軒治化門;
  普似雲雷搖海岳,明如日月照乾坤。
  慈憐解惜邦家本,雨露能滋草木根;
  但即得居安樂者,根基全是聖人恩。

  住王舍城鷲峰山中者,即第四處所成就也。佛宣護國,居在靈山。千重之翠巘摩天,百道之寒溪噴雪。莓苔斑較(班駁),鬥錦縟之花紋,松檜交加,盤黑龍鱗之巨爪。山既高大,佛每經行。法王正坐於雲喦,徒眾來奔於煙樹。亦如我皇帝每逢金節,迴〔□〕彤庭,見天顏於上界宮前,排罪會於九重殿內。當時調御說經,居靈就(鷲)高山,今日君王聽法,在龍宮寶殿。

  巍巍佛相類金山,煩惱枯來萬劫閑;
  妙展慈悲安國界,巧將功德潤人間。
  心燈不礙千門照,智果長交萬眾攀;
  欲說仁王護國法,鷲峰頂上見慈顏。
  吾皇福德重如山,四海無塵心自閑;
  聖應君臨千載內,秋豐夏稔十年間。
  禺(禹)湯道德應難比,堯舜仁慈稍可攀;
  每到重陽僧與道,紫煙深處見龍顏。

  與大比丘眾千八百人俱者,第五眷屬成就也。世尊行化,徒眾相隨。梵王帝釋及龍神國主,天王兼士女端嚴,●(菩薩)擁從。如來頭寶冠而足蓮花,言懸河而心巨海。堂堂羅漢,落落真僧。兩點眉頭雪不消,一條帔上雲長在。行隨隊仗,坐遶花臺。如海湧於金山,若星攢於明月。亦如我皇帝聖枝萬葉,皇祚千人,出乃百壁(辟)歡忻,入則六宮瞻敬。后妃公主,俳佪於日月光中;太子王孫,圍遶於鑾輿影裏。幾生修種,多劫因緣。佛即有菩薩聲聞,王乃有金枝玉葉。

  每遇慈尊轉法輪,聖賢違(圍)遶紫金身;
  慈風解熟修來果,甘露能清忘(妄)起塵。
  山似翠屏擎殿閣,佛如明月統星辰;
  直緣宿世修行到,方得長隨●漏人。
  皇帝臨乾海內尊,聖枝承雨露唯新;
  宮圍(闈)心似依冬月,文武班如拱北辰。
  舜殿徘徊千歲主,堯天庥廕萬重親;
  總因多劫因緣會,方得長時近聖人。

  臣聞:即知佛語為經,王言成敕。經若行而捨凡成聖,敕若行而遠肅邇安。王恩及士品功(工)商,佛惠布龍天釋梵。佛心清淨,令神通之者度人;王意分明,遣忠孝之臣佐國,當時佛會,已明四品之團圓;今日王宮,亦興五教之成就。

  法會因緣及帝宮,五教成就事應同;
  佛經是處皆尊重,王敕何人不敬崇。
  解稟憲章除禍患,能依法語證神通;
  若非皇帝心如佛,釋子爭能到此中。

  所以宋明帝謂求那跋摩曰:「弟子常欲齋戒不煞,迫以身侚物,不獲從志。法師何以教之?」

  宋帝藏疑未決開,問宣釋子向瑤階;
  難行王道知無儻(黨),每慮慈心尚有乖。
  觝我國章難斷煞,處他王位不能齋;
  今朝敢請高僧說,一語分明醒我懷。

  跋摩曰:「帝王與匹夫所修各異。匹夫身賤名劣,言令無威,如不役以苦躬,將何為益,帝王以四海為家,萬民作子。出一嘉言,士女以悅,布一善政,人神以和。因當形不天命,役無勞力。則風雨順時,寒暄應節,百穀滋繁,桑麻鬱茂。如此持齋亦大矣,如此不煞亦眾矣。寧在闕半日之●,全一貪之命,然後方為弘濟耶!」帝撫几曰:「法師所言,真為開悟明達,百譚人天之際矣。懿哉若人!非獨誘進於空門,抑亦俾興於王化。」是知如來妙行,國主能修,非小聖之測量,豈凡夫之參類。一言才啟,四海皆承。遣懷中履孝,道廣德新,令力義虧仁者心驚膽懾。大鵬點翅,度九萬里之山河,玉兔騰空,照十九重之宇宙。至焉所化,廣大如斯,振搖而不異雲雷,沃潤而還如春雨。

  佛行王心可比儔,分明深廣讚無休;
  只將國主半朝善,便抵凡夫萬劫修。
  倏忽絲綸安大國,滂沱雨露灑諸侯;
  垂衣端拱深宮裏,一片慈心蓋九州。
  聖主修行善不窮,須知凡小杳難同;
  下為宇宙華夷主,上契陰陽造化功。
  四海豐登歸聖德,萬邦清泰荷宸聰,
  君王福即生靈福,綰攝乾坤在掌中。

  我皇帝欲清四海,先誡六宮。令知織婦之劬勞,交識蚕家之忙迫。●(貌,下同)無粧飾,手有胼胝。機梭拋處既辛勤,錦綺著時令愛惜。

  蚕家辛苦事難裁,終日何曾近鏡臺;
  葉似蠅頭□得大,蚕如蟻腳養將來。
  半羅●就新蟬叫,一絡絲成舊債催;
  所以聖人誡宮女,莫將羅綺掃塵埃。

  我皇每臨美膳,常念耕夫。憂水旱之不調,恐賦租之難辦。所以每宣品餗,不苦烹炰。重顆粒以如珠,惜生靈之若子。

  每念田家四季忙,支持圖得滿倉箱;
  髮於鬢上剛然白,麥向田中方肯黃。
  晚日照身歸遠舍,曉鸚啼樹去開荒;
  農人辛苦官家見,輸納交伊自手量。

  我皇帝國奢示人以儉,國儉示人以禮,所以兢兢在位,惕惕憂民。操持契合於天心,淡素恭修於王道。意欲永空囹圄,長息烽煙。興解網之仁慈,開結繩之政化。聖明兩備,畏愛雙彰。實為五運之尊,真是兆民之主。

  招心平感國心平,賞罰皆依天道行;
  雨露洗來怨氣盡,皇風吹□瑞煙開。
  經年不道干戈字,滿耳唯聞絲竹聲;
  □比嵩山無動轉,萬年常鎮洛陽城。

  臣聞水流萬派,終歸四海之波;國烈(列)九州,須貢中原之主。所以感東川之災息,西蜀心迴。遙瞻日月而〔□〕歸龍樓,遠降絲綸而撫安龜郡。

  修德修仁事莫裁,山河荒鯁宛然開;
  從今劍閣商徒入,自此刁州進貢來,
  數道朝臣銜命去,幾番□表謝恩迴;
  聖人更與封王後,厭卻西南多少災。

  我皇帝去奢去泰,既掩頓於八荒;無事無為,乃朝宗於萬國。祗如兩浙,遠隔蒼〔□〕,感大國之鴻恩,受明君之爵祿。長時有貢,志節寧虧。天使行而風水無虞,進貢來而舟航保吉。龍扶神助,過萬里之蒼波。帆展風生,表千年之聖德。

  兩浙宣傳知幾迴,全●飄蕩不虞災;
  人攢丹闕千年至,風蹴輕帆萬里開。
  鯨眼光生遙日月,蜃龍煙吐化樓臺;
  還緣知道貢明主,多少龍神送過來。

  今則進加尊號,重播天勳。顯百辟之盡忠,表一人之實德,聖明之字,旌識〔□〕見遠之功,神武之言,稱定亂安邦之業。德取則廣道弘人,弘人廣道。取文德彰而肅靜乾坤,恭孝厚而饗安宗廟。德過千古,美貫華夷。稱一德而率土咸歡,添四字而普天皆賀。

  為見君王契上天,進加尊號義周旋;
  一身超越古今主,四字包含造化玄。
  已表國肥令俗阜,方知主聖感臣賢;
  法天廣道稱尊後,更治乾坤萬萬年。

  我皇帝貴安宗社,更固鴻基。維城之義方堅,盤石之心益壯。所以數州令哲,同日封王。堯風扇而金●芬芳,舜雨滋而玉潢澄湛。東西南北,烈(列)帝子以驚天,內外公私,賀皇親而捧日。

  封王數郡里還強,已表瓊枝次第張;
  湛湛玉潢滋大國,巍巍金柱鎮諸方。
  乍登車輅恩知極,重拜天書喜莫量;
  何以效酬天地力,只將忠孝報君王。

  我皇帝言非枉啟,願不虛陳。感百靈之消●災祥,荷三寶之禱祈福祚。玉泉山上,聖人重飾寶蓮宮;金谷河邊,皇后經藏殿。上資宗廟,下福生靈。表日月之同明,顯陰陽之合德。

  玉泉山上寺重新,荷雨施功滿國聞;
  曉日虹梁光已合,青煙鴛瓦色寧分。
  殿舖石地澄寒水,堂烈(列)仙僧擁亂雲;
  釋子力微何所建,重修須遇聖明君。

  我皇帝宮圍西面,園苑新成。斜分玉兔之光,平注金鵝之水。心臺榭,安排起自於天機;御道林巒,行烈(列)全因於宸智。好花萬種,布影而錦儭池中;瑞鳥千般,和鳴而樂陳林裏,皇居匪遠,天步頻遊。撐舡而衝破蓮荷,奏曲而驚飛鴛鷺。澄波似鏡,影包萬里之山河;瑞氣如雲,花捧千年之樓閣。

  異木奇花烈(列)幾層,一池常見綠澄澄;
  戲遊魚動開輪面,賞玩人行遶鏡稜。
  秋後蓮荷蜀地錦,夜深星月水仙燈;
  人人盡指黃龍舫,願見明君萬遍昇。

  今則四五葉之堯蓂,含煙嬝娜;百千藂之金菊,惹露芬芳。當流虹應瑞之晨,是大電繞樞之日。君臣合會,僧道俳佪,談經上福於龍圖,持論用資於鳳扆。

  露灑風驅眾象清,鸞飛鳳舞九霄明;
  碧天才降千年主,嵩岳連呼萬歲聲。
  每節幡花排御殿,今朝絲竹滿寰瀛;
  將知天補乾坤主,恰向登高節日生。

  此日是人慶賀,是處歡呼。上應將相王侯,下至士農工賈,皆瞻舜日,盡祝堯天。有人煙處,羅烈(列)香花;有僧道處,修持齋戒。醮廕庥道廣,虔禱心同。唯希國土永清平,只願聖人長壽命。

  今日多聞絲竹聲,滿乾坤賀聖人生;
  恩同玉露家家滴,貴並金花處處呈。
  宮上盤旋非霧重,天邊搖拽稱雲輕;
  臣僧禱祝資天算,願見黃河百度清。
  三載秦王差遣臣,今朝舜日近舜雲;
  磨礱一軸無私語,貢獻千年有道君。
  只把宣揚申至道,別無門路展功勳;
  又從今日簾前講,名字還交四海聞。

  宋王忠孝奉堯天,算得焚香託聖賢。未得詔宣難入闕,夢魂長在聖人邊。

  潞王英特坐岐州,安撫生靈稱烈(列)侯。既有英雄匡社稷,開西不在聖人憂。

  盡忠盡節奉明君,數片祥雲捧日輪。自古詩書明有語,須知主聖感賢臣。

  幾家歡樂夢先成,欠負官●(錢)勾卻名。煩惱之人皆快活,須交皇帝福田生。

  此時恩澤徹西東,功德何(河)沙算不窮。不計諸州兼縣鎮,共驚牢獄一時空。

  既沾恩澤異尋常,夜對星辰焚寶香。何路再申忠孝意,開經一藏報君王。

  萬生修種行無差,方得身過帝主家。皇帝忽然賜疋馬,交臣騎著滿京誇。

  何人不解愛榮華,猛利身心又好誇。堪羨忠臣延廣〔□〕,捨榮剃髮報官家。

  聖慈如似日輪開,照燭光明遍九垓。都是皇恩契神佛,天感西僧赴道場來。

  程過十萬里流沙,唐國來朝帝主家。師號紫衣恩賜與,總交將向本鄉誇。

  江頭忽見小蛇虫,試與捻拋深水中。因此碧潭學養性,近來也解使雷風。

  閔見枯池少水魚,流波涓滴與構(溝)渠。近來稍似成鱗甲,便道群龍總不如。

  見伊鶯鵡語分明,不惜功夫養得成。近日自知毛羽壯,空中長作怨人聲。

  可憎猧子色茸茸,抬舉何勞餧飼濃。點眼怜伊圖守護,誰知反吠主人公。

  鴨兒水上學浮沈,任性終無顧戀心。可惜愍雞腸寸斷,豈知他是負恩禽。

  蜘蛛夜夜吐絲多,來往空中織網羅。將為一心居舊處,豈知他意別尋窠。

  玉蹄紅耳槽頭時,餧飼真交稱體肥。不望垂●兼待步,近來特地卻難騎。

  樗榆凡木遶亭臺,茷(伐)倒何須又卻裁。只是一場虛費力,終歸不作棟梁材。

  人間大小莫知聞,去就昇常並不存。既是下流根本劣,爭堪取自伴郎君。

  仁王般若經抄

读书人365-制作 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