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茶人村
   作者:叶文玲    
近期更新
  接到“品茶诗会”邀请函,总在春雨帘纤时。
  满园芳菲,明窗净几,“国际茶人村”是西湖畔品茶的极好去处,湖光潋滟,烟雨朦胧,绿篱中颗颗水珠仿佛也昭示着晶莹的诗情。
  茶家曾言:好茶就是一首好诗。诗人也说:好诗就像一杯新茶。故来此者,或是茶家,或是诗家,或是茶家诗家兼书家。大家因爱茶而赋诗,亦因品诗来尝茶,在茶香郁郁中得觅浓浓的诗意,在诗韵袅袅中品尝香醇的新茶,其乐融融。人是陆续地来,茶是慢慢地喝,参与者或即兴作诗当场献吟,或拿起文房四宝龙飞凤舞,挥洒停当后当即悬挂,再听凭肺腑相见的新交旧友批评指点;其间更有通音律者,自告奋勇,或琵琶,或古筝,铮然一曲清音。这等无望名利只求知音,诗茶相助,文兴浓烈,添闲情,增逸致,毋庸渲染,无需造势的聚会,是真正的雅集。
  不可无诗赴会,见早来的前辈已经诗情高涨,琳琅大作纷飞于茶座间,我不知不觉受了感染,遂想起昨晚就寝前曾得一句:生生所好,相期于茶。
  我想在这样的雅集中抛砖,定有高手接玉。果然,我一宣布,当下就有古籍出版社的王翼奇君指点说:你这一句如做联对,按平仄,其实作下联为好,那么,我就应对个上联吧:岁岁为文,独言以纸。
  诗会副会长张学理先生也占出了上联“字字堪珍,最惜是墨”;而在一张小桌共坐的戴盟先生又别出心裁地接了“句句求新,述志以笔”。
  我还未及向他们二位道谢,又有“西溪吟苑”的苑主钱明锵、“西湖诗社”的徐儒宗先生各自对了一联。钱联是“代代共研,互砺其艺”;徐联是“涓涓之流,同归乎海”。
  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的李茂荣先生很诚挚地建议道:“若是求工,王联与你的上下联中的‘以’和‘于’互换一下,可能更妥贴。”细一斟酌,说得极是。
  谈笑间收起要林总总一叠墨宝,我心里自然就开了花。殊不知王翼奇兴犹未尽,次日一早又打来电话,说是昨晚回家后,又拟两联,一是“款款之情,尽抒诸笔”;又一款是“娓娓而谈,不绝如缕”。
  手握话筒,心里那份感动自不待言,暖暖的春意,仿佛直从心底溢向指尖。哦,此间情景,怎一个“文人相亲”了得?
  年年的品茶诗会,是我永远的心灵驿站。
    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C)天天美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