珍 珠 赋
   作者:谢璞    
近期更新

  芙蓉花开的日子,我和几位同志访问了浩瀚的洞庭湖。它是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,又盛产珍珠。
  古老的洞庭,由于历代反动统治阶级不加治理,洪水常常泛滥,原是"淼茫千里白"的地方。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经叹道:"安得禹复生,为唐水宫伯?手提倚天剑,重来亲指画。……龙宫变闾里,水府生禾麦。"但这只是诗人的幻想。在旧中国,洞庭湖到处是溃决堤垸的灾难,只有满湖的血泪,无尽的悲忿。就拿1935年来说,滨湖一带溃决垸子一千三百多个,活活淹死了三万七千五百多人,还有四百多万人挣扎在污泥秽水里,无家可归。可是,古代的诗人,哪曾料到历史的长河中,竟会涌现一个"六亿神州尽舜尧"的伟大时代!在红日照耀下,几百万洞庭人民挥舞"倚天剑",指画洞庭,整修了滨湖堤垸及湘、资二水入湖的洪道,完成了大通湖蓄洪工程,"龙宫"不仅变成了"闾里","水府"不仅能生"禾麦",而且大量地生产了珍珠。
  在一只渔船上,我们大开了眼界。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渔民从舱里捧出一握珍珠来,只见那颗颗珍珠,有大如羊奶子头的,有小如红豆的,光华夺目,莹光熠熠鲜艳夺目。我们问每年可以收多少颗珍珠,老渔民笑着说:"这里的珍珠不是论颗数,而是论斤两的。汉寿县有个大队,今年就可收珍珠一百一十多斤!"
  珍珠是名贵的药材和装饰品。我国自古就有出产珍珠的盛名,合浦珠的采捞,从汉代就开始了,至今已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。但洞庭湖产珍珠,却是近几年的事。滨湖人民利用天然水源,精心养殖珍珠蚌,在很短的时间内,就摸索出了养殖的规律,获得了优质高产。这是令人赞叹的奇迹。然而,老渔民告诉我:洞庭湖还有更美的珍珠!
  离开渔船,走上堤岸,只见千百条水渠,像彩带似的,把无边无际的田野,划成棋盘似的整齐方块。那沉甸甸的稻谷,像一垄垄金黄的珍珠;炸蕾吐絮的棉花,像一厢厢雪白的珍珠;婆娑起舞的莲蓬,却又像一盘盘碧绿的珍珠。那大大小小的河港湖泊,机帆船穿织如梭,平坦的长堤公路上,拖拉机往来不断,到处是机声隆隆,水畅人欢。今日洞庭,诗意盎然,彩笔难绘,简直是一个用珍珠缀成的崭新世界!
  我们来到有名的白洋湖边,坐上名叫"双飞燕"的渔船,在比小河还宽的渠道中缓缓前行。清水滔滔地流着,渠道两岸密密地栽种着千姿百态的绿树,有香椿、泡桐、苦枣、白杨和挡浪柳。划行十几里,进入白洋湖口子边的卫星湖。这里养了大量的鱼,有鲢鱼、青鱼、草鱼、麻牯莲子鱼、大鲤鱼,还有来自武昌的花鳞甲的金鲤……
  我正被这些鱼群吸引着,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清亮的歌声:
  
    手握珍珠喜盈盈,
    千颗万颗照洞庭;
    好水一湖金不换,
    幸福源头在北京。
    ……
  
  穿过一丛密密的垂柳,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幅别致的水彩画。一望无际的莲荷,花红叶绿。一群穿着各色衣裳的姑娘,驾着织布梭子形的采莲船,一边不停地采摘莲蓬,一边唱着笑着。
  看到洞庭湖丰收的图景和欢乐的人们,谁也想象不到,这里,今年持续有一百二十多天没有下雨。历年防洪防汛的滨湖突然遭到了严重干旱。可是滨湖人民为了祖国富强,千方百计战胜了旱魔。就以南县来说,全县共出动了六万多人,苦战了半个多月,日日夜夜,争分夺秒,筑了五条坝,堵了四条河,实现了东水北调,北水南移,既挽留了长江经过洞庭湖的水,又把湖水抽上了内河,大旱之年夺得大丰收。我们赞美洞庭湖的珍珠,更要赞美这培殖珍珠的千千万万的滨湖人民,赞美他们战天斗地的革命精神。
  正当我们返回的时候,天渐渐黑了。霎时间,四面八方,电灯明亮,就像万千颗珍珠飞上了天!这排排串串的珍珠使天上银河失色,叫满湖碧水生辉。
  谁猜得着,整个洞庭湖滨有多长的高压电线?湖区向机械化、电气化进军,八百多万亩土地上,已经修建了六千一百多个排灌站,一万五千多处涵闸,使百分之七十的耕地实现了旱涝保收。听说架设的高压电线共有七千六百多华里长!
  洞庭啊,洞庭!在你这里,天上、地面、水下,处处闪耀着珍珠的异彩,你就是镶嵌在我们伟大祖国土地上的一颗大珍珠!应该挑选天下最鲜艳的油彩,来描绘洞庭的珍珠,因为每一颗珍珠,都沐浴着生养万物的雨露阳光,每一颗珍珠,都是洞庭碧波上开放的瑰丽花朵!

  谢璞,1932年出生。湖南洞口人。著有小说集《忆怪集》,散文集《珍珠赋》等。

    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C)天天美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