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石默    
近期更新

  今年夏天,天气奇热,久旱未雨,到现在一想起夏天还心有余悸。
  和别人一样,原以为山里会凉一些,谁知就连这高山上的空气也被火焰和尘埃染成了野山花般的红色,热的灼人。一大清早,红色的太阳就像高烧病人的眼睛,迟疑地从空漠的苍穹里盯着毫无生气的原野,到了晌午山谷里弥漫着一片淡白的、闷热的蒸气,贪婪地把人们身上的水份吮干吸尽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这时候,要是眷恋地望着一片群山,想着此刻也许正在某个山头上呼呼吹拂的清风那是让人痛苦的。眼前只有枯萎的植物,干涸的溪流,即便是在人的心头,一切有生气的运动也都渐渐的停滞了,人们无可奈何地等待着凉气的降临,无精打采地做着下雨的梦。过了两天,我连这个愿望,这种思绪也变得模糊郁闷了,如同雾气弥漫着的树林压抑的梦一般。
  雨一直没有下来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太阳晒得大地灼热如焚,不知什么时候太阳的目光染上了神经病人的那种执拗的迟钝,久久不眨一下眼,在这目光中整个生命仿佛都要停滞了,一切都是静静的,除了这沸热的世界嗡嗡的蒸腾声。我呆呆地望着迟钝的阳光出神,一切感觉、期待、意愿都在这闷热中熔化了,融解了。雨,你怎能这般不近人情?怎能!
  “下点雨吧”人们从痛苦的内心发出祈求声,这声音是如此强烈粗犷,威力无比,它是从压抑的感情中迸发出来的,仿佛是干旱的土地,在铅一般沉重的天穹的压力下被折磨、被窒息的原野,用它裂开的地嘴发出来的。听到这声音,某种神灵被感动了,热气中飘来一丝呼吸,虽然很轻,但人们当即清醒过来,这不是风吗?那山坡上的树木也感觉到了,他们一下子轻轻地晃了起来,像是一种精灵激动的来回忽闪。果然,起风了。习习的风声顷刻间变成了低沉的呼啸,不一会便是狂风咆哮。这咆哮使大地开始复苏,一直栖息在浓荫深处的小鸟,一下子在空中吱吱叫喊着飞舞起来。山谷里牛羊咩咩直叫,大地已经知道,树林和动物也已经感觉到,一层层灰色的纱蒙住了天空。
  雷雨快来了,已经临近了,雷声在乌云中滚来滚去,人们兴奋的高喊着,受尽酷暑刺激的神经对于风的欢乐和雷雨的颐然喜悦,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体会的深切。我把双手伸向天空,急切地寻找雨水带来的凉凉的,让人哆嗦的爽快,我的手指紧紧地握了起来,我想把这云层抓住,让雨冷却这灼烫的空气。
  果然,云层黑压压地来了,像许多鼓鼓囊囊的口袋,向这边漂来,那口袋里都是沉甸甸带着雨的云,他们互相的碰撞声发出隆隆的巨响,不时发出刺眼的光,显示出剑拔弩张的气魄。云层越堆越厚,人们都淹没在一片乌云的纱幔之中,被溽热的空气窒息了,仿佛是被铅一般沉重的压力折磨的掩掩一息,眼睛毫无光泽,像无底的深渊,贪婪地、聚精会神地凝望着天空,注视着密密的云团,祈盼着云层上的雨快点下来。
  突然间,人们呈现出兴奋、忙乱,草丛中发出了轻轻的叩击声,头顶上有东西在敲打,我意识到了,感觉到了,这是雨点,是我们盼望的使者,雨终于下了。人们幸福地陶醉了,精神开始振奋。许多人都不去躲雨让沉沉的、凉冰冰的雨点打在手上、打在身上,那种想让雨水淋个透,让雨水滋润灼热的、干裂皮肤的焦急心情,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。雨点不是很急,但人们已预感到倾盆大雨将要来临,感觉到老天爷会将幸福的甘露倾泼到每一个人的头上。
  然而,大雨最终没有落下来,雨点好象受了什么惊吓,怯生生地,节奏越来越慢、越来越慢,最后居然停止了。岂有些窈此理!那黑黝黝的云头,只是呆楞楞地朝大地凝望,却不把雨水泼下来。人们在几分钟之内万籁俱寂直到天幕上划过一道微弱的光亮,云层开始散去时才发现上了当。人们望着深厚莫测的乌云越来越薄,原野尽头的地平线开始发亮,陷于一种无能为力的没有得到满足的失望中。
  人们感到愤怒,一种束手无策的、失望的愤怒,一种被欺骗的愤怒。这愤怒来自极度的渴望,似乎体验了一种被出卖的痛苦,所有的一切都像长了锋利的尖刺,锥刺着人们的心。
  大地上一切又重新被火焰围了起来,刚才贪婪地伸长膀子的树叶这时有气无力地缩了回去,极失望的小草俯下了曲枝,只剩下公路上的炽热,树林蒸发的雾气和石灰石的灼烫。那些怀着热切的祈望的人们,现在只能失望、迷惘的望着远方的高空。
  雨居然这样小家子气,在人们渴望的时候摆起了架子。
  黑夜来了,我座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四周,山谷好象沉下去了,天空中的一切都是嘲讽式的,月亮周围绕着一个黄圈,使她呈现出一副恶意。星星闪烁着狼眼似的凶光,而大地上已笼罩着郁闷的昏暗,似乎十分的疲惫。天和地之间已开始相互敌对,大自然与人之间存在的一层感情的薄膜已撕破,我陷入了一种迷惑状态的,无可奈何的失望之中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天空中那狼眼不见了,月亮的凶光也不见了。夜变了,变得险峻、黑黝起来,一定是出现了一种什么力量,打破了沉闷。夜变得颠簸乱动起来,那边狂风劲吹,发出可怕的呼啸声朝我迎面吹来。大风以排山倒海之势跳出了黑暗,抡起膀子捶打着大地,转瞬之间,云层席卷而来,天地之间狂飚疾驰,把闷热的暑气一扫而光。突然之间一道刺眼的白光,把天空撕成两半,随即便是嘎拉一声巨雷,好象把整个天空给炸裂了,天象开了闸的河,滂沱大雨像瀑布似地从万丈高空倾泻下来。使人窒息的闷热被打碎了,倒坍了。一种新的生命力合着大地田野的芳香,渗进了人们的身心,又可以呼吸了。空气清新而又凉爽,持续了好几星期的酷热在这场斗争中退却了。原来最美妙的是狂风、是雷雨、是显示自然本色的黑夜。人们快活的大叫着,简直狂喜之极,雨水仿佛哗哗地流进了人们的毛孔,狂风仿佛在胸前呼啸,今人神清气爽。
  过了很长时间,一切渐渐的平静下来,隆隆的雷声已很疲惫,远远地响几声,电光只是微微地划过天边,告诉人们它们即将要退场。风的势头也开始减弱,雨水的淅沥声变的有了节奏,围绕人们郁闷的束带已经脱落,欲望得到了满足,人们在柔和的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进入梦乡。
  第二天一切都变了样,在蒙蒙的细雨中,大地显得清新、舒展,而天空却冷峻、遥远,显得高远莫测。它昨天还低垂在天边的田野上,现在却与大地没有一点纠缠,天地之间有一个水帘的屏障,他们彼此生疏相望,都没有要求和愿望。
  天像有人捅开了一个洞,久久不能补好。接连十几天的雨使人把对干渴与闷热时的期待和焦急忘的一干二净。前些天这淅沥的雨声还象柔和的音乐,使人舒松。而今却不同了,人们已开始烦它了,有人咒了起来“这该死的雨”,“太阳赶快出来吧’’。
  听到这咒语,我仿佛又感到那无声的癫狂,那憔悴的、失去理智的、快要渴死的欲望,是雨解救了我们这些在酷热如梦的世界里煎熬的人,我们怎能忘记?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与天地相比,那莫测深厚的却是人的欲望,一个欲望刚满足,另一个欲望便又产生了。当我感觉到这一点时,觉得沉重的苍穹默默无语地压在我的胸口,我受不住这沉重的压力,人为什么总是渴望得不到的东西,而得到了又不珍惜。拥有的越多,想得到的越多,永不满足。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,何时能满足?欲望如何去把握?我抬头问苍天,天空只是下着雨。

  雨,此刻简直是一种慢性的纠缠、温柔的萦扰,我不知如何说你才好。
    (1999.8.2于深圳荔海楼)

  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C)天天美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