脊 梁 颂
   作者:秦牧    
近期更新

  日本学者增田涉写的《鲁迅的印象》一书,里面有好些珍贵材料,是我们在其它地方没有看到的。例如其中有一则这样说:
  “歌人柳原白莲君从日本到上海时,因为想会见中国的文学家,由内山完造先生的照应,邀请了鲁迅和郁达夫,在一个饭馆里见面,我也陪了席。那时,鲁迅很说了些中国政治方面的坏话。白莲君便说,那么你讨厌出生在中国吗?他回答说,不,我认为比起任何国家来,还是生在中国好。那时我看见他的眼睛里湿润着……”在紧接着的一段,增田涉谈了自己的观感:“他由衷地爱着中国和中国人。所以任何时候都思念着中国和中国人的将来。”
  自然,这里的“中国人,”它的意义应该是“中国人民”。
  在各种回忆鲁迅的文字中,我们是极少看到关于鲁迅流泪的记载的。然而在这一段回忆录里,却谈到鲁迅提及“还是生在中国好”时,眼睛里泪花闪烁的情景。这段叙述很简单,但是,我觉得它感人甚深。
  鲁迅自从留日回国以后,就不再出国远行了。在夜气如磐,荆天棘地的日子里,他受压迫,受凌辱,受通缉,身罹重病,工作纷繁,有人劝他出国疗养,他谢绝了。三十年代,李立三曾经劝鲁迅署真名写一篇痛骂蒋介石的文章,然后高飘远引,坐苏联轮船到莫斯科长期避居。鲁迅认为这种徒逞痛快于一时,接着却长期去国,脱离斗争生活的做法不好,也拒绝了。联系前前后后的事情看,对旧中国,鲁迅是恨透了。然而他眷恋祖国,对祖国的未来,寄托着强烈的希望,决不愿为了个人的舒适生活,远走高飞,到国外去经营什么安乐窝,而置祖国和人民于不顾。想一想他的噙着泪水的眼睛吧,那里面有多少激越的感情和震撼人心的言语!
  最近我常常想起增田涉的这一段记叙,倒不是由于鲁迅诞辰一百周年日渐临近的缘故,而是:在建党六十周年纪念的日子里,我想起许多优秀的共产党人鞠躬尽瘁,百折不挠地为人民的解放和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,在经历重重打击的时候,永不后退,更没有想到躲避出国,去逍遥海外。他们对祖国对人民的眷恋之情,和晚年作为共产主义者的鲁迅,风格上恰好交相辉映。
  像朱德、彭德怀、贺龙这样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他们是在革命处在非常困难的日子中,敞屣高官厚禄,抛开安逸生涯,投身到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中的。他们从此长期进行九死一生的斗争,终其一生,无论经历怎样的艰难险阻,受到怎样的打击折磨,都从不徘徊却顾,总是那样的一往无前。
  投身到革命队伍的人们,有的一时受人构陷,横遭嫌疑,以致被组织开除,他们却在军情紧急之际,紧紧跟着队伍,不愿离去,苦苦要求参加战斗,接受考验。有不少人就终于在考验中重新回到队伍中来了。好些革命老根据地都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这些跟着队伍苦苦恳求的人,希望获得的并不是富贵尊荣,不是舒适闲逸,而是一个艰苦战斗以至于慷慨献身的岗位罢了。
  一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在十年动乱中受尽了骇人听闻的折磨,有的被一群人面东西打断了肋骨,有的长年累月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牢房。一旦平反了,一般人以为他们从此将气息恹恹,消沉懒散地度过余生。谁知他们在苦难的日子里却读完了《资本论》,一恢复自由后又以龙马精神,废寝忘餐地辛勤工作了。世俗人以为这是完全难以理解的事。但试听听他们之中一个的声音吧:“共产主义者是永远不会颓废消沉的。颓废消沉的就不是共产主义者。”某些人对于这样的人的无法了解,就正像他们对鲁迅有到海外逍遥度日的机会,却无论如何辞绝不去那样地难以索解。
  不少伟大革命者在十年浩劫中被折磨得死去了,但是就在他们逝世之前一瞬,他们也绝不后悔自己走过的道路。彭德怀同志临终前的遗言是:“我死以后,把我的骨灰送到家乡……把它埋了,上头种一棵苹果,让我最后报答家乡的土地,报答父老乡亲。”这里面完全没有一点绝望的哀伤,仍然洋溢着献身的虔诚。
  我们完全可以相信,像祖国这样的忠诚的儿女,如果奇迹一般,他们的生命能够重新开始一次,他们选择的必然仍是为祖国,为人民的幸福继续奋斗一生的道路,“虽九死而无悔”。
  中国共产党艰苦奋斗了六十年,尽管走过不少曲折的道路,尽管曾经碰到各式各样凶恶的敌人,又受过各式各样侵入自己内部的两面派、蛀虫式人物的损害,但一个充满生机的新中国毕竟出现了,为人民献身的精神比起旧时代来是更加弥漫了。我国的著名科学家中,许许多多都是在新中国成立之际,在外国抛开优裕生活,冲破艰难险阻,甚至因此减重数十斤,争取回到国内来的。这种精神,近年来又有了新的发扬。自从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许多过去曾经受过“左”倾机会主义分子棍棒,身上伤痕累累的专家学者,获得了出国访问的机会,他们之中,从没有出现过一个逃兵;甚至过去千方百计想外逃的也坚决回来了。从这些人身上,从不少临终时把一生积蓄献给国家的人物身上,我们看到了国家的希望和榜样的力量。马克思的朋友、德国诗人海涅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:“谁不属于自己的祖国,他就不属于人类。”这句话,也许某些角落的人们听到,会感到不怎样舒服吧。但我以为它的确是掷地有声的铿锵语言。同样的道理,谁真正属于祖国,谁才真正属于人类。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才能够成为伟大的国际主义者。近代史上,中华民族的脊梁式的人物,已经为此作出了许多有力的答案。
  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六十周年之际,值得讴歌,值得颂扬的事情是很多的。但我首先想讴歌和颂扬的,是那些真正以自己的血汗,推进了人民的革命事业,生命是一阕英雄进行曲,而决不是一笔烂账,因而也就俯仰无愧,光辉长存的人物;不管他们有名无名,在党内还是在党外,是统帅还是士兵,已经死去还是健在。这样的人物,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式的人物,有了他们,中国的革命事业才能够一浪推着一浪,不断向前。我们的生活里才有了阳光,儿童们才有了笑脸。我们的道路也才有了能够越来越发宽广,节日里也才有了真正的欢乐。
  1981年6月28日于广州

    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C)天天美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