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 笛(三 章)
   作者:郭风    
近期更新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 笛
  呵,故乡的叶笛。
  那只是两片绿叶。把它放在嘴唇上,于是象我们的祖先一样,
  吹出了对于乡土的深沉眷恋,吹出了对于故乡景色的激越的赞美,
  吹出了对于生活的爱,吹出自由的歌,劳动的歌,火焰似的燃烧着的青春的歌……
  象民歌那么朴素。
  象抒情诗那么单纯。
  比酒还强烈。
  啊,故乡的叶笛。

  那只是两片绿叶。把它放在嘴唇上,于是从肺腑里,从心的深处,
  吹出了劳动的胜利的激情,吹出了万人的喜悦和对于太阳的赞歌,
  吹出了对于人民的权力的礼赞,吹出光明的歌,幸福的歌,太阳似的升在空中的旗帜的歌!
  那笛声里,有故乡绿色平原上青草的香味,有四月的龙眼花的香味,
  有太阳的光明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麦 笛
  迎着四月的天空,明媚得象成熟的麦穗的天空,在故乡的广阔的平原上,我走到哪里,我都听见麦笛在吹着,吹出花一般的音乐。
  故乡的歌手呵,四月来了。果园象一顶花冠,龙眼树开放着米黄色的小花,橙花散发着醇酒一般的浓香。故乡的歌手呵,四月来了。麦田象一座天空,里面注满阳光和流动的风。呵,故乡的歌手,我听见麦笛在吹着,吹出花一般的音乐,吹出阳光一般的音乐。
  把劳动的欢情,从那小小的笛管里吹出来吧。吹出劳动的欢情,吹出梦和收获的甘美。一往情深的,把音乐的阳光和花瓣,洒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,洒在我们自己劳动又由自己收割的土地上,洒在我们自由的国土上。
  四月来了。在故乡的广阔的平原上,我走到哪里,我都听见麦笛在吹着。吹出花一般的音乐,吹出南方的阳光一般明媚的音乐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夜宿泉州
  温馨的、有点潮湿的、南方的夜降落在城市的林梢和屋檐前。一枚新月好象一朵橘子花,宁静地开放在浅蓝色的天空中。
  城市在闪耀着它的宝石似的光辉,散发肉豆蔻一般的香味。泉州,你经历过多少风险,珍藏了这样多的瑰宝?呵,那林立的碑坊,那雄伟的东塔和西塔,那开元寺紫云大殿后面希腊哥林多式的廊柱雕刻,大殿前面平台基石上古埃及式的人面兽身的浮雕,那以青色花岗石建筑的、具有古叙利亚建筑风味的清真寺,……它们怎样越过时间的长河,掩映在你的林荫中,在月色里默默地沉思?
  轻风从旅馆的窗口悄悄地吹过。呵,那风中仿佛吹来大海的凉气和港湾里夜潮的喧腾。泉州,时代过去了,我仿佛还能看见你的港湾里布满古代的船舶。那从波斯湾和印度洋出发的帆船的队伍,它们照着太阳上升的方向,来到你这里。那从婆罗洲和摩鹿加群岛出发的商船的队伍,借着大洋的季风,鼓起它们的风帆,来到你这里。泉州,时代过去了,我仿佛还能看见你的仓库里堆满各色的货物,笼罩着乳香和没药、咖啡和可可、檀香和蔷薇水的香味。我仿佛还能看见在你的码头上,在你的街道上和小巷里,横过绿色的稻田,走动着世界上各种肤色的人们;呵,那从西里伯群岛前来的旅队,身上还披着热带太阳的芬芳和明月的光辉,我仿佛还能看见那从亚力山大港来的水手,给你带来非洲地带的爱情和音乐,那从恒河流域前来的僧侣,给你带来印度梵文的佛典,那从波斯湾沿岸前来的商人,给你带来菠菜的种子,撒在你的河边和田野里……呵,那还是人类航海的黎明时期,越过漫长的中世纪,泉州,在长久以前的时期,你便是世界海岸的一个中心。在漫长的历史年代里,中外文化的交流,在这里开放美丽的花朵。呵,我仿佛触摸得住一幅地图;在这上面,泉州,你好象林荫中的一朵金攻瑰,披着月色在那里闪光,发出深沉的香味。
  古老的城市!南方的四月的夜晚,是多么的甜蜜呵。这个晚上,我想,我是不想睡觉了。泉州,让我站立在这窗口,永远守望着你。我想,我不是这里的过客,我好象是世代生长在这里的;我爱这里的一切。泉州,我缅怀你的过去,我千百倍的爱你的今天!呵,在传说中曾经开放过雪白的莲花的古桑树呵,你正是见证;泉州,今天是变得更加美丽了。我看见学校的窗户,象开放在花棚上的紫藤花一般地开放着,那灯光象海面上的渔火一样地闪耀。我看见华侨新村的房屋和它的阳台,建筑在斜坡上,周围围着竹篱,又被古老的龙眼树林的夜色所环绕。我看见梨园戏剧团的楼房,紧靠着郊区;向前走去,那里有美丽的河流和古老的石桥。我看见车站灯火辉煌,最后一班的班车已经到站了吗?有亲爱的海外侨胞搭这一班车到家乡来省亲?我看见郊外的田野有如海洋,四月的麦浪在明月下有如海波在荡漾。我看见果园有如蜂房,花在结果,果在酿造甜汁。我看见烟囱的手臂伸到明彻的夜空,我听见厂房里的轮子和压榨机在唱着新的歌……呵,这一切,都是我所爱的,让我歌唱这芬芳的土地上新的爱情,新的建设,树立起来的新的纪念碑!
  让我伸出手来,把你整个抱在我的两臂里:
  泉州!晚安!

    (选自《叶笛集》,作家出版社1959年版)

   《叶笛》作者郭风,1919年生,福建莆田人。30年代末开始发表散文作品,至今已出版散文集《山溪和海岛》、《曙》、《唱吧,山溪》、《英雄和花朵》、《开窗的人》、《晴窗小札》、《郭风散文选》,散文诗集《叶笛集》、《鲜花的早晨》、《灯火集》、《笙歌》、《小小的履印》等。郭风突出的文学成就在散文诗方面。这类作品多表现闽南乡间风光和具有乡土特色的生活情景,以富有声光色彩和哲理意蕴的图画,抒发着作者对乡土的厚爱和对祖国的挚情,“具有浓重的乡土气息,具有民间的、乡亲的情绪”。(郭风《我与散文诗》)作者从乡土社会接受审美启蒙和民间艺术的熏陶,同时又注意从象征派、意象派中借鉴艺术技巧,逐渐形成其散文诗汇绘画美与音乐美于一炉,“寓丽于清,寓刚于柔,寓浓于淡,寓动于静”的风格。《叶笛集》是作者创作风格的代表。
  《叶笛》抒写对乡土的厚爱和祖国的深情,既有牧歌的风味又有颂歌的色彩。作者如此鲜明地描绘出一幅闽南乡间的民俗图:乡民用两片自然界的绿叶,吹奏出心底的歌——对生活、对大自然、对劳动、对光明的礼赞。全篇对生活、自然的情感抒发采用直接的形式,而对祖国、对给予祖国新生的共产党的歌赞则运用象征、隐喻的手法,显得深沉而含蓄。
  如果说,《叶笛》是“无声的音乐”,那么,《麦笛》则是“白描的绘画”。作者用饱满的笔,调动丰富、奇特的想象,描绘着故乡的四月:它的天空,它的果园,它的麦田,以及吹奏麦笛的故乡的歌手,在美丽南方的丰收图中贮满了劳动的欢情和收获的甘美。
  与《叶笛》、《麦笛》相比,《夜宿泉州》更多地抒写生活实感。作品前半部分记写泉州的历史——丰富多彩的历史遗迹和多元、深厚的古代文化,十分生动地描述了泉州在人类航海的黎明时期,作为世界海岸的一个中心,它那由于中外文化的频繁交流而形成的独特的市井风情。在回溯历史之后,作者调转笔锋来抒写更为美好的现实,歌唱“这芬芳的土地上新的爱情,新的建设,树立起来的新的纪念碑”。因此,泉州的风物,不论是想象中的还是现实中的,都充满了南方港湾城市特有的神韵与气息。
  郭风的散文诗创作讲究审美价值,注重艺术联想,着力营造氛围和意境,同时力避艺术手法的单一和缺乏变化。《叶笛》采用诗歌创作中常用的复沓形式,造成回环往复、情思悠长的艺术效果;《麦笛》运用通感的方法,使神奇的麦笛声不仅给人以听觉,而且还给人以视觉和触觉,汇集起声光、色彩、形象和感觉,从而引发出更多的艺术共鸣;《夜宿泉州》则在历史和现实的比照中,有力地抒发了对新生活的颂赞之情。

     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C)天天美文网!